这蓄谋已久的人生

《搏击俱乐部》

        对这部片子一直有所耳闻,而真正使我去看这部片子的动机,在于有人将它归于解压的书单,我很难想象一部人格分裂的片子如何让人放松自我,但也许真理就是:搏斗才有自我

人生的低谷总是即可就在眼前,幸福总是难以触摸的,我们可以短暂的狂欢,却始终都难以忽视事后的代价,我们乐于片刻的沉醉,却更害怕往后的清醒,有人逃避,有人斗争,有人堕落,有人救赎。我们很难想象下一秒的情节,但是,我们却深知我们的来处,并且深信寻到来处即寻到归宿。

我想上帝制造了人类,上帝创造了性格,上帝安排了羁绊,也将意识奉为人类运作的根本。一切看似来之有常,一切又契合不起来。人生有时候像意外,有时候像安排,且两者相伴相随。我想知道人究竟追求什么,是否人试图追求的就是他本来存在的意义。那么是什么使得他没有最后寻到真理。

“为了生存遗忘本身的才能”

也许我无法找到更能安慰的句子,莫过于Talor疯子般的言语。我们如天才般自我欣赏,又要世故地自惭形秽。我们如幽灵般曾经贴近灵魂,可是却无人指引:我们该怎么办,我们将去向何方。而这一切的决定权看似在我们的手里,却又被命运无情的嘲弄,有人证明挣扎毫无意义,有人证明斗争才会胜利。这世界好像没有一成不变的规矩,也没有一概而论的定理,没有从头至尾的真理,也没有一无是处的谎言。对啊,那我们又信奉些什么?但是,聪明的人,又深知,自己不为生也不为死。我们在生死间有太多的选择,太多的斗争。活着也许依照法则而活,内心也曾有过离经叛道。但是我们还是没有找到原因,没有找到终结,没有找到一切原因的起点。所以我们,为什么要以圈来丈量自己的人生。

那回归正题,人生来的使命绝不是但求一死对吗?可又是什么,你生来具有的才能是引导去向终点的对吗?

首先,你得相信自己生来是有使命的,即是上天赋予你的才能。默默无闻的人可能是智者,行着中庸之道成就千秋万代的口碑。大刀动武的人也许应该做个文人,最后忧郁至死。因此,人可以擅长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因此人也更容易迷失自己。有时候才能与本能的冲突可以很突出,也可以微不足道。而那些可以化解冲突的本领也许是性格中与生俱来的毅力。我们的差别不在于高与低,而在于左与右,在于我们本身也许并不相同。而这些不相同并不意味着生而不等,而是我们的环境,我们的心志,“神的安排”,造就了这样左右的不同。因此不是所有人都有可能找到本我,对大部分人都无法找到本我。我们总是在纠结中选择,然后后悔为什么没有去选择另外一个。是吧,这些为了生存不得不做的选择,一部分是缘于自我的迷失,另一部分则是因为我们的无知。那我假设出这样一个完美的人设:他找到了他的才能,可能他得通过一些特殊的方式去获得自我的认可感。这个方式有悖于常理,有悖于这个世界的准则,那么你说我是否遵循内心,还是屈从于这世界。用我前一句所言,这依然是个纠结中的选择。因此这也是一个提示,你并有找到真正让你走向自我的方式,不然痛苦不会折磨你。

“不要让自己什么都有”

你可以把这看作一种方法。但方法的前提,在于你对这个世界的看法。而你对世界的看法根本上取决于你对自己的看法,而最明显的标志就是你是否看得明白自己的欲望。

欲望,我也可说是动机,决定了人大部分的行为。那个发现自己才能的人其实如果看清楚自己的欲望,那么不会只有选择背叛世界这个方式才可以满足这个自我价值的实现,因为在他的价值观里依然对这个世界充满善意,依然愿意信奉这个世界的规则。所以,他才会出现矛盾,但倘若他看清楚内心的自己,那么改变实现的方式。他的痛苦又从何而来。有些时候痛苦不仅来自于不肯放手,也可能来自于太过愚笨。

找到自己,直面内心,才有可能找到我们的归宿。而实现它的基础,也许就是匮乏的物质和贫穷的灵魂,人是原始的,原始的才是最初的,最初的才能通向最值得的远方。文明使人学会伪装,它教人如何与野兽搏斗,却没成功教会人与自己搏斗,外物阻碍了发展的灵魂,外物用失去得到的把戏,赚取人类宝贵的情感。我们不是为感情而动容,是为失去物质而愤怒甚至是无助。这就是可悲的神的旨意。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欲望会吞噬自己,凌驾于意识之上。

就算我们时常是世界的中心,但我们有自己注定的平凡,但是我很清楚,我是有来处的,来源背景性格,甚至造就了我的结局。可是现在这一切又是我自己的,寻找才能,与命运作斗争,真真实实触手可得。但无论人有多么聪明又好像从没有跳脱过命运的制裁。


但好歹,我知道,是我的来处,指引着我走向归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