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场游戏(第五人格②)

“其实我活着也没多大意义,我来这儿只是想死,也从未想过要逃出去,但是……第一眼看到你时,我就知道,我一定要让你成功离开这个地狱般的庄园。”
艾米丽·黛儿

黎明破晓前,我站在窗前凝望着漆黑的天地,静静地看着远方渐渐泛起鱼肚白。心想: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艾米丽小姐,昨晚没有睡好吗?脸色不太好看呢!”

艾玛·伍兹提着她的工具箱走过来,担忧地看着我。

我提起精神,勉强一笑,“谢谢我们可爱的艾玛的担心,我只是有些紧张。”

她并没有起疑心,艾玛深有同感地点点头,“没有人不对这场即将开始的游戏紧张,昨晚我就看见莱利先生的房间一直灯火通明,估计是在研究他特有的地图吧。真羡慕,他将是最有可能得到这场游戏的胜利。”

“ 这可不见得,伍兹小姐。”克利切·皮尔森握着手电筒,正试着开关调试设备就听见不太顺耳的话,很是不开心地插话道。“那笔丰厚的奖金我可势在必得。”说着邪邪地咧嘴一笑,对着我和艾玛就开手电筒。

眼前一片刺光,很是不舒服。我站出来替艾玛挡住光线,不客气地对克利切说:“皮尔森先生很是自信呢,可是这场游戏,最后只能是一人拿到奖金,可那人,一定不是你!”

“哼,难道是你?”克利切嗤笑,“医生小姐,你只能像个乌龟一样藏着掖着自己,根本毫无对抗之力,你要是被抓住了,可别指望着我会去救你!”

艾玛恼怒着盯着他,“艾米丽小姐有我一人保护着就足够了!”

弗雷迪·莱利一身正装地走进客厅,看了一眼我们后就独自坐到了沙发上。

拿出他的地图,仔细地看起来。同时他缓慢地开口:“如果按照像你们这样内讧下去,我猜想游戏都不用进行下去了,我们一个都将活不了。”

克利切可看不惯弗雷迪这高高在上的模样,他们一向很不对盘。“呵,就算你对地图了若指掌,一遇到监管者仍逃不掉还不是你毫无用处!就只会装模作样的‘上等人’。”

艾玛一见两人又起冲突想出去阻止,却被我拦住了。她不解地看着我,我说:“莱利先生说的对,我们只有合作才有可能取得胜利。不过那句——能活到最后的人才拥有奖金——我希望某人最好再仔细斟酌斟酌,免得到时候拖累我们。”

说完,克利切的反应不像我想的一样,会据理力争同我们争论,反而收起了手电筒,坐到弗雷迪对面的沙发位置上沉思起来。

艾玛拉了拉我的衣袖,“艾米丽小姐,你说的意思是,我们都可以活下来吗?”

“ 嗯, ”我朝她点头,“我一定会让艾玛平平安安地离开这里的。”这是我从第一次见到你时就有的信念。

……

庄主并没有出现,而游戏却莫名其妙开始了。

摸摸发疼的后脑勺,眼前仍是一阵眩晕,晃醒几下,看清所在的环境,顿时感觉迷茫、惶恐与不安。

艾玛她在哪里?!我得赶快找到她!

四处张望,看见了一架黑色而精致的电机,脑海中想起邀请函里边所描述的——破译其中的密码,当五架密码机都被求生者破译了,出口大门将被通电并且可以打开——那是我们求生者的任务,即目标。

正当我还在理顺头脑风暴时,一架电机被顺利破译了。我眯着双眼看着庄园的某个地方,猜想,弗雷迪一向雷厉风行,这个电机极有可能会是被他给破的……

我很想去找艾玛,我完全想象不了像她那样纯洁善良的女孩在这个恐怖的地方会怎么样,我要守护她,我要保证那个最后的得胜者是她,艾玛·伍兹。

——当求生者很长时间不破译密码,其头顶上将会出现一群乌鸦,并且这群乌鸦会告知监管者其位置。

我不知道庄主在哪里监视,不知道监管者会如何对待我们,但是,有一点是值得肯定的,按照游戏规则行动,谨慎小心行事,一定可以完全避开监管者找到艾玛,甚至获取胜利。

但同时……一个邪恶的计划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

我连忙试着破译一些密码,然后起身赶着去找艾玛。

陡然心跳声加速——警告!

我吓得连忙蹲下身四周查看一番,一个拿着斧子的人正从我身旁走过去,他并没有看到我!可我吓得不敢动,  那是一个恶魔。

这下想找艾玛的心情变得更加急切。

“艾米丽小姐!”

我吓了一跳,转身就见克利切双手抱胸地看着我,表情异常地凶狠。

“皮尔森先生,真巧呀,诺大的庄园我们就最先遇到了。”

可是他不像在城堡里时的克利切,这时的克利切·皮尔森不再压抑不再包装自己,他撕破了面具,凶神恶煞地逼近我,“艾米丽小姐,我真的很想很想就将你弄死在这里,不过,你现在还有利用价值,你该庆幸的是刚刚那个魔鬼的存在。”

“皮尔森先生,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恨我,甚至想我死,如果只是为了丰厚的奖金,那么真遗憾,你是个慈善家!”

“你不也如此么,医生?”

我脸色顿时变得苍白,握紧拳头,才没有害怕地冲上去给他来一针。我不再理会他,朝着另一个方向跑去。

这时候只剩下三台电机。

心跳再次砰砰砰直跳,这预示着监管者就在附近。

我暗沉着双眼凝视监管者方向,再想起刚刚克利切的种种表现,如果他去找艾玛,说了什么的话,艾玛还会信任我吗?

巨大的心跳声惊醒了正在思考的我,一抬头,那个凶狠的魔鬼正朝着我进发。他,看到了我。

我不再犹豫,对着刚刚克利切离开的方向跑去。

我从一个角落跑出来,就看见克利切正在努力地破译密码,他居然还有心情跟我打招呼,我心冷笑几声。

连忙从他旁边跑开,回头一看,监管者也出现在了我的视野中。而克利切,天,他正好在紧要关头,结果一阵慌乱下被触电了!他被打中了!

我的心跳好快,我不知道是监管者的缘故,还是……因为我这卑鄙的行为。

他的手电筒用了不一会就没了,我心想,一定是刚开始的时候就在乱用电量了。真是可怜的家伙。

逃脱监管者后我就一心寻找艾玛。不一会儿就显示了克利切·皮尔森被监管者抓住了,就锁在了一个名为狂欢之椅的椅子上。

而密码机又破了一台。

我停下脚步,心中确定了一件事,艾玛跟弗雷迪在一起。

他们一定会在来解救了克利切的。艾玛是那么如此善解人意的好女孩,不会不去的;弗雷迪他来这儿的目的还不明确,但是他不会丢下艾玛独自一人去危险的地方的,他这个恶心又虚伪的人。

我在接近克利切被绑的附近而又不被监管者发现的角落,静等艾玛的到来。

不一会儿,我就远远看到了艾玛跑过来的急切身影,以及弗雷迪。我想尽办法拖延他们去解救克利切,最后再也拦不住时,只听见克利切的一声惨叫,他被椅子送上天了!

艾玛震惊地捂住嘴,满眼不可思议。我想我在她内心里定然对我很是失望,我也不再是白衣天使的模样了,不过也是,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天使。

我们三人决定一起行动破译密码机,很快又一台电机被破译了。

在寻找下一台密码机的路上,弗雷迪靠近我并小声说:“艾米丽小姐,我通过地图其实可以看到你们的位置的!就是这个能力,我才能在一开始就找到艾玛·伍兹的。”

听到他在介绍他的地图时,我心凉了一半。

“我看到了,在克利切被抓前,你就在他旁边!而且,是你跑到他身边后,他才受伤的。如果我把这一切告诉艾玛,你说,她会不会对你寒心呢。”

我停下了脚步,看着前方越来越远的艾玛,心底越是冷漠。弗雷迪也停下了看着我,我直视回去。“弗雷迪·莱利,你还记得你都做过什么么?因为你,那个孩子都遭遇到了些什么事你知道吗?因为你,她从一个有幸福美满的家庭的孩子沦落为孤儿;因为你,她从一个健康快乐的女孩变得有心理疾病的病患……这些事,你都知道么?”

我再靠近他,逼迫着他看着我的双眼,轻声细语:“你真该死,不是吗?你是个罪人啊!”

……

连忙跑到正在破译密码的艾玛身旁,喘息几口气后也帮忙着一起破译密码。

艾玛疑惑地看着我,“莱利先生呢,艾米丽小姐?”

我低着头专心地破译,深怕她讨厌甚至厌恶我,这连想象都难以忍受。“他有事,莱利先生说为了我们能成功逃跑,他去吸引监管者的注意。”

艾玛一听,情绪很是激动,“这不行,他会受伤的!”

就像是印证艾玛的话,同一时刻,弗雷迪受伤的信息就出现了。“艾玛,为了不让莱利先生白白牺牲,我们必须加快速度破译密码!”

我拦住了想去救弗雷迪的艾玛。

艾玛吃惊地看着我,那一眼,我不敢直视。

不一会儿,弗雷迪被抓住了。

等到最后一台电机被破译了,大门通电了,我们可以去开门了时,弗雷迪还有一半时间等着我们去解救。

“艾玛!先去开门!我去救莱利先生!”

不等艾玛说话我就冲着弗雷迪被抓的地方跑去,跑到一半我站住了,静等弗雷迪的惨叫声传来了……

我嘴角微微上扬,这下子就没有人可以告诉艾玛了。

我连忙跑回去,就看着艾玛正努力地对着大门输入密码,内心很是欣慰。

然而,门还没开,监管者来了。我咬牙切齿地对着艾玛说:“艾玛,你继续开门,我去拖着监管者,然后不用管我,你直接离开这儿!”

“不行的,艾米丽小姐!要走一起走!”

不管艾玛在后面如何叫喊,我都义无反顾地冲向监管者。

——从游戏开始的那一刻,我就没想过可以活着离开。

挨中一刀,整个世界天旋地转;再挨一刀,已然爬不起来了。

——我之所以会接受庄园的邀请函,就是因为我不想活了。

门开了,艾玛睁大着双眼,泪水就从她脸颊两边流落而下。

——而遇见你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了我活着的意义是什么,我想守护你呀!

监管者正朝着艾玛走过去,而她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看得我目眦欲裂。

——你就像是我的精神寄托,我只希望你能好好的。

“艾玛!快走!!!”

她咬牙转身离开了,我的心也随着她的离去而失去。

在失去最后一丝意识前,我只记得我说了: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