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老师带班 | 家访见闻感思

康老师带班 | 家访见闻感思

家访似乎已是很久远的家校沟通方式了。

毕竟,现在电话、微信等通讯手段方便快捷,何必再费时、费力去家访呢?

但我还是认为,家访有其非常特殊的沟通效果和教育意义。

只有见到学生真实的生活场景,我们才能更直观地感受到学生的成长环境,从而更真切地推测出学生成为目前状态的原因,也有利于今后更有针对性地教育学生。

当然,家访的更直接作用还在于,可以增进师生感情,增加老师与家长的沟通亲密度。

我决定进行一次学生家访。


当我把家访的消息公布给学生后,学生一片哗然。

“啊!惨了!”不少说叫道。

我笑着等学生平静下来,说:“没关系,我不会去告你的状的。我上你家,说你的坏话,找打呀!”

学生也笑了。

“老师就是想了解一下你的成长环境,看你那一刻到底在家干什么?”

“啊……”又一片哀嚎。

“我这星期不打游戏了……”

有学生喊道。


周六下午,天空飘起了小雨,我拿出手机,看了看天气预报:阴。

本来上午要去,但生怕学生有赖床的,去晚了,生怕家长误会(想蹭饭?),我拖到了下午。

我带上雨披就出发了。


这是新改造的农村社区。

孔家,是一片白墙的房子。

我记不得他到底是哪家了。

我拨通了孔妈妈的微信电话。

确认了位置后,孔的妈妈出来了,正是我停留的那一户门前。

让我进屋。

我注意到,这是一座新建的楼房,客厅摆得满满当当,衣服、零食到处都有。

孔正坐在客厅的餐桌上写作业。

妈妈拉过椅子,让我坐下,与我攀谈起来。

家中三个男孩,孔是老大,另两个一个上四年级,一个才三岁;新区改造,分了两套房子,爸爸在外工作,自己照顾三个孩子,自己文化水平不高,想着孩子能有些出息;可孩子自制力不高,得看着……

我注意到,餐桌一旁有个小书柜,还有不少书。

对面的小房间里,堆满了奶饮料、饼干之类,想来是给孩子们买的。

物质条件充足的家庭,教育也是忙乱的。


孔写完了英语卷子,我让他带我去附近的昌家。

昌在二楼,找到他时,他正和弟弟在看电视。

我的到来,让昌有些意外。

我提出看看他的屋子,他忙去拉被子。

散乱的被子抱到另一间屋子。

屋子挺大,但很乱。

也许农村的家庭多是这样吧。

父母没在家,我只大致看了一下环境,下楼时,奶奶从一楼房间出来,打了个招呼,我就走了。

被丢弃在家的孩子。


烁索性不在家。

孔和昌笑道:他是知道老师要来,故意躲起来了。



我电话联系新的父母,确认小区位置。

这一片都是新建的小区,格局相似,如果不确认一下,连手机都导航不到。

从新的母亲口里,我知道了小区的名字,在手机里找到了。

走出电梯,敲开新家的门时,新开了门,对我的到来有些意外。

不是意外家访本身,而是想不到我能真的找上门。

他有些紧张,说自己正在看电视。

问他作业写了没?

他支吾着说,还没有。

不一会儿,姐姐出来了,打了个招呼。姐姐上高二,正在学习。

坐下,我叮嘱了一会儿,让他带我去翔家。

翔离新家不远。

找到翔家,推开门,叫了几声,没人应。

我打翔妈妈的电话,说自己不在家,正在外面给人家帮忙。

挂了电话,正准备走,翔从二楼下来。

我又跟着上了楼,边问:正在干什么?

翔说:正在写作业。

我到他的小屋一看,床上躺着个大男孩,翔说是他哥哥,从外面回来了,还准备出去打工 。早不上学了。

我看到床对面的小桌上,放着几张空白的本子。

翔说正在写英语作业。

我笑笑没说话。

在二楼转了一圈,看到这是一个简陋的家,家具不多,更没有书柜、书籍之类。



回来的路上,我在思考:

这些改造中的社区,虽然房子是新的,人的素养、习惯还没有更新。

很多家长为了生活,把孩子丢在家里,少人关照,少人看管,少人教育。

周末的时光,孩子们更是无聊到只有手机、电视相伴,难怪他们的习惯不佳,学习劲头不大。

我担心出现5+2=0的状况。

这种担心是会发生的。

学校教育的困难更严峻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