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青姑娘与长弓先生

字数 9026阅读 12374
丁青姑娘

文/陌忘芊

我是一个爱听故事和讲故事的人。

在电影《花样年华 》里,梁朝伟站在吴哥窟的那个树洞前,诉说自己的心思,然后用草把树洞封上。从此,没有人知道他心里曾发生过什么故事,他曾牵挂过谁,默念过谁,又欺瞒过谁,伤害过谁。

于是,我开了一家叫做“树洞”的小小的店,藏着我珍爱的书籍。那些风尘仆仆的人可以在这里落脚,喝上一杯咖啡,而唯一的交换是把你的故事讲给我听。

第一个来我这里的是丁青姑娘,她是一个像猫一样的姑娘,小心翼翼拿出尘封的日记本。她说,我要结婚了。过去的那些故事,我想把它放在你这里,你替我暂时保管吧。

我不知道她经历了怎样的伤痛,可我想,她是真的想要和过去挥手告别了,否则,怎么能轻易把随身携带的日记本交由我来保管。

丁青姑娘点了一杯不加糖的拿铁,抿了一口,或许是因为苦涩微微皱了眉头。随着她轻轻翻起日记本,那些随过往而尘封的旧事也如洪水般涌出。

在日记的扉页上,她娟秀的字迹写着这样一行字:“你不知道我如此爱你,我不知道我如此爱你。”

所以,我今天讲的故事就是丁青姑娘与长弓先生的故事。

听我说,这是一个漫长的暗恋的故事,平淡而伟大。如果你没有这样深沉的爱过一个人,那么你大可不必往下看了,或许你会觉得枯涩。可若是,你曾和她一样,愿你能在她的故事里,看到曾经那个为爱卑微的你。

 【一】

丁青姑娘第一次遇见长弓先生的时候,是小学一年级。那时候还不知道有青梅竹马这个成语,后来知道的时候,丁青姑娘却说,我们认识的时间确实是青梅竹马,可实际上却从来没有那样要好。

那些时候,长弓先生还是一个小屁孩儿,丁青姑娘与他也是有过那么一段温暖的岁月。他们曾一起去小卖部买零食,一起玩过家家,一起嘲笑哭的时候谁不曾擦干的鼻涕。连丁青姑娘都有些恍惚,是否有这么一段记忆的存在,可它的确存在。

再后来,不知怎的,就断了联系。再遇见的时候,是小学六年级。丁青姑娘与长弓先生,成为了同桌,彼此相安无事,却从来没有提过当年那些糗事。丁青姑娘说,我想,他一定是忘了。

那时候,丁青姑娘已经是个好姑娘,名副其实的好姑娘。乖巧听话,成绩优异。总是带着淡淡的微笑,从来不曾与别人吵过架。如果说那些美丽张扬的女孩子是盛开的玫瑰,那么丁青姑娘就是未经雕琢的璞玉。

长弓先生那时候成绩平平,笑起来有两个酒窝,带些痞痞的坏味道,在当时学校里和许多人成群结队混着玩。因为打游戏的时间久了,所以成为了班级里为数不多的四眼熊猫。

丁青姑娘与他的第一次交集应该是一次期中考试。正当长弓先生因为一道数学题急得抓耳挠腮的时候,丁青姑娘伸出了援手。她偷偷给他传了小纸条,使得长弓先生在那次考试中进步了许多。后来,长弓先生用奖励的零花钱送了丁青姑娘一个棒棒糖。

丁青姑娘后来说,我一直没舍得吃,把它放在叠有星星的罐子里。后来想吃的时候,才发现,它已经变质了。

说到这里,丁青姑娘垂下了眼睑,眼角似乎有些湿润。她说,也许从一开始就注定了后面的一切结局,我想要握住的甜蜜,却阴差阳错变了味道,无论再做什么终究于事无补。

故事继续。从那以后,他们就成了好朋友,虽然没有到那种无话不说的地步,可是也相处的很愉快。

而事情的转变是在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午后。丁青姑娘说,一生有那么多个日子,可那天,真的是我这一生特殊的日子。

那天,在做作业的时候,由于前一天没有睡好,丁青姑娘有些犯困。正当丁青姑娘打呵欠的时候,旁边的长弓先生给了她一张小纸条,说,看了不准笑哦。丁青姑娘以为是长弓先生写给她的笑话,说,我不会笑的。

可打开看,是,我觉得我有点喜欢你。丁青姑娘真的笑了,说,别开玩笑了。可回到家里,丁青姑娘的内心却没那么安静了。这算是情书吗,好像也不是。自己喜欢他吗,也弄不清楚。

年少时的感情多么纯粹,不掺一点杂质。不轻易说爱,可是就是那淡淡的喜欢,就能让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隔了几天,长弓先生问丁青姑娘,你喜欢我吗,丁青姑娘给他写了三个字,不知道。

男孩子总是不懂女孩子的心,当一个女孩说不知道而不是不喜欢的时候,其实她内心大抵是喜欢你的,只是因为羞涩而难以启齿。

可后来事情却并不像我想象的那样往美好的方向转变。 大人们总是把小时候的情情爱爱当做玩笑,不以为然。可是,儿时的爱恋虽说不是刻骨铭心,可是在当时,也算是一件血雨腥风的大事。

班级里渐渐有传闻说长弓先生喜欢丁青姑娘,甚至他买了和丁青姑娘一模一样的文具盒。丁青姑娘其实不算美丽,顶多算是长相清秀,一直在班里默默无闻。可现在却突然成为了班里的焦点,让她一度手足无措。

丁青姑娘说,我是不讨厌长弓先生的。说实在话,甚至还有些好感。可是在这些流言蜚语面前,在别人起哄的时候,因为尴尬,亦或是羞涩,丁青姑娘急于撇清和他的一切关系,再也不与他说话。

甚至于最后长弓先生的同学录里,丁青姑娘也只在留言里写了一句:祝你早日死翘翘。

丁青姑娘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当初竟然写了这么恶毒的话语,可那并不是我真心想说的话。而我们的小学时代,也最终在一张毕业照里落下了帷幕。

丁青姑娘在初中开始记日记,关于他。而后来的她回忆起年少的这个时候,补写了这样一句话。

“我总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你带着鸭舌帽的样子,有着痞子样的坏坏微笑,而我却从中看到了温柔与温暖。 过去了这么久,你永远也不会知道,无数个恍惚的瞬间,我都会看见你微笑的面庞,好看的睫毛。我以为我统统都会忘记,我以为一切都会过去.”

                 ——2001.09.16摘自《丁青日记》

   【二】

初中一年级,他们们没有在一个班级。学校不大,有时候也会跟长弓先生碰见,而丁青姑娘只是低着头不说话快速走开。只是有一次,隔壁班借书,丁青姑娘的书也借了出去,可是还回来的时候,上面竟有了长弓先生的名字,和丁青姑娘的名字连在一起,中间画了一个心。丁青姑娘拼命的擦掉,可似乎心里却是甜的。

后来,丁青姑娘开始想念从前的日子了。她开始发现,自己竟然想要见到长弓先生,见到他的时候开始会脸红,会心跳加速。丁青姑娘想,我是不是也喜欢上他了。

可事情却没有往好的方向发展。你知道吗,这世界有两种人,一种是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的人,一种是可以爱很多人的人。偏偏不巧的是,丁青姑娘是前者,而长弓先生属于后者。

初中二年级,也是一个午后。丁青姑娘在做眼保健操的时候,听到窗外广播站里有人留言,别的丁青姑娘没有听清,可是有两个名字她是听到了的。是的,一个是长弓先生的名字。另一个是隔壁班的姑娘。

那是第一次,丁青姑娘因为长弓先生流泪,没有让任何人看到,偷偷掩在做眼保健操的手后面。她并不是个爱哭的人,从前无论多难过,总会强忍着。可是,那一次,丁青姑娘第一次觉得天空都暗了下去,也终于慢半拍的发现,她喜欢长弓先生,很喜欢。

夜晚在被窝里,丁青姑娘蒙着被子偷偷哭了很久,她想不明白,不过才一年时间,我又没说不喜欢他,他怎么能这样。

丁青姑娘后来说,我总是自我安慰,以为不过是普通女孩子的骄傲,任是谁,如果是一个喜欢你的人突然不喜欢你了,总会觉得很失落。可是,我没有想到,他会占据我人生中那么长时间,挥之不去。

所以,当你年轻的时候,如果没有承诺,千万不要轻易说爱,你不知道,对于你来说,可能不算什么,可是对于你爱的人来说,却有可能是影响一生的话语。

初中放学回家,有一条路是所有学生的必经之路。丁青姑娘发现,长弓先生和另外一个姑娘在一起每天放学回家。

对了,你一定猜到了,长弓先生实在不是一个好先生。和大多数调皮又捣蛋的男孩子一样,肆意挥霍青春。

而每天顾影自怜的丁青姑娘,渐渐的也几乎不主动与男生讲话。有一次,碰上个不爱说话的男生坐同桌,他们竟然三个月没有说过超过十句话。

丁青姑娘心里还想着长弓先生,一有空就望着长弓先生班级的方向出神。可是真的碰到他的时候,又会装作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丁青姑娘后来只能很用功的学习,看着光荣榜的名字一步步靠前,可她与长弓先生的距离却越来越远。终于,丁青姑娘也变成了四眼熊猫,她拿着第一副眼镜的时候,竟然不是难过,而是,长弓先生,我们终于有一个共同点了。

而日记本里,丁青姑娘依然用文字记录着属于她的美丽的哀伤。

“是不是每个男生,都会喜欢好几种类型的女孩。

可是你爱过的女孩中,会有一个我吗。”

                  ——2004.10.11摘自《丁青日记》

【三】

高中那个时候,没有网络,没有手机,丁青姑娘唯一记录生活的方式就是写日记。很多年以后,她的这个习惯也都没有改。

因为那些虚拟的文字,或是几个表情、符号,完全没有实际存在的意义,不小心按下删除键,那些东西就会成为一场风烟,消散殆尽。而只有写在纸上的东西,又会有书写者的心意,带着淡淡的墨香,甚至还能感觉到下笔时的犹豫认真,这份情才会被永久保存。

丁青姑娘与长弓先生去了同一所高中,可她们始终没有分在同一所班级里。

丁青姑娘一直默默关注着长弓先生。知道他军训的时候第一次剃了光头,知道他又换了女朋友,知道他的眼镜又换了不同的类型。知道他每次考试的排名。

长弓先生这时候个子已经很高,笑起来也已经能让周围的姑娘看上好久。这让丁青姑娘越发自卑起来,那时的丁青姑娘站在人堆里,没有人找得到,平凡的几乎班级里也很少有人注意到她。

丁青姑娘说,整个高中时光,她最喜欢的高一的那次运动会。她本不是喜欢热闹的人,可她却总是喜欢去热闹的地方,寻找熟悉的身影。

后来,她说,其实我可能是在那些热闹的场合,寻找一个并不存在的人。

运动会的时候,丁青姑娘被好友拉着去看俯卧撑比赛,为本班同学加油。却意外看到参赛的长弓先生,于是表面上是为自己同学加油,可实际却是为长弓先生加油,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心里乐开了花。

第二天,是丁青姑娘的八百米比赛,丁青姑娘体育并不好,不过是被拉去凑数罢了。可是快要到终点的时候,在看台上,丁青姑娘恍惚看到了长弓先生的笑脸,于是奋力奔向终点。

后来,丁青姑娘无意中知道了长弓先生的qq,在那个刚开始有这个聊天软件的时候。丁青姑娘如获瑰宝,犹豫了好几天才加了长弓先生为好友。

事情却没有转机,丁青姑娘只与他聊了几次,以曾经同学过的身份。丁青姑娘说,你知道喜欢一个人可以有多傻吗,有一次长弓先生的qq被盗,发来了几个不知道什么鬼数字,可那是第一次长弓先生主动给她发消息,丁青姑娘激动不已,把这段数字记在了日记本里。

再后来,也有了男孩子喜欢上了丁青姑娘。有一次,丁青姑娘的自行车坏了。男孩子说,我送你回家吧。丁青姑娘犹豫着跳上了男孩子的车子。

在宽阔的马路上,丁青姑娘看到了长弓先生,和另一个女孩儿谈笑风生,长弓先生也看到了丁青姑娘,似乎有些诧异,但那也只是一瞬间。

后来,丁青姑娘再也没有坐在男孩子的后面,仍旧孤独而倔强的一个人骑着老式自行车奔流在上下学的路上。

而那个男孩子没过多久,自行车上载着另一个女孩子。

丁青姑娘问我说,爱是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可以那么轻易的说爱,却又轻易的爱别人。

我不知道。时至今日,我也不懂,爱究竟是什么。可丁青姑娘是个傻姑娘,脑子只有一根筋的傻姑娘,她爱上一个人,就如鸭子扑水一般,扑通一声就陷入了,再也不能自拔。

   “有毒的东西总是让人迷恋,也容易让人上瘾,瘾这个东西,最难戒。 比如迷恋上爱情。迷恋上他的笑,他的声音,他的眉毛,他的嘴唇,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场迷恋?《游园惊梦》第一句说得多好:情不知所起,一往情深。所以,忘掉一个人大概是最难的,他在心里,如影随形,是生根发芽的,是魂不散的,是让人变成一个花痴的。”

                    ——2005.4.18摘自《丁青日记》

 【四】

高三那一年,忙碌的学习压的你们都喘不过气来。你们写试卷的速度永远赶不上老师发试卷的速度。埋藏在书后面的是你们每一个人疲惫的脸。

丁青姑娘的日记也由此断了一年。而她似乎并不愿意提起高考,仿佛那是一生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她说,我考的很不好,从考场下来我就知道。成绩出来的那天,我一直在看周星驰的电影,逼着让自己笑起来,可那笑简直比哭都难看。我是家里唯一的希望,我也一直想去大城市看看,可最终一切都泡汤了,我永远都记得父亲一边安慰我,却在我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抹眼泪的场景。

而让这场伤痛变得更严重的是,原本高考结束后,丁青姑娘想要鼓足勇气像长弓先生表白。

可那天,丁青姑娘无意中看到,长弓先生在网上写到的话。他原来,也那么深爱着一个姑娘。就如同我深爱着他一样。看着长弓先生的话语,是满满的对她的思念与深爱。

丁青姑娘说,我本以为他从没有真心对过谁,我本以为他还是记得我的,我本以为只要我勇敢我们就能在一起。

长弓先生喜欢的那个姑娘,优秀的自带光芒,丁青姑娘虽没有与她做过同班同学,可是却早早听过这个名字。丁青姑娘曾远远看过她,波浪式的长发如瀑,声音婉转动听,每次晚会必然看得到她的身影,骄傲的如同公主一般。

可那时的丁青姑娘,短发,把身体裹在校服里面,躲在人群里也不会有人注意到她。

丁青姑娘第一次感动绝望,他爱上的原来是这样的姑娘。这让她越发自渐形秽。可后来,丁青姑娘才明白,真正爱你的人不论你是什么样子,都会一如既往的爱你,即使你脸上有了苍老的皱纹。不爱你的人,即使你努力改变成他喜欢的样子,仍旧不会爱你。

那是丁青姑娘第一次喝醉酒,口中喃喃自语,你为什么不喜欢我了,你知不知道那些话,我看了很难过。

可这些,并没有阻挡丁青姑娘固执而勇敢的脚步。她说,人生只有这一次,我总是要勇敢一回,努力一回,给这个故事画上结局,无论是好是坏。

于是,丁青姑娘不知用了什么办法,得知了长弓先生填的那所大学的城市,于是,毅然决然的不顾父母反对,执意报了那所南方的大学。

等火车的时候,丁青姑娘看到了长弓先生,

他们是一班火车。丁青姑娘装作是普通校友一样,与他打招呼。那似乎是隔了很久之后他们第一次正式单独的见面。

在火车上,长弓先生的座位在丁青姑娘的前面不远处,丁青姑娘可以肆无忌惮的看着他飞扬的发梢,好看的睫毛,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她想,如果火车永远不会停该有多好,能这样静静看着他一辈子多好。

我问她,这么多年,你究竟喜欢他什么。丁青姑娘说,我不知道,能说出来的似乎都不是爱,或许我爱的只是我想象出来的那个他,亦或是我爱的只是当时我爱他的那种感觉。

那你后悔吗。她摇摇头,说,从前我一直为了父母当一个乖女孩,可是我想为我活一次,也许,这是我唯一疯狂的一次。也许,这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2004年秋天,我最喜欢的导演王家卫拍了一部片子,《2046》。而我是在很久很久之后才看到。那上面说,去2046的乘客都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找回失去的记忆。因为在2046,一切事物永不改变。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真的,因为从来没有人回来过。

  我常常在想,也许在二次元的世界里,我会不会,就在这里,和他。”

——2008.10.11摘自《丁青日记》

【五】

丁青姑娘没想到,他们两个的学校,一个在市区最东面,一个在市区最西面,下了火车,两人分道扬镳,分别搭乘不同的地铁,驶向各自的方向。

丁青姑娘说,原来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了的。

因为同学中去那座城市的人不多,也因为同乡的关系,你们开始渐渐熟络起来,成为了朋友。而年少时曾经的小插曲,从来没有被提及,竟像是从未存在过。

每周,丁青姑娘都会挤一个多小时的地铁,去他的学校,后来竟然比自己的学校都熟悉。熟悉他所在的宿舍楼,熟悉他上过自习的每一个教室,甚至熟悉食堂里每一个好吃的窗口。

有时,她会装作顺路来这边看看他,可大多时候,她是一个人,看他看过的风景,走他走过的路。

丁青姑娘总是看他的微博,看他的状态。然后反复推敲,细细琢磨。因为他的伤心而难过,因为他的高兴而快乐。

他在网上发状态,看到了一双限量版球鞋,很喜欢。她立刻记了下来,发了好多天的传单,在烈日炎炎下,晒得黑了一圈,才攒够了钱,在网上买了那双鞋匿名寄了过去。

他说今天好难过想喝点酒,她立刻给他发消息说今天心情不好,一起去吃饭吧。然后,在她就静静地在一旁,看着他喝酒。

喝醉了的时候,她硬是把他扶回了学校,丁青姑娘说,我也不道当时哪里来的那么大的力气,或许那就是爱的力量。

离开了压抑的高中,日子过得自由了许多。丁青姑娘留起了长发,穿起了白裙子,参加吉他社学了吉他。

丁青姑娘说,我其实是一个一点音乐天赋都没有的人,我唱歌一点也不好听,可我想学,想唱歌给他听。学的手指磨起了茧子,最终也只学会了这一首《好久不见》。

我来到 你的城市
走过你来时的路
想像着 没我的日子
你是怎样的孤独
拿着你 给的照片
熟悉的那一条街
只是没了你的画面
我们回不到那天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咖啡店
我会带着笑脸 挥手寒暄
和你 坐着聊聊天
我多么想和你见一面
看看你最近改变
不再去说从前 只是寒暄
对你说一句 只是说一句
好久不见

丁青姑娘这块璞玉,从前没人注意,可现在开始发出了光辉。渐渐地,丁青姑娘也收到了情书。可丁青姑娘一律把它们锁在了抽屉里。

于是丁青姑娘成了别人眼中的怪人,对人客气而礼貌,可别人却很难走进她的心里。

那时的丁青姑娘,满满的都是长弓先生。她以为,我变得更好了,你会不会多看我一眼。

而真正让丁青姑娘觉得绝望的是,因为那个姑娘的一句话,长弓先生连夜买了机票,飞到了另一个城市。

丁青姑娘说,那一刻,我就决定不再喜欢他了。我曾经以为我这一段暗恋虽然从来没有见过阳光,可是从十二岁到二十岁。整整八年的时光,我也以为是轰轰烈烈的。

我以为我会一直喜欢一个人一辈子。可是,我终究不是书中写的人。也许只是一个不经意的瞬间,我就忽然,忽然不喜欢他了。我甚至,想不起那个曾经无数次出现在我脑海中的面庞。

丁青姑娘这一次没有流眼泪,她说,我从前为他流了太多的泪,从今以后,我不会再为他难过了。

丁青姑娘忽然想起长弓先生曾经说过他喜欢的一首歌,张信哲的《从开始到现在》。婉转而哀伤的男声唱到,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我不能我不愿承认,你是我爱错了的人。

可终究,丁青姑娘的一片真心还是错付了他人。

从那以后,丁青姑娘没有再去主动联系过长弓先生,而长弓先生也没有再来找过她。两人就这样自然而然断了联系。

偶尔过年的时候,丁青姑娘也会收到长弓先生群发的短信,若是从前,丁青姑娘必然无比欣喜。可事到如今,她也只是笑笑,礼貌的回一句,你也快乐。

“我是自欺欺人,我是自己为自己编织了一个梦。我也知道,有一天梦会碎。是我自己沉迷了太久,久到连我自己都看不清楚。”  

——2010.6.30摘自《丁青日记》

【六】

故事讲到这里,似乎就结束了,这个故事本身就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生活永远不像狗血的电视剧一样曲折离奇。大多数人的爱情就是这么平淡的来,平淡的走。

可总会有人问,那后来呢。

后来呢。丁青姑娘很少再联系长弓先生。不知道他在何处,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不知道陪伴在他身边的是谁。

丁青姑娘在最伤心的时候,有人给她了一个橙子,一个画着笑脸的橙子。他在她最难过最无助的时候,给她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是的,他们在一起了。

丁青姑娘说,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像长弓先生。他待她很好,在她不开心的时候,给她讲笑话,教她打篮球,给她唱歌,送她礼物。丁青姑娘说,那是我过得很开心的一段时间,以后想起来,也会很快乐。

只是,毕业的时候,他们和大多数人一样没有逃过分手的命运,回到了各自的家乡。

丁青姑娘说,或许还是不够爱。而我也失去了为爱不顾一切的勇气。

再后来,丁青姑娘回到家乡,有一份还不错的工作,父母安排相了亲,对方是丁青姑娘父亲朋友的儿子,各方面很是登对,双方都很满意。于是自然而然的准备结婚了。

而巧的是,长弓先生也寄来了他的结婚请柬,时间就在丁青姑娘结婚日子的前一个月。

可丁青姑娘看到,新娘并不是那个长弓先生一直喜欢的姑娘,而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姑娘。

丁青姑娘忽然泪流满面。可哭过之后就笑了,丁青姑娘说,原来,你真的喜欢一个人,你是真心希望他过得幸福,纵使这个幸福里不曾有你。

丁青姑娘把那份请柬夹在日记本里,并没有参加他的婚礼。那是她用心爱过的人,那是她一整个青春。而这一切,都结束了。

从此,天涯陌路。

【七】

丁青姑娘没有再来过我的店。赵薇的电影《致青春》上映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了她。

在别人谈论郑微陈孝正如何如何的时候,我却只记得那个老张。

老张在那部影片里面说:“你知道满天星的花语吗?是甘做配角,每次我怀揣着对你的爱就像怀揣着赃物的贼……”

老张的爱情就像是在演一场独角戏,没有观众,没有开始,甚至没有结果。在每个夜深,偷偷地忧伤、欢喜,即使过去多年,依然在心里有那个人的位置。这就是青春,来不及追赶,就葬在心里。

那么像当初的丁青姑娘,那样深沉而又卑微的爱着一个人。

后来她很久没有再写日记。而最后一页,她最终写的两个字是:不悔。

“到最后才发现,我爱的,只是我一个人想象的爱情,与他无关。

可是,他却成为我心底的刺青,在我的心里青着,一青多年。

陌上花开似锦,猛虎细嗅蔷薇,所有的疼痛终于回去。才蓦然发现,那青春里所有的过往,即使是疼,即使是碎,仍然美到心惊。

青春里有两个字一直闪烁着,却原来是:不悔。”              

 ——2014.2.21摘自《丁青日记》

【后记】

故事最初写出来的时候,我把它放在了网上。

有一天,有个先生来到我的小店,样子有些眼熟。他喝了很多很多的酒。胡子拉渣也挡不住棱角分明的面庞,嘴角一丝苦笑。

他说,我从来不知道,她会那么喜欢我,喜欢我那么久。我怎么会不喜欢她呢。可是,她是阳光,我是乌云,我不该遮着她。我有过很多女朋友,可最后都分开了,有些名字我甚至都忘了,可我一直记得她。我不去打扰她,是我怕伤害她。

最初,我是喜欢她的。后来,她从没有给我答复,是我以为她不喜欢我,而那时,我不忍心拒绝别的女孩子的告白,然后,有了第一个女朋友,分手以后,又有了第二个第三个。

就在我渐渐忘记丁青姑娘的时候,另一个姑娘闯入了我的世界,我喜欢她,就像当初喜欢丁青姑娘一样。可是,最终这段爱恋最终也没有开花结果。

大学的时候,丁青姑娘在我旁边,可我忽然就没了从前的勇气。她太单纯,太善良,不掺一丝杂质。我给不了她一个永远的承诺,我怕我们在一起之后,如果走向了分手,只会给她带来更大的伤害。

可是,我没有想到,她会喜欢我这么久,带着满满的勇气。如果我早一点知道,我一定拼命爱她。她是个好姑娘,我一直都知道。

我没有再说话。其实他没有错。他的爱太浅,而她的爱太深。说到底,都是命运的愚弄。

我于某年某日看了一场电影,霍乱时期的爱情。里面有一句台词,是这样说的。我死之前唯一的遗憾是,我没能为爱而死。

我想了好久。终于提笔把你们写在了我的故事里。在故事里,丁青姑娘曾经那么爱着长弓先生。而在现实的空间里,她也终于将他忘记。




【如果你坚持看到了故事的最后,我很感谢你,谢谢你喜欢我的文字。】

【这是树洞系列的第一个故事,也是我所最珍爱的一个故事。关于后面,其他姑娘的故事还会继续。】

【如果可以,把你们的故事讲给我听。我在“树洞”等你,为你写一个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