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之静美

图片发自简书App

       那天在同学的空间里,读她的诗歌《立秋》,忽然感觉秋天站立起来了。四季更迭里,总希望在秋天里多住些日子,可是总也住不够,秋天就过去了。

      就夏秋两季而言,我更喜欢秋天。夏天是热闹和喧哗的,那么多花开到荼蘼,晴好的日子,想睡个午觉呢,院里那几棵大杨树上的知了却扯开了嗓子在那里唱个没完没了,晚上池塘里的青蛙又在呱呱叫个不停。阴天的时候吧,总是有一声声的闷雷由远及近地滚过来。长脚长嘴的蚊子昼伏夜出,像夏天潜伏的特务。因此,总是希望暑热聒噪的夏天早点过去,秋天的脚步来得早一些,再早一些。

        夏天就好比一个毛头小伙,毛手毛脚,粗枝大叶的,大大咧咧的,做什么都大张旗鼓地呐喊着,奔跑着。秋天则是人到中年的妇人,端庄,优雅,富足,举手投足一副落落大方,收放自如,云淡风轻,秋高气爽的样子。

        秋天的静,是清静,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水也是清的,渐渐地水瘦山寒,山也是清的,山风的轻柔,山泉的清澈。秋天的静,是恬静,恬淡无争,安逸,淡泊,虽是不争,四季当中却是最最富足,仿佛一袋烟,一杯茶的工夫,不经意间,累累的果实已缀满枝头,芋头、地瓜这些块茎植物也默默地胖壮地成熟起来。秋天的静,是宁静,在乡下我们的村庄里,秋天总是安宁祥和的,乡亲安静地在各自的庄稼地里忙着收获,即使夜晚秋虫在窗下弹唱,也丝毫感觉不到聒噪,倒使得这夜晚更加宁静了。这样的静,即使在下雨天也分明感觉得到。

        秋雨之前,一般不会声势浩大地打招呼的,雨来之前的风也是轻柔的,就那么低调地飘起雨丝。不像夏天总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下雨之前总是乌云密布雷声滚滚,暴风骤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整个过程电闪雷鸣,气势汹汹。秋天的雨,是缠绵的,不疾不徐,不愠不火地下着,滴答着,好似在泡一壶茶,慢慢地,茶叶在水底里点点舒展着,浸润着。秋雨绵绵,带来点点凉意,在北方,一场秋雨一层凉。在雨中散步,伞缘上的雨滴也那么柔柔地滴答着,像听钢琴曲《雨的印记》,清新微凉。秋雨洗过的长空,格外的明净,天蓝得像一匹柔滑的绸子,白云棉花样盛开,白的云飘在蓝的天幕上,天空成了民国时期的蓝印花棉布,在清凉意里感受点点的温暖。

      秋天的美,不是春天的繁花似锦,也不是夏天的五彩缤纷。秋天,是悄然无息的美,不热烈,也不凌厉,百花盛开的炙热势头已过,很多的花惧怕这秋凉,都渐渐地隐匿了行踪,月季山菊花一串红还在那里和霜雪争斗,陶舍的菊花,瘦了易安的面庞,穿过千年历史的云烟,一路开到现在。可是秋天原不是靠着花朵来装扮的,在秋天,叶子和果实,河流、白云和月光,都有着春花般俏丽的容颜。

        秋天的树叶,不是一下子就“山山黄叶飞”的,而是一个渐变的过程。秋天是胸有成竹的画师,端着她的调色板,慢慢地调墨,慢慢地涂色,那色彩层次分明,立体感强,秋天就当真盛装站在你的面前。就说同一棵树吧,叶子也是从外到内渐次涂色,淡黄,鹅黄,深黄,橙黄。银杏的叶子变黄的要早些,也更彻底些,一棵树从头到尾通体泛着金色的光芒。杨柳的叶子变得要慢一些,婉约一些。椿树的叶子是羽状对称的,靠近枝干的部分还是绿的呢,尖端就开始泛红了。枫叶不显山不露水地在那兀自绿着,一场带着霜星的秋风之后,仿佛一夜之间,竟火一样燃起来,是深秋温暖的色调。

        除了那些叶子,秋天的果实也扮演了花的角色,花朵一样在枝头绽放。稻子低着头铺一地金黄,橙红的柿子像灯笼挂在树上,石榴裂开嘴笑得满脸红晕,熟透了的红苹果也一脸的娇羞,红彤彤的山楂一簇簇地挂满枝头,紫葡萄一嘟噜一嘟噜地坠在藤上,还有木瓜,还有银杏,还有墙头上的秋扁豆,棚屋顶上的南瓜,长着胡须的玉米,红头发的高粱。这些果实竟然一时间将花朵取而代之,装扮着秋天,这些颜色让乡亲们的心里也亮堂起来,眉心眼角掩饰不住丰收的喜悦。

        秋天的河流像清澈的眸子,婉转多情,河底金色的细沙粒粒可数,水草依旧青绿,青背的游鱼水底嬉戏,水面上荡起一圈圈的涟漪。

        秋天的云是最美的,七月八月看巧云,黄昏的火烧云变换着姿势,绚丽多姿,在天空里漂浮。在黄昏,在水边看云,斜晖脉脉水悠悠,河水的颜色辉映着火烧云,真真是半江瑟瑟半江红呢。

      秋天的月,清冷得像一枚质地优良的白玉盘,挂在夜空,清辉洒满宁静的大地,带来点点凉意,明月千里寄相思,秋思就在这月光里缠绵,缱绻绵长起来,都说是千里共婵娟呢,伊人仍在那里清辉玉臂寒。思乡,不在年关,在中秋,蒹葭苍苍中,多少游子背起行囊一大早踏碎了板桥霜!

        秋天的静,秋天的美,不是几行浅浅淡淡的文字能够描绘,在秋天里行走,内心是宁静的,也是丰盈的。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