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二十年,故事自盛而稀》


眼光还像个孩子的,才称得上眼瞳。

在反复盘桓的旧地,发现一件又一件新奇。

因为失去新意而厌弃?了然和无意有点相似。

我说,这不能说我不爱这片土地。

辩驳着如数家珍和毫不在意,

它们还是有区别。


我看着曾经,还是孩子的我在乱跑

在大多数人一辈子,

不知道在哪里的小巷嬉戏。

瞳子里映照出百家灯火,

如星光熠熠。

深呼吸,深呼吸,

在或遗忘或想起里固执。

瞳子里,装满小城踪迹。


你看我这故乡的灯火,十年由稀而盛。

我倦怠,着急显露老态。

可我还有一双称得上瞳子的眼眸,

看得清灯火繁复里,人情历历。


我没法证明,不会爱上其他荣华。

我可以起誓,我身后魂定会归乡。

誓言从来是最空薄的东西,

不信也不会有怒意。


争论为何不信,不如安静践行誓言。

真的盟誓,也并非喊得普世可闻。

心里藏着的东西未变,十年二十年。

海枯石烂,还在从前。


我看十年二十年,小城灯火由稀而盛;

小城十年二十年,旧人故事由盛而稀。

你不能说我不爱这土地,而我亦无法证明。

不能说,就是不能说。

沧桑过后瞳子诉说我未变的高兴,

满街找去,再找不到一个旧影。


徘徊在这里我还很高兴

一如我看,精彩如你们飞散去各地

去幸福,去努力

人生要像烟火一般绚丽

给我看或者不给我看,掌声不息

瞳子奕奕


有执着烈日下挥汗如雨的付出

也有执着于挑灯夜战的努力

时间里,不可能经历所有经历

这小城还是有秘密

一如我不知你,你忘了我

有高兴自然有叹息

除了灯火,十年二十年由稀而盛

不停


十年二十年哪家多了一盏明灯?

在湖的那头看湖的这头

不甚明晰

越来越难看到星星,越来越容易被灯火笼罩

披星戴月成了笑话

皮肤里全是路灯的痕

你是否看见我就如同看见故乡?

我在努力看清自己


嘲笑别人的坚持,我瞳子里满是愤怒

对别人或者对自己

坚持着的人都该尊敬

越来越远和越来越近谁去在意?

故事越来越难起笔

痴于看景,久干墨迹


拾壹

等我写不动了,我想我的瞳子会高兴

不用盯着纸笔。

看,看,看

十年二十年,沧海桑田

回眸告诉你们,我还在这里

证明从何说起?深爱故里。


拾贰

灯火,十年二十年由稀而盛

不停

满街找去,再找不到一个旧影。

我不知你,你不知我

这日子是早晚来临的


拾叁

既然痴于故乡,故乡就不会是空箱子

要摆满,要放满

满满的一箱,轻轻放在心上

人啊,事啊,都在走过场

如初遇,如刚刚

十年二十年,未散是我这场戏的弹弹唱唱

你会从我瞳子里,看到故乡


拾肆

灯火依旧初上,也不过几篇文章

眼光还像个孩子的,嘘嘘唏唏

如数家珍,有我有你

十年二十年,灯火自稀而盛

离合百起,聚散千回

十年二十年,故事自盛而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