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三年已逝(8)

  人未到,声已至,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原本已经离去的小凡,离去时他是一个人,现在回来了却不是他一个人,在他的身后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这些人个个都是煞气冲天,单单站在那里都会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他们没有红妆,也没有那长方形的箱子,他们身着青衣,武器都是随身携带,或背或拿,有的是插在腰间。

  这些人除了随身携带的冷兵器外还带着现代的热武器,手枪,AK47,以及少数的火箭筒,同样的他们也带了许多弹药,因为…他们复仇来了。

  小凡缓步向前迈着步子,他没一次抬脚身后那些人仿佛都是他自己一般,一抬一放,一抬一放。速度一样,所迈步的距离一样,就连落地也一样,整齐划一,踏,踏这一步步都震慑着四周所有人,首先被震慑的就属血狼帮众,血狼帮众的人只感觉到地面在颤抖,月光也在这一刻被乌云所笼罩,就连星光也消失了,寒风渐起,是的,血狼帮在场的所有人感觉到了“冷,”一种犹如自己在冰窖里一般,此刻的他们仿佛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他们随着那带头的小凡缓缓的迈向战场,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敌人也是措手不及,他们开始慢慢的后退,开始队伍还算整齐,可当离开一段距离后就开始有人直接丢了手中的兵器撒开腿就往来时的路狂奔而去。

  那些血狼帮的不止小弟内心在颤抖,做为血狼帮一堂之主的庞一春同样也是内心深处在颤抖,只不过他没表现出那么明显罢了,现在的他除了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其他的事早已经忘了。

  "好歹庞先生也是一堂之主,你这样的表现有些不符合身份噢!"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把庞一春顿时吓了一跳,因为不管他现在被如何的震撼到了心扉,但是有一点他很清楚,那就是他的身份,来到这里虽然不久,但是从未有人听他介绍自己,顶多就知道自己是负责人罢了,可是这人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份呢?

  庞一春木纳的干笑着缓缓转过头,只见身后不知什么时候站着一个人,一个身着红妆,脸上未戴红巾,因为距离很近,所以正好看见这人好似在笑眯眯的看着自己又好似是在看着前方的战场。

  “呵呵,莫非刘某说得不对吗?”身后之人再次开口道。

  “对,对,不过…庞某很想知道刘先生是怎么知道我的身份的,按照正常情况下也只有你们负责人才会知晓我的身份吧!莫非刘先生是这里的负责人?”庞一春带着警惕问道。虽然知道他们是援军,可是来到这里那么久也没看到负责人,既然负责人都没出现此人又是如何知晓自己的身份,要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不是一般的那些小弟,而且他来时帮主也已经知会过自己,和他接头的乃是一个姓冯的人。

  越想越心惊,难道他们也是敌人假冒的?可是为什么这么久也不对自己等人动手呢?还是他们另有企图?想到这里庞一春不由地后退了两步,眼睛死死的盯着刘姓男子。

  “呵呵,警惕之心本该时刻保持着,好在我们不是敌人,不然现在的你们早都埋骨异国他乡了,不知我说的可对?”刘姓男子再次轻笑说道。

  唉看来自己这两年过得太安逸了,按照他说的如果他们是敌人,那我们现在…想到这里庞一春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刘先生,请问你们的负责人呢?我想见他。”

  “大哥…他已经去了,”刘姓男子落寞的说了一句。

  “去了?去…什么?他,他,他去了,莫非刚才那些人中就有他?”庞一春惊呼道。

  “嗯!不过你们放心,目前这里由我哥负责,很快你们就可以回国了。”刘姓男子依旧带着落寞的语气轻声道。

  “噢!那我现在可以见他吗?我想和他聊聊我们的遭遇,”庞一春有些无力的问了一句。

  “不行,因为他在那,你敢去吗?”刘姓男子伸手指着前方队伍中站在最前方一个男子说道。

  “这…那还是算了,我还是等等吧!”庞一春犹豫道。

  战场上的敌人已经全部退出了那豁口,此时正在豁口之外的百米处进行整顿,虽然看不清楚他们人数有多少,但是有一点他们很清楚的知道,那就是他们应该不是一个社团的,虽然听不懂他们说的什么,但是有一点他们听到了,那就是喊话之人很多,起码有三四个人,按照正常的情况下,整合队伍只有最高职位的人才会喊话,其余的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只要低于他的列队之时必须要做到一个字“静,”不然几个人你说一句他说一句,到时候怕是小弟都会暴走,因为他们不知道听谁的。

  “我现在不想多说什么,我只想知道你们需要的是什么?留下还是回去,如果向回去的现在立马就可以回去了,我不会多说什么,上面的人问起我也会帮你们解释。”站在前方的小凡转过身对着身后那些青衣人问道。

  “我们要留下,我们要成就辉煌,我们要杀戮天下,我们要做王侯将相,我们愿洒尽最后一滴血成就心中之愿,望成全。”一群人齐声震天。

  “好,很好,既然都想留下,那么就让我看看你们如何成就辉煌,如何杀戮天下,记住想要留下来,请交出你的辉煌,交出你的杀戮。”小凡语气很是严肃。

  “我等愿意交出,望君成全心中抱负,我等愿意身先士卒,甘愿。”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958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179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792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409评论 0 202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723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74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43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70评论 0 194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99评论 1 236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35评论 2 240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71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39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88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6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46评论 0 19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94评论 2 265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45评论 2 25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活法、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理想和志向,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人生价值和追求。其实平心想,静气论,放眼一条单...
    指尖传奇阅读 205评论 0 0
  • 妈妈今早又把好不容易吃下去的早饭都吐了,也不知道应该怎样会舒服一些。比呕吐更难过的,是心态的崩溃,每天都在...
    执着的小蛋挞阅读 206评论 0 1
  • 我知道, 我自己是个很有想法的人, 每天会有的不断的想法产生,但很多都遗忘,都抛弃; 我知道, 我从来没有认真的去...
    大魔王bruce阅读 160评论 0 0
  • 突然间,很感伤。 原以为看过那么多文章,看过那么多小说,看过那么多影视作品,我可以看穿一个人的真实面貌,然而,事实...
    小小莫亦踏阅读 464评论 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