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伴10.41-10.50

1字数 15201阅读 1467

10.41

念夏将滚滚放在床榻上,安顿好了,便去打了盆热水给凤九泡个脚,去个寒气,免得受凉,毕竟这个时候还是有些许凉意的。

东华接过打来的热水,没有让念夏动手,而是自己亲自给凤九捯饬着。念夏是个有眼力见儿的姑娘,知道落梅闯了祸,赶忙带着落梅跪在不远处,等待东华和凤九的发落。

 

凤九仍然心有余悸,她其实是个宽容的人,哪怕伤害的是她自己,她都不会说什么,一笑了之,都是可能的,但是刚才是真得吓着了,所以看到落梅跪着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说了句:“念夏,你起来吧。是我打发你去姑姑那儿的,她如何了?”

念夏能够感知东华冰冷的气场,并没有起身,“回帝后,天后一切那好,小公主也好,天后让我告诉您,过两日来看您。”

“好,你起来吧。我有些饿了。你去看看司膳的早膳做得如何了,帝君回来了,也要进一些。”

 

“是,帝后。只是。。。。”

“只是什么,你想说什么?”凤九问道。

“回帝后,落梅初来乍到,诸事还不熟练,是奴婢没有带好她,如今她做错了事,还望帝君帝后网开一面,从轻发落。”

落梅早已泪眼模糊,跪着趴在地上,“帝君帝后饶命,落梅下次不敢了,我只是想着小主子醒了,怕他吵着帝后,就抱着出去玩了一会儿,奴婢不是有意的。”

东华坐在床边,捂着凤九的手,摩挲着,给她点温度。“念夏,你去给帝后备好早膳送过来吧。”

 

东华发话,念夏自然不敢推脱,赶忙行礼:“是,帝君,奴婢这就去。”躬身出去,去了厨房。本来在找人的司命也在寝殿门口候着了,念夏见到司命,连忙行礼:“见过星君。还望星君能够替落梅求个情,她不是有意的。”

司命点点头,“放心,有帝后在,她应该不会有事的,你去忙你的吧。”

“多谢星君指点。”念夏给了司命一个微笑,便转身去了厨房。

 

寝殿内,空气冷得可以,东华抬眼斜视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落梅,“司命,进来。”

屋外的司命赶忙走了进来,“小仙见过帝君帝后。”

“嗯,你这差事越发当得不错了,如此仙娥,你也挑进来?”

司命一听,完了,这火怎么烧到自己身上了,拱手行礼,“小仙知罪,马上给帝后换一批。”

“换不了好的,你就可以换换了。”东华轻描淡写到。”

“是是是,小仙谨遵帝君教诲。”

 

安静半晌的凤九,看了看司命,再看看一直哭泣的落梅,心软了下来,“算了,下不为例,就这样吧。司命你也别去挑了,再换一批还不是要从头血气,她已经知错了,就不要来我跟前伺候就是了,我跟前就念夏吧。她出不了差错。”

司命一听,这个帝君帝后意见不统一,到底该如何是好?司命皱眉抬眼很为难的看看凤九。

 

凤九叹了口气,“东华,你别气了,我刚才就是着急了点儿,现在想想,她也是不想滚滚吵着我!你就不要计较了。”

“嗯,今日可以不计较,下次是不是就要把滚滚抱去太晨宫外,找不见了,才想起来要计较。”

“奴婢不敢,奴婢真的只是不想小主子吵着帝后,就抱着去了花园,没有去其他地方。”落梅哭着说道。

“司命,你带落梅先下去吧,让她做些其他的事情,你带着点儿,不要来我这里了,以后念夏过来就可以了。”凤九冲着司命给了一个眼神,示意他带落梅下去,司命微微点点头,看了眼东华,并未出声阻止,便知凤九定然能够搞定他的,就带着落梅迅速出去了。

 

 

10.42

寝殿内,凤九知道东华还在生气,便挪了挪,坐到东华的背后,抱着他,撒娇道:“对不起,我又让你担心了,你别生气了。可好?”

“嗯。”东华没有转过头,只是“嗯”了一声。

“你还在生气?”

“嗯!”

“那你到底是在生气还是没有生气呢?你这嗯来嗯去的,几个意思?”凤九起身,将头探过去看着东华。

 

“没什么意思!”

“还生气?”凤九不依不饶。

“嗯。”

“又来?怎么跟个孩子似的。”凤九挠了一下东华,东华有些酥痒,但还是强忍着。

凤九鬼马的表情,“还生气吗?”

“嗯。”凤九继续她的挠痒痒大计,没过多久,东华终究是没有忍住,轻笑出了声。反手一拉,将凤九轻轻一带,带入了自己的怀抱,“九儿,这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还未等凤九反应过来,东华便低头吻了上去,这一吻,便是许久,自凤九怀孕开始,东华没有与凤九亲近过,怕有个闪失。此时也仅仅是止步于吻而已,抱在怀里温存里一会儿,气消了,也自然会放开凤九。

 

由于凤九的求情撒娇,此事也就告一段落了,落梅也没有收到惩罚,只是安排过去做其他事情了,凤九近身的事情还是由念夏来做。

那边白浅总算熬到头了,这不夜华刚刚松口说可以来太晨宫玩一玩,就马不停蹄地带着朵朵来找凤九玩一玩了。凤九还在寝殿里窝着。

 

“小九,你感觉如何了?身体可大好了?”白浅是知道凤九产后出血的,当时想来,夜华拦着没让来,因为大家都在,折颜也在。

“嗯,大好了,无事了,药王天天送来补药,还有各种羹汤,怎么会不好,姑姑你看,我都胖了。”凤九捏捏自己的脸,笑着说道。旁边念夏抱着滚滚,奈奈抱着朵朵,窃窃私语着。

“呵呵,没事就好。我看了小滚滚,长得不错,挺像你的。将来肯定是个俊俏的。”

“朵朵也好看呢,长得跟姑姑一样好看。看来要继承你四海八荒第一绝色的位子了哦。”

“数你嘴甜。”白浅招呼着念夏抱来滚滚给自己抱抱,凤九也抱上了朵朵。

 

“姑姑,朵朵可乖?”

“嗯,不错,还可以,都是奈奈带着。”白浅倒是挺轻松的。

“那朵朵饿了如何?”

“饿了,就抱过来给我。滚滚呢?”

凤九挠挠头,“我自己带着,念夏帮着忙。夜里也跟我睡着。”

白浅惊讶道,“你自己带,帝君同意?不怕你累着?”

 

“他倒是提过意见,不过被我否决了,我想自己带,这是我的孩子,我就自己带着了。”

“嗯,第一个孩子总会宝贝些,小滚滚也是有个有福气的。名字可取了?”

“嗯,东华已经取好了,叫旭尧。”

“旭尧?好名字,挺不错的。”

“那朵朵呢?”

“你姑父想好了,团子叫白辰,朵朵叫白姝。小女娃娃,姝儿,好听些,再者,静女其姝,美丽静好,寓意不错。”

“姝儿,不错。我们朵朵叫姝儿,真好看。”凤九逗着怀里的朵朵,笑着说道。

 

“好啦,我也来看过你了,你还是要多休息,我也被你姑父看着今日才得以出来,相必帝君也是要你多休息,才不让你出门的,你好生养着,等你养好了,我们再聚。”

“好,姑姑,那你小心点儿,奈奈,你多帮着姑姑。”

“是,帝后。”奈奈接过朵朵,跟着白浅出去了。

 

念夏手中的滚滚又开始手舞足蹈的了,嘴里哼哼唧唧的,又开始闹腾了,估计是饿了,“念夏,来给我吧,怕是饿了。”

“帝后,念夏真怕累着您了。平常就由念夏带着小主子吧,您多休息。”

“没关系,我自己带着他,我很开心。放心吧,我很好!”凤九低下头,看着怀里滚滚,满满的幸福的模样。

念夏看着凤九的模样除了心疼,就是开心了。

此时的东华帝君,自白浅来了,就去了书房,继续他未完成的雕刻大业了。


10.43

东华原本有这个打算让滚滚随着凡间的席间的习俗,办个满月礼,让凤九开心一下,可想到凤九的身体,还是不宜太早操劳,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待滚滚周岁时,赐名加匾,宴请四海八荒比较妥当。

 

这凤九好不容易熬到自己可以出来放风的日子了,真是欢喜极了,整个人都放开了很多。每日醒来就是抱着滚滚出去散个步,呼吸新鲜空气,而后用用早膳,逗滚滚,午膳,陪滚滚午睡,醒了带滚滚散步,然后晚膳,最后陪滚滚接着睡。这样一日一日过完了,大半年都过去了,每日按部就班的生活,这让东华很不满意,每次想和凤九好好说说话时,小家伙便醒了,然后凤九又堂而皇之将东华一个人丢于一旁,自顾自地哄着滚滚,总之一句话,在东华看来,有了滚滚之后,凤九已经不知道东华紫府少阳君是自己的何人了?眼里心里只有白滚滚一个人。

 

对此东华对于凤九的行径很不满意。一日,早早的用完晚膳,东华,凤九,滚滚都会儿寝殿,准备休息去了。凤九安顿好滚滚,小家伙吃饱喝足,就睡着了,很安分,可东华依旧只是坐在坐榻上,手扶额,手上拿着佛经,其实一个字或者说一个符号都没有看进去,他只是在等待凤九的呼唤,谁知凤九只是看了东华一眼,默默地退去衣衫,就躺倒滚滚旁边,拉着滚滚小手,自言自语了会儿,就睡着了自然也没有喊东华去休息,估计可能是以为他还在看佛经吧,于是就没有打扰他。

 

谁知半夜,滚滚醒了,凤九起身喂滚滚时,却发现旁边并没有东华,正想喊出声时,转脸发现,东华还在坐榻边,手中的佛经已经放下了,只是静静地看着凤九。

凤九边哄着滚滚,边柔声问道:“东华,你怎么还不休息,这都什么时辰了?”

东华慢慢起身,退去外衣置于衣架上,故意说道:“哦,原来已经半夜了啊,嗯,都已经这么晚了,都没有人告诉我一声。”

“那你再等一下吧,滚滚快吃好了!”凤九低头看看怀里的滚滚,只是吃了一点,又睡着了!

“你的意思是,他要是一直吃着,我就不能睡了?”东华顿住脚步,眉头微皱,觉得不可思议,这都多久了,东华心里叹了口气,很是不满。

“怎么会?”凤九冲着东华招招手,“没事了,你过来吧,他已经睡着了。不碍事。”

“不去了!”东华返回了坐榻边,坐下,无辜地说道:“无妨,我就在这儿将就将就吧。”

凤九一听,忙说道:“你打算坐着睡一夜吗?这样对身体不好的。你还是快过来吧。”凤九招招手。

“不必了,那小子睡得好,吃得好就行了,我就将就将就就可以了。九儿无须挂心,早些休息吧。”说完,东华便撑着头,闭上了眼睛,假装安静的睡去了。

 

凤九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东华这是吃味儿了,故意提了声音说道:“额,好吧,既然你愿意在那儿睡着,便睡着吧,我也累了,我睡了啊。”说完,还特地看了眼东华,他居然没有睁开眼睛,“哎呀,睡了,好累啊!滚滚,好好睡觉觉,娘亲爱你哦!”凤九故意在滚滚的小手上吧唧一口,然后躺下去盖好了被子,眼睛偷看了一眼东华,居然背对过去了,凤九有些不甘心,这小脾气闹得,可一点都不东华。

 

过了会儿,凤九察觉到屋内很安静,东华依然没有回到床上来,小滚滚睡得正香。凤九轻轻起身,蹑手蹑脚的,下了床,慢慢地走近了东华,快靠近时,凤九能够感受到东华不平稳的气息,算准了他应该是佯装睡着的,故起了挑逗之心。

捏了个决,幻出自己的九条尾巴,抓起一条,用尾尖,靠近东华的背后脖颈,挠了挠,东华何等机警的人,更何况与凤九在一起这么久,如何不知道凤九的气息。配合地动了动,出手挠了挠。凤九嘻嘻地笑着,但是因为怕东华发觉,硬是忍住了,没有出声。

凤九探过小脑袋,看到东华依然双眼紧闭,怕是真的睡着了,气息不稳许是睡得的姿势不对吧,凤九收回尾巴,慢慢绕到东华的前面,蹲下身来,反复当年的场景,伏身在他膝旁,仔细打量着这绝美的容颜,情不自禁地亲吻了东华的鼻头。

“小狐狸,你这习惯还是没有改掉啊?”东华突然睁开了眼睛,戏谑地看着面前仍然有些陶醉的凤九。

 

凤九惊讶地跌坐在地上,“你不是睡着了吗?”

“那是你以为我睡着了?”

“你又骗我?”凤九坐直了身体,拽上了东华胸前的一缕银发。

“我何时骗你了?我可是好好地在这里闭目养神的,这是你自己来的。何来我骗你之说?”

“那我让你去床上睡,你为何去?”

“那小子占了我的位置,不想去。”东华理了理衣衫,一本正经的说道。

 

“那你想如何?”凤九歪着脑袋问道。

“我想什么,你不知道吗?”东华依旧撑着脑袋,望着凤九,满脸笑意。

“我又不会读心术,我哪里知道你在想什么?”凤九小声嘀咕到。

“那我就告诉你我在想什么?”东华把凤九往怀里一拉,低头一笑,看了看,“还不知道吗?”

“不知道。”凤九依旧佯装不解。

东华低头,深情地吻了上去,一手抱着凤九,另一只在凤九身上不停地抚摸着,凤九亦有些情难自已,回应了东华的热烈的吻,久违的情动,延伸着爱的宣言,许久许久。。。。。。。

 

10.44

烛火摇曳,一对身着里衣的有情人儿,依偎在一起。

“九儿!”东华拨弄着怀里凤九的发丝,继而游走在凤九的身体上,温柔地喊道。

“嗯?”凤九的手中则是捋着东华的银发,微微抬头“嗯”了一声,“有事?”

“嗯,司命已经把偏殿打扫好了。”

“哦,是该打扫打扫,不然长时间不住人,都落灰了。”凤九接着话茬说道。

“那你是同意了?”东华有些惊喜的问道。

“同意啊,为何不同意,这是好事啊。

“好,那明日起,就让滚滚睡在偏殿吧,让念夏陪着,不会有问题的。我看那个念夏手脚还挺利索的。”东华面露喜色。

“什么?”凤九惊讶地离开东华的怀抱,看着东华,觉得不可思议,更是不置可否。“你让滚滚一个人睡?”

 

“嗯,你刚刚不是同意吗?”

“我哪里就同意了?我以为你说得是让司命打扫偏殿啊。”

“那打扫偏殿不就是为了让滚滚住的吗?待他周岁,我自会赐名挂匾,那就是他正是的寝殿,他不住谁住。”

“不行不行。”凤九摆摆手,一脸不情愿,“他还太小,我不放心,我坚决不同意他一个人睡!”凤九垂下眼眸,以示反对。

 

“再不久就要周岁了,夜华未满周岁时已经去书房了,难道我们的孩儿连自己独立睡觉的本事都没有吗?”东华瞪大了眼睛,挑眉,微怒。

“反正我不同意,他现在还不会吃饭呢,等我不用喂他了,再去偏殿睡,也不迟,我就是不同意。”凤九小声嘀咕到。

“那我去偏殿睡?”东华试探地问道。

“你去就是了,反正我不让滚滚一个人去。”凤九小声嘟哝着。

“好,”东华起身,“那从今日起,我就去偏殿了,你们好生歇着。”然后转身就走。

 

“你站住。”凤九见东华起身,就有些后悔刚才不经大脑的话了,连忙喝住东华。

东华驻足,转身,“何事?”

凤九走上前去,拦住东华的去路,“不许你去睡偏殿。别人会议论的,会说我们是不是吵架了,我把你赶出去睡了,对你名声不好!”

“哦?你在乎这个?”

 

“当然了,你是东华帝君,我要是把你赶出去睡,那你多没有面子啊!”

“嗯,没关系,我明日就让司命传出去,并非因为吵架,而是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分房睡,便是了。九儿,你好生歇着,我走了。”东华说完,一本正经的拍拍凤九的肩膀,佯装要走出去。

凤九迟疑了一下,拽住东华的衣袖,“那也不行,什么叫做分房睡,不行,不行。你回来,老老实实的回床上睡,这么大的床不够你睡的,以后每日,我都看着你上床上睡去,我才不要分房睡。”说完,便拉着东华,到床边,命令的口吻说道:“快上去。睡里面,哪里也别想去。快点。”

 

东华心中暗自发笑,忍着,大义凛然的绕过滚滚,掀开被子,进了被窝,躺了下来,凤九看着如此挺好的东华,满意的很,自己也踩上床榻,躺在了滚滚的旁边,还不忘转过脸去,对东华说道:“我是你的帝后,你得听我的,不许一个人去睡偏殿,就睡这儿。至于滚滚的一个人睡的事情,容我想想。”说完,伸手给东华拉了拉被角。

东华微微侧身,轻轻一拉,将凤九又拉入了怀里,“那你好好想想,不急。”说完,低下头,又是一轮激烈的热吻,刚才有进一步的动作,就被凤九喊听了,“别了,他在呢。”凤九用手指了指旁边熟睡的小滚滚。

 

东华无奈的放开了凤九,叹了口气,“早些休息吧,你也累了,睡吧。”东华心里暗戳戳的想着,必须让那小子,去偏殿。感觉这不是他的亲儿子似的。小滚滚,你可有感觉到危机感?

“嗯,好,你也早些休息吧。”凤九知道东华心里不大痛快,可自己也却是心里矛盾极了,在纠结中睡去了。。。。。。。

 

 

 

 

10.45

这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个把月,对于那个是否让滚滚独自睡的问题上,始终没有得到解决,每次东华强势一点,凤九就会示弱一点,一柔一刚,恰到好处,自然东华也暂时搁置了下来,不过这念头可一直没有放弃过。

 

整日待在太晨宫,凤九觉得有些许无聊了,就连洗梧宫也很少去,实在是闷得慌,凤九看滚滚睡着了,便吩咐给了念夏看着,自己去书房找东华去了。

“东华,我想跟你说个事情。”凤九推开书房的门,边说边往里走。却不想东华的案几前站了好几个人刚刚提上来仙君,此刻正等待东华的安排。

凤九抬眼,看到大家都在看着她,东华一旁的司命,轻咳了一声,“这位是帝后。”

众仙君,纷纷躬身行礼,“拜见帝后。”就有那么个不知死活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凤九,目瞪口呆的,此人觉得面前的这个人,一袭紫衣,额间一抹鲜红的凤羽花,栩栩如生,简直美的无法言语,出神地忽略了司命的提醒,忘记了行礼。

 

司命见状,赶忙提醒到:“灵泽仙君,此乃东华帝君之帝后。”

东华听到了司命的提醒,故而斜睨了一眼那个什么灵泽仙君,瞧着他看着凤九的那个眼神,浑身不舒服。

可灵泽仙君浑然不知的点点头,赶忙随着其他仙君躬身行礼:“是,小仙知道,小仙见过帝后。”

 

微愣后的凤九,定了定身,“诸位免礼。抱歉,打扰各位了,你们先忙。”凤九冲着各位仙君,点头微笑,转而看向东华,“东华,我先出去了,你忙完了来寻我,可好?”

“好,我忙完去寻你。”东华深情地望着凤九,点头。凤九便转身走了出去。

 

东华轻咳一声,“司命,本君说道哪儿了?”

“回帝君,帝后进来时,您刚刚交代完了!”司命躬身回答道。

“哦,是吗?本君是如此说的吗?可本君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司命,你可知道?”东华转过脸,手扶额,似笑不笑的望着司命,看得司命瘆得慌。

 

司命觉得有股寒意,游走在刚才的灵泽仙君周身。

“回帝君,那个。。。小仙不知!”司命心虚地回道。

“哦,是吗?你不知道?你替本君好好想想!”

司命心想:“帝君啊,你的心思,您自个儿知道就是了,您老人家,别拉上我啊!哎。。。。”司命无奈地回应道:“是,是,是,小仙想想。”

 

“嗯,好好,想想,我老人家了,有些话说过就忘记了,来你们都给本君说说,给你们定了什么官阶?”

“回帝君,小仙是北斗第一阳明贪狼星君!”

“回帝君,小仙是北斗第二阴精巨门星君!”

“回帝君,小仙是北斗第三真人禄存星君!”

“回帝君,小仙是北斗第四玄冥文曲星君!”

“回帝君,小仙是北斗第五丹元廉贞星君!”

“回帝君,小仙是北斗第六北极武曲星君!”

轮到最后一名灵泽仙君,很是自豪地理了理衣衫,声音洪亮地回道:“回帝君,小仙是北斗第七天关破军星君!”

 

“等等,”垂眸品茶的东华,忽然抬起头,看向灵泽仙君,“你是?本君为何对没有印象?司命,他是?”东华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

司命都学会了东华挑眉的动作了,眉头微动,拱手回道:“回帝君,这是灵泽仙君,是沧夷山推荐过来的仙官,才定了官阶。”

“哦,是吗?”东华转脸看向灵泽,不紧不慢地问道:“灵泽仙官,是否有体验过人生六苦?”

 

“回帝君,小仙奶仙人之后,不曾入得凡间,但小仙也是看过相关书籍的。所以知道生,,,,爱别离,求不得。”

“嗯,你说得不错。不过本帝君的要求是入仙界的每一位都必须去体验一番人世间的六苦,方能更好的履行自己的职责,司命,你可记得?”

此话一出,下面站着的几位仙官心里都打鼓了,方才获得的官阶是否做不得数了,是否空欢喜一场了,难不成还需要去凡间历劫一番,一个个胆战心惊的偷偷地看着面前的东华帝君。

一旁的司命,心道:“灵泽仙官,你怎么就没有点儿眼力见儿呢?活该!”然后恭敬地回到:“回帝君,确有其事,帝君您尚且去体验过,自然我们这些做下属小仙也应该向帝君学习。”

东华一听,顺心多了,“那司命,你去安排吧。给这位。。。。灵泽仙官,定个60年吧,命簿你看着办吧,本君倒不介意与本帝君当年一般!可懂?”

 

“是,小仙遵命。”

“好了,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其他的各司其职,不可懈怠。”东华慢慢起身,给了最后一句教诲,便慢慢走向书房门外了。

其余仙君暗暗自喜,躬身行礼,“谢帝君。”纷纷退出了太晨书房。

只留下有些茫然的灵泽仙官,司命瞧了他一眼,叹了口气,“随我来吧。”

灵泽方才反应过来,上前一步,“敢问星君,其余仙官都经历了60年吗?”

 

“啊!是!”司命也无奈,只能一本正经的胡说了。

“那帝君当年历劫的命簿如何?好吗?”

司命微愣,脑海里回忆了当年帝君的命簿,吸了口凉气,却胡说道:“啊,还行吧!”还嫌弃地看了眼这灵泽仙官,还不是你自找的,看谁不好,偏要盯着帝后,帝君面前失仪。

 

灵泽有些无奈的回道:“那好吧,小仙遵命便是。”灵泽只能乖乖地跟着司命走了,去饮下忘川水,下凡历劫去。

司命望着这个缺心眼儿的灵泽仙官,想着这可怜之人必有脑残之处,那帝后是你能看的吗?你不历劫谁历劫,自求多福吧。这命簿还得好生斟酌。

 

 

10.46

司命带着那倒霉蛋灵泽仙官去研究下凡历劫的流程去了,那边悠哉悠哉的东华念着凤九找他,便去寝殿找凤九去了。

寝殿里的凤九正百无聊赖的坐在案几边胡乱的在宣纸上画着什么,东华见小滚滚睡得香甜,免了念夏的礼,挥挥手,念夏便行礼出去了。东华走到坐榻边做了下来,揽过凤九躺倒自己的怀里,柔声地问道:“九儿,你唤我可有事?”

 

凤九倒也不忸怩,给了东华一个暖暖的微笑,“你忙完了?刚才屋内好些人啊,我是不是丢人了?”

“不会,很得体很大方,颇有帝后的威仪。”东华安慰道。

“真的吗?没有给你丢人就好了!”

“怎么会,我的九儿如此美,给本君长脸呢!”东华的语气中带有几分戏谑的口吻。

 

“你又胡说,不过我是真的有事想跟你说哦。”凤九一脸讨好地看向东华。

一般凤九有事相求的时候,便是这样子的,东华了然于胸,“嗯,你说吧!你想干什么?”

凤九惊讶,“你怎么知道我想干什么?”

“你是我的帝后,若这点不知,我不就太不称职了?”东华挑眉微笑着说道。

“嘿嘿,”凤九笑出声,“我是有想做的事情,不过还得夫君允许。”

“嗯,你说吧!”

“我想去昆仑墟,看看少绾姐姐。我跟姑姑说好了,我们一起去。”

 

“你跟你姑姑都商量了?”

“嗯,是啊。”凤九点点头。

“那你就是来通知我一声的,对吗?”

凤九摇头,“不是啊。我是打算让你一起去的。你也看看少绾姐姐嘛,好歹她也是你的妹妹,对吧。”

“嗯,考虑下?”东华手撑着脑袋,闭上眼睛,斜靠在案几边。

 

凤九本来是靠在东华的怀里的,见东华沉默了,便起身与东华面对面的坐着,“东华,你可不可以不要如此模样,闭上眼睛,好似在沉思!”

“为何?”

“因为每次你如此,我就想起当年你装醉时,我偷亲你的画面。你说你到底是真醉还是假嘴啊?”

“你说呢?”

 

“那你知道我亲你吗?”

“嗯!知道。你落荒而逃后,我就睁开眼睛了。所以我知道!”

“什么落荒而逃?哪有啊?”凤九嘟哝着。

“那你是什么?贼胆包天?色胆包天?居然敢偷亲昔日的天地共主?”

“那又如何?”凤九有些得意,“即便你有多厉害,如今你是我的夫君,还不是每日睡在我的枕边。”

“呦,你这见识见长了啊。”

 

“那是,跟着你,能不见长吗?那我们去吗?”凤九见东华眉开眼笑的模样,趁机又问了一遍。

“你果真想去?”东华睁开眼睛,望向面对面的凤九。

“嗯,真的想去,我想去看看果果,看看少绾姐姐!”

“好,想去便去吧。”

“你要带着滚滚去吗?”

凤九点点头,“是啊,我要带着你,带着滚滚一起去。以前我们是两个人,现在是一家三口,自然得一起去啊!”凤九有主动抱上了东华,依偎在他的怀里去了。

“好,那就一起去。”

“真好!一起去。”凤九仰起头,主动给了东华脸颊一个吻。

 

东华直起身来,抚上凤九的脸庞,“你是越来越会哄我了!投其所好,谁教的?”

捏了捏凤九的脸。

“哎呀,好痛!还不是跟你后面学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对吧!”

“呵呵!不错,会拐弯了.”

“那我们明日去可好?”

“嗯,好!”凤九点点头,索性滚滚睡着,就让自己过会儿再当个娘亲,此刻先做会儿九儿,跟东华撒会儿娇,腻一会儿再说吧。东华享受极了这状态。

 

 

10.47

翌日,凤九早早地就醒来了,想到要出门玩,就开心,小滚滚自出生以来,就特别听话,除了饿了会哼哼唧唧之外,其余的时间倒也安静沉稳得很,这性子,凤九已经不止一次觉得像极了东华!凤九麻溜地收拾好自己和滚滚,招呼着东华快快起床!

东华见如此积极的凤九,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孩子般的纯真,不就是自己喜欢的吗?九儿,你就这么开心去见少绾啊?

 

是啊,我很喜欢她,她虽然表面大大咧咧的。但是很重感情的,她在乎你,在乎墨渊上神,所以我很喜欢她的!你快点,姑姑也说会早一点的!凤九催促道。

好,快点!东华理了理衣衫,好了,用完早膳就去吧!

嗯,好!凤九吩咐念夏抱着滚滚,自己随着东华用早膳去了!

 

洗梧宫里,白浅也早早地准备好了,带上朵朵,不过因为夜华正事繁忙,而且是去昆仑虚,有天枢在,更有凤九和东华在,夜华才放心让白浅带着朵朵独自前往!

只听守门将士喊到:“东华帝君,东华帝后到!

白浅便抱着朵朵出门了,帝君,小九,你们来啦!我们也收拾好了!可以出发了!

 

凤九迎了上去,觉得有些意外,不解地问道:姑姑,你没有带着奈奈吗?

我想来想去,没有!白浅拍拍朵朵,说到,有些力不从心。

我来抱抱,姑姑,要不你还是带着吧,我怕你会累着,姑父会心疼的!凤九接过朵朵,打趣道,我也带了念夏!凤九眼神示意白浅看了看东华后面的念夏,原来她也不想带着的,只是东华坚持,没办法!所以她劝自家姑姑带着,其实是有私心的,实在不想让别人感觉她的与众不同!

 

“额,可以带,夜华也放心些。”东华知道凤九是有些羞了,故而帮衬了一句,让她安心些。

白浅自朵朵出生,大多时候都是奈奈带着的,所以凤九的提议,自然也是愉快地应允了,果断地唤来奈奈,跟着一行人去往昆仑虚了!

 

仙境昆仑墟,依然仙气缭绕,龙气翻腾,只是昆仑墟的日常训练场地上,这个时辰应该是众弟子训练的时间,当东华一行人到达之时,却发现校练场上空无一人,白浅也甚觉得疑惑,还以为又出了什么事情,却听到从内殿传出一连串的笑声,还有念叨着“果果”名字的。

“姑姑,估计他们是不是在里面跟果果玩呢吧!”

“我看也是,八九不离十吧。师傅竟然也放任他们了,看来我也会许久未回来了。”白浅叹了口气说道。

“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这里还真是出息了,连个守山门的都没有了!墨渊倒是越发长进了。”东华背手而立,款款踱步进了大殿。

 

凤九和白浅也跟着进去了,天枢留在了外面守着。白浅见东华和凤九来了,昆仑墟都没有人来迎接奉茶,着实有些不妥当,好歹自己也是昆仑墟的小十七,只能自行先跟东华和凤九斟茶,然后赔着小脸说道:“帝君,小九,你们先在此稍后,我进去看看。”

东华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点点头。

“嗯,姑姑,你去吧,我们在这儿等等。没关系。”凤九招呼奈奈和念夏坐下来,抱着孩子也怪累的。朵朵和滚滚初次来到昆仑墟,倒也觉得稀奇,乌溜溜的眼睛到处瞧着,不哭不闹的,这性子好似都随了各自的父君。

 

白浅进了内殿,果然,一行人都在里面闹着,有些无语,假装轻咳几声,“咳咳咳咳。。。我说诸位师兄,这昆仑墟大殿被人快搬空了,你们都不知道吧。”白浅挥着手中的玉清昆仑扇,一本正经地打趣道。

白浅众师兄反应过来,转过脸去,看到是小十七,都笑了笑,抱着果果的叠风说道:“小十七,你来啦。是我们疏忽了,我们这就出去。”转脸过去对众师弟说道:“让你们别贪玩的,快收拾收拾出去吧。”叠风拍了拍手中的果果,“果果,这是你十七师姐。”

 

白浅惊喜到:“这就是果果,快来让我抱抱。”白浅接过果果,看了看,“长得真好看,眉眼似师娘,其余像极了师傅。”

“嗯,你说得不错,走吧,去大殿。”二师兄招呼道。

“你们等等,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啊,大殿里可是坐着大人物的,你们可小心点,对了,师傅师娘呢?”

“大人物?”众师兄异口同声的问道。

白浅点点头,“嗯,大人物。”

“不会是东华帝君吧!“九师兄猜测到。

“嗯,快去禀告师傅,莫叫人家觉得我昆仑墟失了礼数。我们也快出去吧。“叠风吩咐道。

“大师兄,你先,我们跟在你身后。”

“那小九,去禀告师傅,其余人,跟我出去吧。”

“好,大师兄,我现在就去。”小九立马飞也似地跑了。

“是,大师兄。”

“走吧。”白浅也附和道。

于是一群闹腾的猴崽子便跟着叠风和白浅出去了,白浅手中还抱着小可人果果,凤九口中开玩笑的儿媳妇。


10.48

昆仑墟大殿内,东华已从念夏手中,接过滚滚,逗着,这是难得一见的。凤九则是边看着边逗着朵朵,倒也自得其乐。

叠风率先探出个头,头看了下大殿的情况,然后大大方方的走进大殿内,东华眼睛的余光瞥到了他们一众人的到来。

叠风带着众弟子恭敬地走到东华面前,行大礼,“昆仑墟弟子拜见东华帝君,帝后。”

 

“滚滚,你以后是太晨宫的主人,可得好好的立离规矩,不然这什么时候太晨宫被搬个空,都不一定有人看得见。”东华看似对滚滚的玩笑之言,让昆仑墟众弟子,着实有些难堪。

“你们起来吧,没关系,忙你们的去。”凤九解围到,何况还有天后姑姑在这里。

“谢帝君,帝后。”

叠风起身,众弟子也跟着起了身,白浅冲他们使了个眼色,出了叠风,别人迅速出了大殿内,溜之大吉了。

“那个帝君,小九,这是果果。”白浅抱着怀中的果果,在东华面前晃悠了一下,想着他也不会看,不如给凤九看看呢。

 

“给本君瞧瞧。”白浅刚想抱着果果给凤九看看,没有想到逗着滚滚的东华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来,果果,我们给帝君瞧瞧。”

东华将滚滚怀抱着,自己瞧了瞧果果,“嗯,倒真是少绾的后人。像极了,九儿,你看看。”

凤九将朵朵给了奈奈,“来,我看看,我这未来的儿媳妇。”凤九笑嘻嘻地凑上前去,接过白浅手中的果果,亲了亲,小果果看似一点都不认生,还眯着眼睛,嘴里嘤嘤发出声响。

东华好似嫌弃地听到了凤九说的那句“未来的儿媳妇”,这眉头紧锁,滚滚盯着自己的娘亲抱着自己不认识的孩子,好像有所感应是的,刚才被东华逗乐的笑容,也消失了,小眉头皱了起来,与东华像极了。

“小九,果果好像很喜欢你啊。”白浅笑着说道,“这三个孩子,一般大,将来肯定能玩在一起。

 

“可不是吗?你们终于来了,祖宗我可无聊死了,好在你们还念着我。”少绾从殿后边走进来边说。

“帝君久等了。”墨渊跟在身后,点头示意道。

抱着滚滚的东华听着声音就知道昆仑墟的两位正主来了,斜睨了一眼,“嗯,无妨,本君正好也看看这空无一人的昆仑墟有些什么有价值的物件,挑上几件,带回太晨宫,给滚滚扔着玩,想来应该也是个不错的玩具,是吧,滚滚,来我们看看,你喜欢哪个,咱们可以当他们不存在,带回太晨宫给你玩。”

 

墨渊少绾闻言一脸黑线,少绾那个脾气,在场的各位哪一位不知晓呢,一点就炸,一碰就燃的脾性。

“嘿,东华,我和阿渊不久吃了个饭,让你等了会儿嘛,你至于这么酸了吧唧的,阴阳怪气的嘛。”少绾皱着眉头,一脸嫌弃的看着东华,“按祖宗我看,这四海八荒也就只有小九九,肯嫁给你了,不然你就打个光棍过一辈子了。”

 

少绾这席话,让凤九有些脸红,让白浅和叠风有些想发笑的,白浅的目光游走在凤九,东华,和少绾三个人之间,太想笑了,只能假装轻咳了几声。叠风一直忍着低着头。

“哦,彼此彼此。本君是该感谢墨渊上神如此辛劳收了你,造福了四海八荒的男人。”东华双目只看着手中的滚滚说道。

不动声色地一句话的反击就让脑回路与凤九有得一比的少绾转脸就像墨渊说道:“阿渊,你觉得很辛苦吗?”

 

墨渊皱着眉头,无语地看了眼东华,“不会,怎么会呢,你是我最爱的,再辛苦也不算辛苦!”本就不善于言辞的墨渊上神,这会儿说话估计是被东华气糊涂了,这句话回得那是相当的没有水平。

少绾甚为惊讶,“那你的意思是,你还是很辛苦的,你是后悔取祖宗我了吗?”不依不饶是少绾的强项了。

 

白浅见状,觉得不好了,赶忙上去劝和道:“师娘,怎么会呢,师傅他最疼您,爱您,一点都都不觉得辛苦的,乐在其中。”白浅点点头,“嗯,乐在其中。”白浅冲着墨渊使了个眼色,墨渊心领神会,赶忙道:“嗯,小十七说得对。乐在其中。”

少绾见墨渊改口了,心里总算转过了弯来,要是此时质问阿渊,莫不是叫那石头给嘲笑了,这白毛指不定憋什么话呢,转而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你最疼我,怎么会认为取了祖宗我辛苦的,是吧。”话音落,还斜视了东华一眼,一记白眼飞了过去。

 

 

10.49

白浅闻言,笑了笑,总算雨过天晴了,这师傅说话还是那么惜字如金,连个解释都不给,也难为师娘了,叠风只是在一旁莫不作声,因为此人比墨渊更甚。

“你们两个说完了,该本君说了,墨渊上神,你这昆仑墟是不打算开了吗?连个守山门的都没有,天族圣地,如此草率?”这东华还真是破坏气氛的高手。

叠风闻言,赶忙冲上前去,行礼,“师傅恕罪,刚才弟子们一时贪玩,看弟子抱着果果师妹,就想着陪她玩会儿,有所疏忽。”

 

“无妨,陪着果果玩就玩了,日后再说。你先去带着猴崽子们练功去,别被别人说中了,昆仑墟还是有人的。”少绾昂着头,得意地说道。

“多谢帝君,告知,本君的徒弟们,自会好生教导,劳帝君费心了。”墨渊拉着少绾坐了下来。

叠风赶忙施礼,退出了大殿。

“不费心,本君也看不上。”东华还是自顾自的逗弄着滚滚,小家伙嘴里也咿咿呀呀地配合着。

 

一旁逗着果果的凤九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岔开话题说道:“少绾姐姐,果果长得真好?我好喜欢啊。”

“是吗?我也这么觉得,我丫头长得不错,关键是我们阿渊底子好!”少绾嘚瑟开了,最喜欢听别人夸果果长得好。

“可不是,我也觉得,比上我们朵朵更甚。”白浅也随声附和。

“有吗,朵朵也不错,来,报过来祖宗我瞧瞧。这大了个把月,还真是不一样。”白浅朝着奈奈使了个眼色,上前将果果递与少绾。

“奴婢见过少绾始祖,您当心点儿。”奈奈笑着行礼,将果果递了过去。

“这小丫头也不错。”少绾对细心的奈奈有些许赞赏,不错不错。

“她叫奈奈,团子也是她带大的,很细心,朵朵交给她我放心。”白浅在底下笑着说道。

 

“是,我以前在洗梧宫见过奈奈的,姑姑还是素素的时候,就是奈奈伺候的,很好很好的。很周到。”凤九也跟着说了起来,说得奈奈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念夏也不错,我也很喜欢,她把滚滚照顾得很好!”

“是不错,本君也很赞赏。”东华说完便把滚滚递给了念夏,“九儿,你和天后,与少绾叙个旧吧,我跟墨渊上神下下棋,等你们。”

“嗯,好,你去吧。”凤九点点头。

 

“墨渊上神,请吧。”东华起身,理了理衣衫,先行向棋室走去。

“乐意奉陪,请。绾绾,你好生招待他们。”墨渊紧随其后的跟着去了,只听少绾嘀咕了一句,“快去吧,杀他个片甲不留,少在祖宗我这儿啰嗦。”这话白浅和凤九都听到了,有些哭笑不得。

 

东华和墨渊走后,就只剩下了白浅,凤九和少绾,还有奈奈和念夏了。

“少绾姐姐,你下次莫要接东华的话,他就是口是心非的,别跟他计较。”凤九劝解道。

“祖宗我才懒得跟他计较,若要计较,祖宗估计就活不到现在了,他什么性子,我还能不知道啊。”少绾抱着果果,晃着她的小手,笑着说道。

 

“这倒是,师娘,这帝君明明是为了别人好,可这嘴上的话总是对不上别人的心里去,还真是难为我们家小九了。”白浅有些同情小凤九。

“没有啊,他跟我说话,很好啊,做什么,说什么都是按照我喜欢的来得。”

白浅和少绾顿时无言,谁知念夏也跟说道:“是,帝君很疼帝后的,什么都为帝后着想,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都记得可清楚了。”念夏有些自豪,侍奉的主子这么恩爱。

“好好好,他就对你好,我们都知道了,你们也别搁这儿秀你们的恩爱了,这四海八荒谁不知道你们恩爱啊!”少绾哈哈笑起来。

“倒也是。。。现在九重天上,这八卦的中心哪日不是他们两个。”白浅居然也迎合了少绾的心思,逗逗凤九。

“姑姑,少绾姐姐,你们两个取笑我。”凤九害羞了。

“有吗?十七,有吗?”

“没有啊。”

两个人笑着击掌,一屋子人都笑了,三个小家伙居然也跟着笑了,这是难得一见的,滚滚和朵朵还真是没有怎么笑过,白浅和凤九都觉得那是随了夜华和东华的。果果倒是随了少绾,已经会笑许久了。

“你们看,滚滚,果果,朵朵,都笑了,还真是好看。”凤九开心极了。

“嗯,好看。”

“一个是我徒孙,一个是我女婿,不错不错。祖宗我赚了。哈哈!”少绾许久未开怀大笑了,今日白浅和凤九来了,喜形于色,溢于言表。

 

 

10.50

棋室内,东华和墨渊两个人,你一子我一子的,都沉默不语,一言不发,都说观棋不语真君子,这两个人是下棋不语真君子。

半晌,墨渊才出声道:“帝君,今日怎么有空造访昆仑墟。”

“嗯,倒也没空,忙着,九儿想来看看少绾和你家丫头,本君怎么也要陪着。”东华落下一子,抬眼看了看墨渊。

“劳凤九帝后费心了,绾绾和果果都好!”墨渊客气地回道,手下也落下一子。

“嗯,看到了。好就好!”东华难得回了一句正常的话。

然后整个棋室内又是一片安静,只有棋子撞击棋盘的声音。

 

此时昆仑墟大殿内,三个孩子,因为起得早了些,都有些昏昏欲睡了,果然哄了哄,都睡着了。少绾吩咐念夏和奈奈可以抱到内殿睡,可在内殿陪着即可。

于是三个孩子便被安排到了内殿,睡着了,奈奈和念夏陪着,想来也出不了乱子。

少绾和白浅,凤九,又重新回到了大殿,聊了聊,发现还是有些无聊。

 

“你们两个,想不想去凡间?小崽子们都睡着了,应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醒,咱们去玩会儿吧。左右东华和阿渊在下棋,不会出来打理我们的。”少绾许久未出昆仑墟,有些心痒痒了。

白浅犹豫了一下,少绾见状,“十七,你就陪师娘去一趟,可好?我们一会儿就回来!”白浅想来想去,反正左不过一会儿功夫,去就去了吧,便点了点头。

“小九九,你呢?”少绾看着凤九,见凤九更加迟疑。

“我怕滚滚醒来找我。”凤九自滚滚出生后,从来没有离开过他身边,哪怕是一会儿都不行的。

“没事,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况且昆仑墟,你以为还有人敢来捣乱吗?阿渊和东华都在,无碍事的。走吧,陪姐姐我走走。我真的快长毛了。”少绾拽拽凤九的衣袖,有些撒娇的意味,“走吧!”

凤九艰难地点点,“就一会儿,东华说了不能惹事,一会儿就回来!我要不要去跟东华说一声。”

“哎,别别别,你说了,我们谁都去不了!”少绾连忙阻止凤九。

“走吧,小九,有我在,帝君应该不会生气的。况且你只是出去玩玩,又不是出去打架,走吧。”白浅看少绾实在想出去,没有办法只能舍命陪君子了,不然遭殃的就是她师傅,还连带坑了自己侄女儿。

 

“那好吧,不过说话,就一会儿,我答应过东华,无论去哪里都会跟他说的,就这么跟着你们出去,我心里是在有些不安心。”

“没事,就一会儿,有祖宗我在,肯定无事,你要是在担心,告诉叠风,若他们两个问了,就说我们出去去桃林,找折颜那个娘炮玩了。可好?”少绾灵机一动还有折颜,反正不在,当个幌子也不赖,不知道折颜这样被惦记着有没有连着打个喷嚏。

 

“那好吧!”凤九皱着眉头,好像还是有些心不安,不过硬着头皮跟着走了,想来去折颜那儿,东华不会担心的。

于是白浅和少绾,凤九交代了叠风后,便腾云而去,直奔凡间去了。这个烫手的烂摊子留个了叠风还有个一直守在门外的天枢,着实让叠风和天枢胆战心惊地一直候在大殿内,坐立不安的,师傅交代了不让师娘离开昆仑墟的。可这。。。。自己也拦不住啊。。。。

 

三个四海八荒最能闹腾的女子,就这么稳稳的落在凡间了,这上百年的变化,又是一番天翻地覆的变化,好多新奇的玩意儿,吸引了三个人的注意力,刚才还有心里不安的凤九,顿时将不安抛诸脑后了。

少绾左看看右看看,开心极了,恨不得每一样东西都带一个回去,慢慢把玩。白浅倒是淡定许多,安静的做个陪客也不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10.21 太晨宫内,东华抱着凤九,墨渊抱着少绾,都在焦急的等待着消息。 凤九最先看到司命进了宫门,惊喜地说道:“...
  • 10.31 小滚滚在凤九阿娘和凤九奶奶的照顾下,安然无恙,饿了,有奶娘在,醒了,大家论着翻的陪着逗笑,即便他还没有...
  • 10.11 “哎,”路过瑶池的成玉,一把抢过司命手中的命簿,翻看了起来,“司命,这是你珍藏的话本子吗?你这可不厚道...
  • 第一百一十章 出了魔族的燕池悟,也不知道该不该直接去九重天,太晨宫,找东华去,不是怕自己打不过他,而是没有想好如何...
  • 人生的第一个舞蹈献给了公司, 舞蹈跳的很熟悉就是自己的虚荣心导致短片, 从这次舞蹈中总结还是不论做什么事情都要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