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诚地讨厌着所有的人

跟他在湖边走,腻雨,小路两石阶间距小于正常一步,直接跨三阶需要不自然的提气蹬腿的努力,石头很滑。本来要去紫金山,从学校门口上车开始我就不停讲述自己过往情史,能量守恒,他表面不动声色的同时开错了四五个路口,导航:您已偏离路线,您已偏离路线,您已偏离路线,恼羞成怒,他把导航关了随便找个停车场,走出停车场一会儿就看见一家疗养院然后就是这个湖。
码头上有人在在穿着婚纱拍照,白婚纱看起来很脏。像是穿着在洗手间里搞过。
他牵着我手,幼儿园春游的时候老师牵着我手走在队伍前面,牵一会儿甩开了说你手心怎么这么多汗。我手心总是出很多汗。
我说我要去码头上站着,我说我要站在木板边上,他狠劲儿攥住我手:你不可以。后来去百度他的名字发现是个房屋销售,当时只知道他喜欢Damien Rice,对食物好坏完全没有分辨力,做爱时想象力丰富,心思细腻表情克制,开心的时候会刻意下压嘴角。我没有问过他任何问题。
莫名其妙,对于20岁的我来说这个行为丝毫没有危险性,而他像老来得子的父亲一样紧张地消灭一个女孩子的快乐。

先去化妆上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