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后

图片发自简书App

北方的冬怎可少了雪的装扮?


一夜大雪潇潇洒洒,至晨不歇。

打开门,天地间银装素裹,鹅毛大雪似舞蹈的仙子们从天上翩翩而下;屋顶上皑皑白雪像铺了厚厚的棉絮;院子里的树如一个耄耋老人,顶着白花花的头发,弯着腰;地上积雪上点缀着家雀的脚印,一把把小竹子样随意掉落在雪地上。

三岁的小侄女儿被妈妈裹得圆滚滚的,把火红的小狐狸服撑到爆。她匍匐在积雪上,手脚并用,真像一头小红狐一头扎在雪地里,因腿短而挣扎不已,虽然努力却仍举步维艰,动弹不得。

我笑着把满头满脸雪花的她抱起来,弹净她身上的落雪走去门口看柳树。雪后的柳树最是婀娜多姿,层层叠叠的倒垂的枝条上落了雪,琼树银花。微风拂过,满树的枝条轻轻摇动起来,积雪纷纷扬扬,又像一挂小小的瀑布,流水潺潺,溅起点点水花。我捻起一根枝条,凑到我的眼前仔细看雪是怎么挂住的,雪花一层一层的垒上去,层层相扣,像鱼鳞一样。小侄女儿也凑过脸来,学我的样子看了看,不过她显然不喜欢这样干巴巴地看,突然扬手打在枝条上,积雪纷纷落下,砸在雪地里,消失不见了,这样的结果,激起了她的兴趣。她呵呵乐着,拽住几只枝条猛地一扯,我们就承受了一场小暴雪。我赶紧缩着脖子,抱紧她快步跑出来,免得承受这恶果。跌落积雪的枝条上漏出细细的树挂,晶莹剔透,像极小的水晶簇拥在一起。

雪,是北方冬季的标配,是生花的妙笔,是挽救萧索寒冬的良药。没有雪的冬季还有什么趣味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