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将依旧是内容为王的一年

前期一直陷于持续的焦虑,为公司下一步的发展。最近跟几个媒体行业和广告行业的大师请教,终于在他们的帮助下,慢慢捋清了自己的思路,找到了公司的核心运营模式。

回顾书院三年的发展历程,一直都是基于自己的核心优势稳步发展,并不断与时俱进,才走到了今天。这个过程虽然艰难,但一直都围绕着自己的根本,那就是内容。第一年我们做培训兼做代运营项目,聚集了一群内容高手,也让一群内容小伙伴初步具备内容项目的能力。第二年,顺应时代发展,开始把目光投向平台,从知识星球到简书,再到头条百家,通过不断试错,最终在商业化相对成熟的头条百家沉淀下来,而我们的作者也在这些平台扎根下来。第三年,矩阵化(MCN)发展,开始团战模式。虽然在不断变化,但我们的核心始终没有离开内容。

书院的第四年,何去何从?这几个月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前几年,我们都没有急于变现,花更多时间在孵化培养上,但是随着竞争的激烈,我们需要加快节奏去孵化IP,才能在矩阵的竞争当中处于不败之地。我们目前确实到了一个要开始变现的阶段,并且随着平台的不断成熟,矩阵的商业价值不断被放大,我们也被很多广告公司看上,这是我们的机会,但同时也可能会影响到我们的整个节奏,那就是完全被动地被广告牵着鼻子走。

我们不是广告公司,而是媒体公司,这是我们必须要意识到,并且一定要贯彻下去的。如果我们过于着急通过广告的模式变现,我们好不容易做出的品牌必然会被消耗,我们会被动地跟着广告的节奏去走,进而影响到我们的核心——媒体价值。

李子柒为什么那么多年不变现,是因为她不想变现吗?我觉得是她在等,等一个最合适的时机。过早或者过晚变现,都会对一个初创品牌形成致命的打击,或死于品牌消耗,或死于现金流。我们要做的这个事情,一定是先有名,才会有利。名还不够,利也迅速消散。我们在我们核心的价值上还完全没有打透,就试图去做我们不擅长的变现,带来的危机其实是非常显而易见的。

我们的核心价值还是在内容,把内容打透,把内容合伙人的模式打透,寻找到更多的内容合伙人,形成真正的矩阵效应,是目前的当务之急。而广告是顺带而来的事情,并且要做,就应该往高处做,跟品牌合作,跟政府合作,做标杆、做案例、做效果。

明白了书院的核心在内容,那么我们所有的管理模式都需要围绕内容来考量,如何完全释放我们现有账号的潜力,解放生产力,如何对这样的模式进行复制粘贴,把这些问题解决了,我们在广告这块,就有了更大的空间,掌握了更多的主动性。

比如最近越来越的影视宣发找到我们,不是因为我们链接到了他们,而是因为我们账号的IP价值在不断上升。我们不用去求他们来给我们广告,而是我们的实力强到大家都愿意来找我们做投放。就好比毒舌,永远都是平台、广告在争抢的头部IP。这才是我们真正应该去对标的对象。——做到真正的头部,并且具备量产头部的能力,把IP的价值发挥到最大。

一旦我们具备孵化头部账号的能力,那么内容上我们就可以放开合作,寻找一切愿意跟我们合作的内容人,我们提供孵化,提供运营,提供变现,帮助内容人成功,我们在最好最优秀内容人的基础上,去做好最优秀的内容经纪,当我们各个领域都孵化出真正的优质账号出来时,这些账号的加上自有IP的合力才能被放大,这个时候,我们才具备真正意义上的商业价值,这个时候,变现的模式就会更加多元和成熟。

我们的核心客户首先是我们的内容创作者,其次才是品牌客户,本末不能倒置。我们需要广告,但不应该依赖广告,广告是依附于内容的。一个报纸,没有了优质的内容,广告就成了空谈。我们需要强化的,依旧是我们的内容制作能力和孵化能力。我们的愿景,依旧应该是做一个内容优质、有社会影响力、有公信力的媒体公司,而不是一家优秀的广告公司。我们要做的是内容行业的引领者,自媒体内容规则的制定者,平台的中流砥柱。我们不会做薅平台流量的羊毛党,我们应该是在调性和传播之间找到巧妙平衡的平台标杆。

媒体和广告,必然会碰面。但于我们而言,一定是媒体先行,广告辅助。我们必然是先做起来书院自己的IP,才能真正意义上地帮助内容创作者去培育自己的IP。我们必然是先做起来书院自己的品牌,才能真正意义上地帮助客户去培育自己的品牌。

强化我们的内容,把内容从99分做到100分。

对我们的矩阵号负起责任,帮助他们成长是我们作为内容人的责任。

现有的广告,该怎么操作怎么操作,但是不要舍本逐末,被动地跟着广告的节奏走。

2021年,依旧是内容为王的一年。我们会越来越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