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家的香椿树

老家的香椿树

20210206小年过后第二天,对我而言一个甲子年轮并开启了轮回模式且已经过去了三年……

岁月匆匆一甲子,人生漫漫已百年。不管人的寿命有多久他的思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趋于平静,这就是古语说的磨练后的成熟吧。

老家的印象保留在我的脑海中的是那三间半北屋和️两间有着平台的西厢屋(后盖的)独门独院,北屋的后面有个一米多宽的后夹道,




在后夹道的西面种植着香椿树,年数很久有碗口粗细,还有花椒树,地下是鬼子姜。每到夏季来临记得有好多蝴蝶�飞来,花椒树的蝴蝶�很漂亮,有很大的翅膀花纹图案非常靓丽,几乎后夹道都是香椿树,每年开春的季节家里的气味都带有香椿叶的味道,这种味道好怀念……

童年的零碎记忆:拎饼

我的童年是在县城里度过的,记得很小时候的自己有个胃疼的毛病,肚子一疼母亲就给自己揉肚子,还疼的话,母亲就说:“我去给你烙拎饼”我就在炕上等着,过了一段时间就从炕上爬起来掀着门帘扒着门框看中间屋的灶台上的大锅,看着母亲在给自己烙着拎饼,不一会饼就好了,我吃着香喷喷柔软的拎饼,肚子也不疼了,小时候吃拎饼这个记忆一直铭刻在脑海里,以至于现在我还是喜欢吃拎饼或者是油饼,不过,儿时记忆中的那个味道模糊了,可那个情景至今犹在,我想这个印记会伴我一生的……

童年的零碎记忆: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

县城住过的房子地址应该在东北关,因为那里离父母工作的学校近,父母当时是租的房子住,记得小的时候,奶奶有一次,带着二哥和我从外面回家,奶奶在用钥匙开门之前嘱咐二哥把开水瓶抱好,当奶奶在开门的时候,我就在后面看着奶奶抻着手臂正在开锁,就听着二哥在说:“小兔子乖乖把门开开,砰的一声”二哥把暖瓶掉地上了,打碎了……

童年的零碎记忆:学老人拄棍走路(结果惹祸了)



这张照片还没有我,记忆中是奶奶把我带大的,应该是在我5岁左右,自己也不知道从那里找个小树枝,大约有手指粗细,我在奶奶的身后拄着小棍学老人走路,弯着腰,突然右手没有握紧,树枝刺进我的上牙床穿了一个洞,鲜血直流,至今这个伤疤还在不时的提醒着我……

童年的零碎记忆:晚上小孩不能出门,有大狗咬

小的时候,经常跟着父母去学校里面玩耍,记得学校里面全是青砖瓦房,有月亮门内院和外院很有庭院深深的意境,可惜现在都被拆除了,发几张当年父母每年都要在校园里面和学校同仁们的合影吧,估计这些照片现在也属于稀有的留存了……第一张照片后排右一是父亲,前排右五是母亲:





有一次,跟着父亲在学校里面玩,父亲和同事在说话,我就在旁边玩,也不知道咋回事就稀里糊涂的走出了校门,顺着街道从东北关完小(学校)走到西关的姥姥家,


这张照片也是我还没出生……姥姥的房子是在西关东头,三间大瓦房和两间西厢屋,是姥姥自己的房子,是个内院有门,外院也是三间大瓦房和两间东厢屋是位赖姓住户住的,外院有很大的厚实的大木门和高高的大门槛,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找到了径直就进去了,三哥先看到我了,就告诉姥姥说我来了,记得还从窗户上面的搁台上拿给我糕点吃了,三哥那时常住姥姥家,待了不久我就要走,姥姥和三哥就不让我走,说是外面有大狗咬人,估计很晚了父亲找来了,看到我在这就放心了,估计应该是找遍了最后才找到这里的,父亲没说我,看到父亲我就要跟着父亲回去,姥姥就留我,父亲看着我说,要不你就在这吧,父亲就走了。结果当天晚上,半夜被憋醒了,在个陌生的地方也不敢说(我很少在姥姥家住)结果没憋住就把炕给污染了,记得还是三哥告诉姥姥的,这个过程至今还记忆尤深.......

童年的零碎记忆:在双傍湖掉湖里了(又惹祸了)

都说孩子记花花事,我估计我就是,记得有一次应该是初冬时节还穿着棉裤,自己在西关的双傍湖边上玩耍,看到有个人在湖里撑着竹排子在湖里打鱼,记得那个人问我,你想上来吗?我答应着,那个人就带着我到湖里去撒网打鱼,在上岸的时候,我蹬着竹排子一只脚在岸上一只脚在竹排子,结果竹排子离开岸边了,我就掉进冰冷的湖水里了,被人拽上来了,哭着鼻子穿着湿淋淋的棉裤就回家了........

童年的零碎记忆:上学迟到一节课

记得是在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那时候我们家就住在姥姥家的房子里了,中午放学回家午休后就和同学董风一起上学,走到路过学校的一座小桥边在玩耍起来,结果误了上课,等我们到的时候老师已经上课了,结果被罚站了,那时候最怕的就是老师告诉父母,因为父母就在那个学校里面,好在应该是没有告诉,要是告诉了肯定会挨揍的,记忆中这次没有挨过揍.......

童年的零碎记忆:停课闹革命,大字报大辩论

在二年级的时候,开始在学校学写大字报了,记得那时候校内外满墙都是贴的用毛笔写的大字报,有人在旁边观看,记得我们小同学还经常辩论(争吵)这个说井冈山(派别)好,那个说什么派别好,其实那么小的年纪啥也不懂就知道跟着哥哥姐姐和大人们道听途说的去嚷嚷着,我们也号称大辩论.......

童年的零碎记忆:毛主席万岁(这次可惹了大祸了)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由于我在的学校父母都在而且父亲是校长,当时就是冲击当权派,父母怕我们受影响就把我们转学到了西关小学,记得有一次我在上课的时间老师在课上讲课,我就开小差了,在下面用一张小字条写了毛主席万岁,,过了一段时间后我又在这行字的下面 画起了一个人 然后又画了一把手枪然后用弧线标明了一颗子弹从枪口发射的弹道落下的图形,凭着记忆画一下当时的图吧,以示纪念那段历史吧,不过当时的字不是现在这样的,那时还是个毛孩子……


下课了我就没当回事,放学就回家。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班主任是个微胖的女人,找我问我怎么回事,我就如实的说了,她要我找回这张纸条,并说找不回来就让我原样再画个,当时感觉到这个人不怀好意回家后就告诉了母亲,母亲知道后就和我一起找到了这张字条看看没有什么就撕掉了,并告诉我不能乱写乱画这个字条内容不准再画了,第二天再上学的时候母亲就和我一起去找到这个女人,母亲还认识,就当面问她啥意思:“孩子画的内容是分开画的上面是一个意思,下面又是另一个意思不过是在一张字条上而已,孩子随手丢了,你还让重画一张啥意思”,她连忙申辩说:“是没有的事就说我的同学告诉她的,她就是问问这回事,没别的意思”事后回家母亲告诉我这个人就是为了讨功,如果能找到这个所谓的证据她好揭发举报我的父亲,看看在那个非常的年代,人性是怎样的险恶,连个孩子也不放过,在那个动荡的年代,真是扭曲了人性道德.......

童年的零碎记忆:最好吃的红根菠菜面汤

记得我是上四年级的时候全家被遣返的,当时的盐场联中,现在被保护起来了,下面是补拍的










我也是那时候才知道老家、老房子、老香椿树啥模样。记得是个初冬季节,家里门前的土地上种植着绿油油的红根菠菜,西边墙的远房的大爹在地里减菠菜苗,然后送给我家一大盆,然后母亲就做了一锅红根菠菜汤的面汤,至今记得那顿面汤真的好吃,初冬时节能吃到那么翠绿的红根菠菜在我的记忆中是第一次,当时的情况对我们家是很严峻的,父亲是当权派不让上班靠边站,停发工资每月只给5元钱生活费,当时母亲养病在家也不上课了,就靠着母亲43.5元的生活费加起来不到50元钱,全家6口人还都是四个男孩子正是吃饭长身体的时候,没有办法,父亲找到当时的村里的所在的队长,记得村里人是真的义气,那时候各村各队都有自己的粮仓,不过不是随意就可以开开粮仓门去取粮食的,队上领导看到我们家的情况就决定给开仓放粮.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大哥高中 二哥初中都没有念完就被迫下学回村务农,所以二哥的工龄是我们这代人最长的之一,那时他才14岁,所以我们今天的幸福生活都不能忘记在那个年代吃糠咽菜摸爬滚打,任劳任怨付出的家人们........

童年的记忆:稻田麦浪随风飘荡

70 年代后的烟台人恐怕说起烟台曾经种植过水稻很少有人见过。不过在我的家乡盐场可真的曾经是水稻盛产地在当时周边还是非常地有名,当时种植的最有名的水稻是xiaozhan水稻,那时候水资源很丰盛,周围的红旗渠里的水在种植的溪苗栽苗的时候上游就打开了,渠水滔滔不绝,村庄的周围水塘池塘全是水,内夹河里的水常年不绝流淌到大海里。

水稻的种植很繁琐,在3、4月份就开始溪苗,6月份左右开始种植,也就是到了繁忙的季节,拔秧插秧,记得清晨4点钟村里的大喇叭就响起革命歌曲,人们就从熟睡中醒来爬起来就下水田,那个季节的水扎凉刺骨。插秧需要人把秧苗用小推车把秧苗运到稻田里,有人把秧苗均匀的丢到田里然后插秧能手们开始弯腰插秧,插秧那个速度很快的快手不一会就间隔4株秧苗插成一排,成排成行。期间成长过程需要拔草,拔草的时候偶最可怕的就是有蚂蟥爬到脚上或者是腿上扎进肉里吸吮你的血液......到了秋收的季节就下地割稻子了,然后运回生产队上的麦场上用195采油机带动带动带钉子的辊子转动,然后人们在上面把一撮一撮的稻子在上面剥离分开稻粒.....那时候稻子丰收了,哥哥们就把脱粒后的大米用小推车推着去周边的村子兑换小麦玉米等粮食,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易货交换。这种田园生活我只有在假期中参入过,可至今记忆尤深真是难忘的蹉跎岁月难忘的歌.......究竟啥时候不种植水稻了就不清楚了,从小学四年级回乡到高中毕业离开家乡,中间只有短短的不到六年的时间,


在家乡那个年代唯一留存的初中毕业照,母亲也在里面,文革结束了母亲也重新回到学校里面了……可在我的一生中,家乡的这段时间是一段刻骨铭心永远也抹不去的记忆,因为那里有我最幸福的少年,同时也让我尝到了人世间的酸甜苦辣......

难忘家乡的香椿树,有着童年的美好回忆,记着我曾经走过的路,也是我蹉跎岁月的见证……

20210206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陈皓(山东·临沂) 在我们老家的院子里有两棵高大的香椿树,房子的东西边各一棵。每逢春天,万物吐绿的时候,...
    沂蒙文学阅读 2,231评论 8 3
  • 还是正月,大哥从遥远的北方来电话:“我过了二月二回家,给咱父母上完坟再走。”末了,又问:“咱家香椿什么时...
    玉儿_2019阅读 722评论 0 5
  • 四月的天气已经很热了,夜晚,即使穿了单衣也不觉得凉。温柔的夜风送来淡淡花香,那是香椿树的香味。 没有电,看不成电视...
    清香的泥土阅读 222评论 3 1
  • 小学的时候,我和姐姐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小时候,我家的门前有一株葡萄藤,葡萄藤的前面有一个晒稻谷用的场地,场地的前面...
    廉隅阅读 302评论 0 2
  • 母亲的香椿树 后院种着一棵香椿树,笔直挺拔,高大的树冠如篷盖遮盖着房顶。 早晨...
    秋日斜阳_693f阅读 422评论 4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