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几岁,怎能弃疗。


再复杂的外表,怎么也掩盖不了那肤浅的灵魂。

正如伪善的谎言,掩盖不了铁的事实。20几岁,我遇到了人生的瓶颈,漫无目的,怀疑否定。

20几岁,我上了没有色彩的大学。理工院校的文科生,注定不为人知。除非,披荆斩棘,杀出重围。

20几岁,我读了许多书(浓汤居多)。智者虽多阅者,却是术业有专攻。

20几岁,我做了诸多尝试,试图结束这乱七八糟,浑浑噩噩的四年。考证?失败了。考研?没考上。毕业?很快来临,工作却还在飘摇。

20几岁,我学会了假装。用光鲜亮丽装扮自己,用灿烂微笑掩饰心虚。伪装是最好的捷径,让我走在人群之中,还能畅谈人生,风生水起。

然,挺住了,才意味着一切。

孤灯也下,一个人跑,表面上看似乎只有一个人孤独的奔跑,但是在你灵魂深处,你感觉到有许多牛人和你一起奔跑。这时的你,感觉不再是孤单,而是和众多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为实现各自的理想而一起奋斗。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番宏图霸业,或高扬,或隐藏。即便是我,这样毫无掩饰,内心空白的我,也想为之拼搏,不懈努力。迫切改变,众多改变,最终皆无果。

殊不知,智者随遇而安,不徐不躁。得不足喜,失不足忧。

人生最大的遗憾,莫过于拥有巨大的潜能,却选择了草草度过一生。20几岁,人生的几分之一,还有无限可能。学会坚持、学会选择、学会平和、学会从容。挺住了,才能将这千锤百炼的青春,照亮那些个五彩斑斓的憧憬。

没有昂贵的服装,心情就是时尚。

那些年轻、张狂、幼稚、坚持、不相信、不放弃、充满激情的小日子。那些忐忑、怀疑、惊喜、欢畅、不安分、不明媚、充满希望的小梦想。

20几岁,是长见识的几岁;

20几岁,是磨意志的几岁;

20几岁,是有着无限可能的几岁。

才20几岁,千万别说累、千万别说我不行、千万别说这不可能、千万别说将就。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