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中医三两事

最近的央视播出的《大中医》让很多人都有了关注。一些爱好中医的人也开始借此机会出来为中医摇旗呐喊。我看了几集。觉得是继《神医喜来乐》之后,讲中医医者故事还算正统的电视剧。中医,国之精粹,精粹就应大力传承,可是中国的中医文化近二三十年来似乎并没有取得大什么瞩目的成就和辉煌,偶有中西医之争或者是伪医诈骗的块角毛料入得大众耳来,被人津津乐道。中医的发展何以的如此压抑?何以如此的默默无闻?

我曾看过一段视频,内容是一位老者在讲中国中医文化的现状——断层,他说中医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具有悠久的历史,可是现在都断层了,很多优秀的中医文化和医者都找不到了。他的眼里的那种深深的惋惜透过屏幕依然可以清晰的感觉出来,老人的话语中充满了悲伤。

他在谈话中说了好几个例子,其中的例子是以前的有一个中年女教师,颈椎全脱位,跑了很多的医院,看了很多的医生,一直没有治好,到后来,几乎没有任何的一家医院的愿意接纳这位病人,都已经断定在她的病已经治不好了,做手术很大可能会造成高位瘫痪。最后这位病人无奈找到了当时的中医大夫刘宝琦,中医大夫刘宝琦只是一手托着那患者的脖子,一只手顺着脊柱一把捋了下去,老人说当时他也在场,当听到病人发出“啊…”的惨叫时,他吃了一惊,心想怀了,刘宝琦大夫可别把人家治瘫痪了。但是随后患者的一句话又让他一颗心惊奇了起来。

“我的脖子有劲了。”患者高兴的说道。

就这么的一拖一捋,要花几十万动大手术未必能复位的脊柱,就这样的被复位了,最后算上诊疗费,医药费,给患者配的是最好的膏药,患者一共只花了三百块钱。

老人遗憾的说道:“可惜这样的大夫现在几乎没影了,祖传的手艺丢了,传承没了……”

他还说了一个例子是京都妇科名中医柴松岩的经历。说有一个病人想要一个孩子,可是一直怀不上,甚至在协和医院的最高级的妇科专家的诊断下,确诊患者根本不能生孩子。病人无奈,只好找到柴老,柴老治过之后,患者顺利怀孕了,到医院孕检的时候,医院的大夫说你能怀孕,一定要流产,病人不相信,又找到柴老诊治,在柴老的治疗下,患者顺顺利利的生下一个八斤多健康的孩子。

老人说如此优秀的中医文化,现在很多都已经找不到了,就算一些还能找到,但都面临着后继无人的问题。老人眼中那份惋惜说实话深深的刺痛了我,心里着实不怎么舒服,作为中国人,实在是不愿看到属于国粹的一部分的传承就这样的断了,引以为豪的东西就这样的失去了。

中医为什么会这样呢?

老人在视频中尖锐的指出是国家的政策的不允许,中医西用,没有学历,没有证件就不让你行医。

我曾在工作中接触过一个老中医六十多岁,年轻的时候曾在医院工作过,师从一个医院的中医专家,后来自己独立开了一家的诊所。有一次我前去送药品,看到诊所的大门紧闭,以往的这个时候,都是开着门,里面已经有好几个患者了,虽感奇怪,于是打电话询问,才知道是卫生机构检查,老人家自己没有中医资格证,为了避免麻烦,只得暂时把门关了,等到检查过去了,再开门。随后见面再次谈起那日的情形,老人家很无奈,“自己行医几十年了,到头来因为国家政策的改变,因为你没有相应的行医资格证件,办不了营业执照,没有营业执照,诊所都是非法的。”

我就算了一下从六十年代到二零零年,整整四十年的人文化教育水平都不算高,生活在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的人温饱都是问题,有时间去考学历吗?就算以后有时间了,他们要处理生活中的种种问题,还有时间去进修?答案是很显然的,所以属于他们那一代的,还有前后几代的医者现在开诊所都是名不正言不顺的。

而我也曾见过一个河南中医药大学毕业的学生,相应的证件都有,开了个诊所,却是没有什么患者,问起原因,也是叹了一口气,无奈的说道:“自己的经验不足,很多病都拿捏不准,有些药也不敢用,导致自己也不敢大胆开方子,开了方子也不治病。”

还有一个中医大夫也曾在一个熟人走后给我笑嘻嘻的畅聊起来:“刚才的那个人你见了吧?”

“见了,怎么了?”

“那人年轻时曾在东北打工,冰天雪地里大便,结果寒气侵体,下肢冰凉,结果是四肢猥琐,阳事不举。曾四处求医,不见好,家庭极尽支离破碎,最后找到我,我一看,这病拖得时间太长,这需要开猛方子以毒攻毒,我给他每味药里主药便是制附子。附子可是大毒,很多人都用的很谨慎,我就凭着他吃药后的感觉一点点的加附子的用量,把每服药里的附子慢慢的加到最大的量,后来他的病慢慢好转,现在一点事都没,两口子过的很幸福。”

说完中医大夫又神秘的一笑问我:“你猜他一共吃了多少的附子?“

我故意往大出了想,既然你这么神秘,肯定量不少。“四五十斤?”

“错!最后算下来,他吃的附子大概都有四百斤左右,现在哪里有人有能力敢这样开方子了?”(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头木鱼写作)

这位大夫最后的一句话在我看来有两次的意思,一个是现在的医患关系极度的不信任,有些中医即使有经验也未必敢这样开了。二是年轻的中医大夫没有经验,更是不敢这样。

老者即去,新者没有引路指导人,无资格者是医非医,有资格者是医难成医,很尴尬的局面,少了传承,便是断了纽带。

不光有国家政策的原因,也有社会的投机风气造成的原因,西医见效快,获利期短,短时间内就可以聚集大量的口碑。中医则是犹如那瓜果的培植,从种子到瓜果,没有一段时间的培植,很难看到成果。所以很多人去追求西医了。在这里我的理解很浅显,我就不多说了。

我思考的是现在国家开始慢慢重视起中医,开始大力扶持中医的发展,想把中医传承的纽带快速的接续上,可是在这个人心浮躁的社会里,投机的人还大有人在,中国中医能真正的发展有所延伸能有多少呢?那些已经因为缺少注入资源而干枯的中医文化的部分枝杈还能重生么?

亡羊补牢,犹未晚矣。

但在我看来,丢了的就是损失,因为那是传承千年的结晶,独一无二的瑰宝。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头木鱼写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