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而已》|毛晓彤终于离婚,那些婚姻里聊不来的夫妻最后都离婚了

昨晚,《三十而已》钟晓芹在自己期待已久的30岁生日当天精心打扮一番,结果临时因为陈屿弟弟陈旭的事情,蛋糕都来不及吃完,中途扔下替自己庆生的同事,忙不迭地地跑去公安局送钱。

image

回家的路上突遇大雨,打电话陈屿不接,狼狈中一辆摩托车与晓芹擦身而过,手机摔落在地,屏幕坏了。

相爱容易相处难,很多时候心死是一瞬间的事情。

她是被陈屿逼到发疯的。

大雨中挫败的步行回到家,门打不开,猫又丢了。忍无可忍的晓芹终于情绪爆发:与陈屿大打出手,将两人的定情信物“神仙鱼”摔在了地上。

image.gif

忽如其来的脾气大是积攒了很久的委屈,各种失望积累在一起,最终在沉默中爆发。

image

“对,你是不留意,不留意门,不留意猫,不留意我,这个家你还有什么可留意的?我真想不明白,你这样的人为什么要结婚啊!”

image

“你这话就是放屁,都想避风谁当港呀!你工作上可以积极主动,在可可西里扎两个月都不嫌累,为了你惹事生非的弟弟,冲锋陷阵不嫌难,唯独回家到了我这儿,最好一潭死水,凭什么啊!”

image

“自从孩子没了,我每天失眠,我每天靠着这些耳塞在睡觉,你知道吗?你关心过吗?你每天睡得跟个死猪似的,什么都不知道。还有你这些鱼缸吵死人了,我受不了了!”

作为一个女人,钟晓芹在这段婚姻中受了太多委屈,活的太憋屈了。如今她已经身心俱疲,彻底失望。

image

“有一种婚姻,从今往后的每一天都可以预见,就是越过越糟心,这种日子我一天都不想凑合了,我们离婚吧!”

放弃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压死骆驼的从来不是最后一根稻草,谁不是在生活的千疮百孔里缝缝补补,积攒够了失望,才能毅然决然的断离舍。

心灰意冷的钟晓芹终于提出离婚。

01

毛晓彤饰演的钟晓芹,是你我身边最普通的大多数,一个在父母的庇佑下长大的乖乖女,相貌平平能力一般,毕业之后在一家物业公司上班。

image

做事缺乏主见,胸无大志,没有什么大的追求,工作中三十岁依然安于现状,只想当一条咸鱼,过着自己简单平凡的小日子。

生活中随大流结了婚。但其实她自己并不知道为什么要结婚。

她跟陈屿是相亲认识的,陈屿是被她父母瞧上的,用钟晓芹妈妈的话来说:“人家陈屿多好啊,从一个小地方考到上海还能在事业单位上班,多么体面的工作。咱们整个单元的都知道陈屿是电视台的编导”。钟晓芹妈妈逢人就夸女婿,把陈屿捧的高高的。

image

由此我们不难猜出,钟晓芹和陈屿的婚姻,钟晓芹的父母肯定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一个大城市里的独生女到了该结婚的年纪,只想着找个踏实可靠的老实人。

一个从小城市来到大城市的“凤凰男”,只想着找个城市里的姑娘结婚,图个省心。

image

双方一拍即合,一闷头热把婚给结了。

结婚之后才明白:婚姻的本质是合作,两个好人凑合着在一起,未必会有很好的结果,一切幸福的婚姻源于彼此互相配合!

婚姻是你个人的事,父母觉得合适的人,未必真正适合你自己。

钟晓芹同陈屿的婚姻,他们就像同一个屋檐下的两个陌生人。

image

他们是夫妻,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之下,按理说是亲密爱人,但事实上彼此之间的心理距离隔着十万八千里远,精神和肉体都接近零交流:两个人看似吃饭睡觉都在一起,但更像是合租的室友,彼此各过各的,各玩各的,更扎心的是就连夫妻之间的性生活,都是固定的,一个月一次,每个月固定在8号。

image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钟晓芹和陈屿两个人连早餐都吃不到一起去,一个吃三明治牛奶,一个吃油条豆浆。

image

两个人连饮食习惯都不一样,更别说生活习惯了。

钟晓芹和陈屿喜欢的东西大不相同,也不愿意了解对方的兴趣。一个爱养猫,爱追剧,平日里有点咋咋呼呼,大惊小怪,好像永远一副没长大的小女生样子。一个爱养鱼,成日里都在倒腾自己心爱的鱼缸,是个闷葫芦,一天到晚埋头逗鱼,也不愿意和多跟钟晓芹多说一句话。

image

即使洗衣服,收衣服,陈屿也只会挑自己的洗,挑自己的衣服收进来。而剩下的交由钟晓芹自己。

image

... ...

合法夫妻,合租式婚姻,婚姻关系上基本上形同虚设。钟晓芹和陈屿,这两个人在一起时,总是各干各的,都挺有劲的,然而凑在一块儿,却连一个小时都消磨不了。

image

共同生活在一个空间,却感受不到是一体的。面对陈屿,钟晓芹不知道该如何交流,对婚姻充满失落和不解:“别人也都这样吗?”
02

聊不来的感情,最后都死掉了。

亲密关系最怕的是什么?怕的是两个人之间再也无话可说,无架可吵。

image

我在床左看世界杯,你在床右刷韩剧,即便是枕边人,仿佛两个世界,彼此成为最熟悉的陌生人。

咫尺之隔犹如天涯之远。

钟晓芹和陈屿的生活,完全在两个频道。

晚上下班回到家,钟晓芹在追剧,陈屿在喂鱼,当钟晓芹追完剧想让陈屿陪自己聊聊天时,他却说自己还要喂鱼,钟晓芹就是无聊没事找事型,撑得。

一个人孤独不可怕,两个人还孤独才可怕。

image

他们的婚姻中更多是钟晓芹缠着陈屿:

“老公,你陪我玩会呗。”

“我明天还得出差,今天这些活必须得干了。”

看似不经意的互动,每一字每一句都无法掩饰夫妻之间的疏离和隔阂。

image

在陈屿眼里,鱼比老婆重要。他宁愿独自看鱼一小时,也不愿意陪老婆聊一小时的天。

婚姻说到底,不过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星辰大海,雅俗共度,酸甜苦辣共享。

两个人可以爱好不同,也可以有彼此独立的生活空间,但是必须要有交叉点。玩的时候可以各自玩,也可以凑一对儿。唯有如此,婚姻才更容易长久,不然结婚是为了干嘛?

image

在《艺术人生》一期访谈中,朱军问一直单身的王志文:“40怎么还不结婚?”

王志文说:“没有遇到合适的。”

朱军问:“你到底想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儿?”

王志文说:“就想找个能随时随地聊天的。”

“这还不容易”朱军笑了。

“不容易!”王志文说,“比如你半夜里想到什么了,你叫她,她就会说:几点了,多困啊,明天再说吧。你立刻就没有兴趣了。有些话,有些时候,对有些人,你想一想,就不想说了。找一个你想跟她说话,能跟她说话的人,不容易。”

恩爱,其实就是好好说话,保持交流,彼此沟通,有了互动,就有了情感上的流动。

没了互动,就没了流动,慢慢就变得死水一潭。

陈奕迅唱: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image

胡歌说:难道两个人在一起就不孤单吗?也许你还要承担她的那份孤单。

罗宾·威廉斯写: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孤独终老,而是跟那个使自己感到孤独的人终老。

没有谁可以一直忍受婚姻里的冷漠。

在婚姻中失去语言,就相当于耗尽了婚姻的所有能力,到最后就直接把婚姻带上了绝境的道路。

image

彼此的沟通却越来越少,双方隔阂越来越大,愈行愈远,对方的心思你不懂,也无从猜忌,随着误会增多,冷战增多,谁也不想低头迁就对方,就像你永远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

渐渐的心凉透了,情也没有了。本来有爱的两个人,变成了同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image

最后相濡以沫变成了相忘于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