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行阿里大北线 找寻另一个西藏1

去年8月骑摩托车从丙中洛经察瓦龙到达察隅(也称丙察察线),这是进入西藏的第八条路,8年时间用同一种方式,从八条不同的路进入西藏,只为感受不一样的藏路,感受纯美自然的西藏,只为找回迷失在世俗世侩中的自己。

今年6月,相隔10个月,再一次摩行西藏,为心中的另一块圣地阿里大北线,

大北线由湛蓝绚丽的天空,纯洁光亮的湖泊,碧绿无边的草原,原始静谧的生态,淳朴敦厚的牧民组成的。

大北线人烟稀少,地域辽阔,是野生动物的天堂,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藏羚羊,藏野驴,藏北狼,熊,野狗随处可见,随时进入视野。

摩行大北线,一人一骑风险极大,摩托车不能出一点问题,人不只是身体好,还要忍受孤独,还要有极强的意志力,中途有过畏惧感,但最终走出来了,没有任何企图,没有任何功利,只是想在有想法,有能力的时候,骑摩托车天马行空,走过梦想中的线路。

6月2日出发,10天后到达拉萨,在拉萨休整5天,继续行程,一路向北到达当雄,翻过那拉根山口,向北再向西进入阿里大北线,

那拉根山口5200米,山上雪花飘洒,寒风凛冽,下山行出十多公里,天渐渐放晴,突然间大雨磅礴,顷刻全身湿透,急忙停车,翻出雨衣正准备穿,雨停了,阳光倾泻而下,温暧异常。

继续骑行了5个多小时,车服几乎晒干,一片黑云压过来,车还没停稳,雨再次倾盆而下,又一次湿透,

原本没有路,大雨过后,根本无法继续骑行,黑云压着,天越来越暗,整整一天了,没有遇见一个人一辆车,各种动物,时时在眼前闪过,夜路不敢走,决定就地扎营,抬眼四望,空旷草原无遮无挡,如果现在扎营,入夜被野兽围在中间只能呜叱了。

启动摩托车慢行,边行边找,又行出十多公里,远远看见一处残垣断壁,行到近前看清楚了,是一处废弃的羊圈,坍塌了两面墙,圈内圈外又乱又脏,另两面墙也坍塌了一半,此时已别无选择,只能倚着没有完全坍塌的两面墙形成的夹角把帐篷搭起来,把摩托车挡在前面构成一个相对安全的三角地带,

天完全黑了。此时黑云飘向远方,星光璀璨,月满如昼,这里海拔4800米,极度寒冷,还好行李中的保暖内衣没湿,钻进帐篷脱光,换上保暖内衣,把摩托服和换下来的湿内衣搭在摩托车上,用绳子绑好,防备野兽拖走,把雨衣雨裤一头压在墙上一头绑在摩托车上,遮住帐篷祈祷不要再下雨了,

草原夜,静的有些恐怖,半梦半醒中听到踢踢踏踏的脚步声,伴着噗嗤噗嗤的喘气声,由远而近,心里一惊,屏住呼吸,竖起耳朵,不知是什么动物,似乎不是一只,是一群,心里踏实了一些,如果一只半夜出来觅食,肯定是熊,一群不是狼就是狗,狼一定是为羊而来,狗一定是闲散路过,

我躺着继续静等,踢踏声轻了许多,根据喘气声判断,这群家伙距离帐篷三到五米,估计在观察,可能天天路过,今天发现多了些东西,10多分钟,我感觉很漫长,不管是狼还是狗,它们搞不清情况前,不敢贸然靠近,

我继续屏气静等,这时摩托车上绑着的衣服被撕扯了一口,没有扯动,喘气的热量隔着单薄的外帐传入帐内,我依然没动,我做好了准备,如果敢把头从摩托车的空隙伸进来,我手中的扳子就会迎头一击,这种情况下任何动物都会四散而逃,动物的本能如此,人的本能也如此。      公众平台ty7927 更多路上的故事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