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知后来,我会那么爱你(四十二)

第二天清晨,方慕睁开眼睛,双人床上只有她一个人,坐起身,走到在窗边凝望,远处是日渐繁华的城市,一座座高楼拔地而起,阴沉的天空下,尘土漫天。

而近处的街道狭窄静雅,仿佛一个被时光遗忘的老人,清一色民国旧楼,墙色斑驳,别有韵味。

院落里,顾言正在搭理花草,方慕出声问道:“顾言,白漾呢?”

顾言抬起头,不施粉黛的女人凭窗而立,脸色有些苍白,眉眼却生得精致,气质悠然沉静,就像这条老街,经得起岁月。

顾言站直身子冷哼,并不准备理她。

方慕换上衣服,踩着拖鞋下楼,“白漾呢?”

“走了。”他移开目光,并不看她,似乎还在为前几天将他卖给小胖妹的事情生气。

“去哪了?”

“你问他呗。”顾言转身走进店铺里。

方慕走上楼,拿出电话,拨通出去,短暂的等待之后,电话接通,他沙哑的声音传来,“怎么了?”

“白漾,在你眼里,我到底算什么?”走到窗边。

他似乎被问住,亦或是这个问题来得太莫名其妙,一时没反应过来。

她皱起眉头,“你现在连走都不愿跟我说了吗?”

这时,他挂断电话。

方慕看着停止通话的页面,嘴唇微抿。

“方慕。”白漾的声音从楼下的院楼传来。

她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白漾穿着黑色的大衣,立在十二月的晨光里,笑容温柔,手上提着用纸盒打包的粥。

他只是去买早饭而已吗?不是说,走了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顾言丧心病狂的大笑声从白漾身后的店铺里传来,“老六,你没看见她听见你走得那个表情,跟深闺小怨妇似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小爷了。”

方慕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

“六嫂,看着你平时那么淡定,一副对什么都不上心的样子,敢情心里这么惦记老白呢?”

“顾言。”方慕伸出手指指向顾言,“我会杀了你。”

顾言笑声更甚。

旧楼里笑闹声,为沉寂的街道带来了一些生气,多年后的顾言回想起这一幕,唇角总是带着笑容。

因为,那是举世无双的好时光。

爱的人都在身边。

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将近年关,街上挂起火红的灯笼,四处都是浓浓的春意。

距离除夕还有一个星期,顾言已经包好行李,“老白,我爸催得紧,先走了,有事电联。”

“早就该走了。”

顾言咋舌,“真是有了媳妇忘了爹,想当初你还是单身狗的时候,全靠顾爹……”

白漾一脚将他蹬了出去。

早晨九点,方慕还没有起床,南方的冬天湿冷,她窝在床上不想懂。

“方慕,起床了。”

“顾言走了吗?”她问。

“恩。”

方慕从床上坐起来,棉被遮挡在胸前,露出一双香肩和漂亮的锁骨。

他走过去,亲吻她的嘴唇。

她趁机搂着他的脖子,“做不做?”

白漾眯起眼睛。

这三个月,他一直早起晚归,回来的时候方慕已经睡了,走得时候,方慕还没有起床,两人晚上抱着匆匆睡一觉便又天亮了。

方慕有时候觉得他们不是恋爱,像两个偷情的男女。

还是不入流的那种。

“方慕。”他站直身子,将她搂入怀中,轻抚着她的头发,“我爱你。”

本来不管他说什么话,都准备好嘲弄一番。

唯独这三个字,刻薄如她,也说不出一句话。

“方慕,我爱你。”

方慕觉得他在混淆视听,堵着气不愿回应。

他笑着亲吻她的额头,“起床。”

“去哪?”

“回家。”他笑得意味深长:“到时候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