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产阶级的失败培育故事(草稿)

不甘平凡,从小在小县城依靠读书考入大学,经过十多年的打拼,最终留在广州高校的周涛终于扎根下来。成为有房有车,有身份的大学老师,也成了收入意义上的“中产阶级”。但由于自小在农村,依靠个人奋斗,而最终打破阶层壁垒的周涛心想到自己才34岁,就成了中产精英的大学老师,而自己凭自己的学识与能力千辛万苦打破了父母的“小农阶层”,完成了阶层上升。如今自己的身份与高薪,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成功了。

同时,由于从小生活在艰苦的背景环境下,一步步通过学习改变命运的他生活在自卑的阴影下,他心想自己已经通过努力跃农门了”,而作为他儿子周强,他更希望他儿子比自己有好的起点,未来成为栋梁之才。于是,与妻子晓虹商量后,决定从小开始要对儿子进行素质教育培养。

“在儿子两岁的时候,就让他进行早教启蒙,把他送去了最好的早教学校,帮助他建立语言系统,当时一年费用在五六万左右。虽然贵,但对孩子好呀,他儿子现在英语口语地道的就跟美国人一样,他们夫妻两真是乐开怀啊,都已未雨绸缪做好等将来儿子大了去国外定居的心理准备了。

于是,为了从小赢在起跑线,接受高起点教育的理念下,在他儿子读小学时,看到别的家长给自家孩子报名,他们也不甘落后,为了培养及发掘儿子的天赋,除了外语,还一口气也给他儿子报了钢琴、礼仪、跆拳道等全年培训班不断给儿子试错,后来觉得儿子喜欢钢琴,四年级时在各大培训机构联合举办的钢琴比赛中拿了三等奖,培训机构老师连夸他有天赋,还特意嘱托周涛要好好培养,别埋没了人才。

虽然不断的烧钱,但因为有了周围人的羡慕及期盼心理,尤其看到儿子越来越有贵族的气质,即使每年培训费近10万的培优之下,觉得花再多钱都值得。

他们对儿子的教育也不敢松懈,幸运的是,直到到小学毕业,他儿子的成绩还不错,个性也也乖巧听话。

很快,进入中学,大家都知道周强钢琴弹的好,如今,他不仅是参加学校比赛,同时也代表学校参加市区乃至全国比赛,看着儿子的进步,他们打心眼心里欣慰,同样,随着儿子见识多,接触的新鲜事物也多,儿子的眼界也高了,

记得有次,他新交了几个好朋友,还被邀请周末去参加一个同学的生日聚会,周末,周涛兴致勃勃地开车亲自送儿子去同学家,可儿子一回来,就耷拉着眉眼,满脸不高兴地问周涛,“爸爸,从今以后你别开车送我了,今天有个同学笑话我,说穷人才开大众车,他们家一辆路虎,一辆保时捷。”他满脸的诧异与不安,但为了儿子的尊严与让他儿子不让人低看的心态,从今往后,在物质方面尽量满足儿子。此时的儿子,一米八的大个,形象佳,还弹的一手好琴,在校都是受瞩目的焦点。所以,他对自身外在形象也开始注重,

讲究名牌身份,经常参加演出,多数家里都是富二代,他们在一起开始讲排场,别人有的他也要有。作为大学老师,对儿子进行这种贵族式的培养越来越烧钱,加上学习压力下,开始叛逆心,使得关系不和睦,也不爱学习,成绩极剧下降,直到初三寒假,周强从美国游学回来后,直呼大开眼界,再次激起了苦学钢琴的斗志,但对于文化课更是一落千丈,所以,在中考时,自然与高中无缘。

周涛为了儿子前途,经过自身本身教育行业的资源优势,托关系将儿子送入了某所高中贵族学校。但这家贵族学校每年的费用要二十多万,为了儿子的前途,也没办法了,他觉得这次下定决心要狠狠的抓学业,再不能让自己的儿子在文化断层了。

然而在还没正式入学,周涛就接到学校老师电话,说因为儿子是临时插班生,恐跟不上,又报名补习班,儿子这大半年来“烧钱式”的教育培训费用已经让周涛夫妇感到了吃力,每个月他们夫妻的薪水在还完房贷车贷、儿子的培优费后所剩无几。

但儿子自从上高中后,一方面因为离开父母的管教可以有更多时间跟朋友一起潇洒玩乐,另一方面更因为压力大,反而不好好学习,迷上了游戏,经常瞒着父母逃学去打游戏,三番两次屡教不改后,只得被学校劝退。

最终,面对儿子与自己期盼中相差甚远的成绩,回想自己设定的“贵族式”育儿之路,为了给儿子提供所谓的“贵族精英”教育,不顾家庭经济承受能力,他终于不得不承认,自己只是万千大众中一个普通人,儿子也只是个普通孩子。盲目跟风“贵族式”育儿,被“中产阶层”光鲜的的身份裹挟着,不断加大自己孩子对金钱的欲望,而忽视学业,才会落得如此惨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