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在鸡肉卷里的小确幸

文/荞二熊

嗨,我喜欢你
“同桌”呀,是世界上最暧昧的词

01

我蹲在操场南边的角落里,偷偷摸摸的吃着干脆面的时候,小希跑过来重重的拍了下我的背,吓得我手里的干脆面掉了一地,咳嗽不已。

“阿淼,阿淼,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小希是个神经大条的女汉子,和我一个初中,现在在一个高中,只是她在隔壁班。整天咋咋呼呼的,我翻了个白眼。

“什么秘密呀?”

“你猜猜,林木喜欢的女孩子是谁?”小希凑近我的耳朵,呼出的热气让我有些不适的想退后。

“朽木开花了?”林木是我的初中同桌,我初中的一大半叛逆时光都有他的陪伴。虽然也升进了同一所高中,但一堵墙硬生生的把我们扯得疏远了。

“他喜欢的女孩子叫......”小希吊着长音,就是不肯说。

“别卖关子啦!”我扑上去挠她痒痒。

“哈哈,哈哈,大侠,饶命!我说,我说......叫林淼。”

“......啊?!”

02

初一上学期那会儿,期末考试结束,班主任对着排名表对座位进行了微调。就是那个时候,林木坐到了我旁边。他白白瘦瘦的,脸上总是带着痞痞的笑,搬着他一大堆的家当塞满桌洞。

我那会儿营养不良,个子也矮,更可怕的是脸盲严重到一个学期下来了,一半人的都不认识。

林木刚坐在我旁边的时候,我一个劲的和他聊天,从自我介绍到今晚吃什么,一股脑的全部倾倒出来,他大概是被我极大的热情给吓到了,也不怎么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听我东扯西扯。

我对什么都只有三分钟的热度,很快,连一周都没到,第二天我就没了兴趣。前后反差实在太大,林木戳了戳趴在桌上休息的我,“林淼,你今天......没有话想说了吗?”

“阿,说什么?嗷,别吵,让我睡一会儿。”

“......”

03

同桌呀,是最容易混熟的一对了。

不到半个月,林木在我面前便肆意妄为了,他那略高冷的形象瞬间崩塌,垃圾,试卷随意往桌洞里塞,书本歪歪斜斜的,还经常能在我的桌子上发现他的物品。

“林木!你又把你的草稿纸乱扔在我的桌上了!”

“嘛,抱歉抱歉,哈。”

好无悔改之意,林木翘着二郎腿,嘴里嚼着巧克力,漫不经心的看着我。

“要不要吃巧克力?”林木狡黠的眨眨眼,拿了块白巧克力在我眼前晃了晃。

“......不......”我咬咬牙,“我我我......就吃一块!”

“噗。”

和林木做同桌的一年半里,个子一丁点没长,体重却是蹭蹭蹭的像做了直达车似的,硬生生的胖了10斤。他的书包像是多啦A梦的口袋,每天装着各种各样的零食,从辣条,巧克力,饼干,到面包,鸡腿,小蛋糕,从不重样。

林木捏捏我肥嘟嘟的脸,云淡风轻的说道:“胖点多好呀,捏起来还舒服。”

“啪”的打掉他的手,不高兴的撇了眼,这个人真是令人生气,明明吃的比我还多,偏偏有个不长胖的体质。

04

学校的午餐很难吃,黏糊糊的汁水撒在半冷的米饭上,只有一点点肉丁摆在一旁,难以下咽。处在中考阶段的我们,每天都过着用脑过度的日子,根本吃不饱。

那阵子,校外的鸡肉卷小店一下火了起来,学校严令禁止我们吃外面小商铺里的零食,但这也难不倒我们想吃肉的心情。

和老板打通关系后,每天中午,在学校偏僻的小围墙那边,都会聚集一群人,等着老板从围墙的缝隙里递来鸡肉卷,再拿出皱巴巴的5块钱递过去。怕被老师发现,一般都会把鸡肉卷塞在校服口袋里,假装不经意的捂着,飞快的跑回教室,躲回角落里,偷偷摸摸的咀嚼美味。

我的同桌向来不屑这种偷偷摸摸吃肉的行为,“要吃肉就该正大光明的吃。”

我委屈的白了他一眼,继续趴在桌子上呻吟,“好饿阿。”我胆子小,一直不敢参与他们去买鸡肉卷,怕被老师逮个正着,解释也解释不清。

有一天,吃完学校的午餐饭后,我接着趴在桌子上休息。有一股扑鼻的香味刺激着我的鼻子,我抬头看看,发现林木拿着刚买的鸡肉卷在我面前晃了晃。

坏笑的看着我,“想吃吗?”

“想想想!”我拼命的点头,咽了咽口水。

林木撕了一半鸡肉卷递给我,嗤笑的看着我狼吞虎咽,一点形象都没有的吃肉。

“林淼。”

“啊?”我赶忙咽下最后一口鸡肉卷,生怕林木又重新把它抢走。

林木看着我抽了抽嘴角,又重新整理了下表情,“林淼,我帅吗?”

“噗,帅帅帅!我们班上,在我心里,你是最好看的!”没办法,吃人最短,我傻乎乎的咧着嘴,一个劲的夸他。

林木嘚瑟的摸了摸我的头。

那天,我们坐在窗户边上,午后的暖阳刚好照了进来,他穿着黑色的高领毛衣,白白净净的脸上挂着最耀眼的笑容,真的真的很好看。

05

“阿淼阿淼,你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很震惊!哈哈哈哈哈哈。”

感觉到胳膊处传来的痛感,我一下子回过神来。

“小希,你又拿我开玩笑了!”

我转过身,佯装要哈她。

“饶了我吧!阿淼,这些都是林木自己亲口说的!我可没骗你。”

我拉着小希一起躺在草地上,感受着清凉的风抚摸脸庞,秋日的阳光暖洋洋的洒在这片地方。我禁不住的弯起眼睛,咧开嘴傻笑。

同桌呀,真是个暧昧的词。

#365训练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引子 多年以后,在回顾当年的案情时,胡凯仍旧无法抹平心中的波动。 “人的一生像一条线段。”胡凯徐徐吐出空中...
    阿折阅读 1,347评论 0 1
  • 我的最新中短篇小说集《羽叶茑萝》——“现代性五面孔”之一,由花城出版社最新出版,京东、当当、淘宝、天猫、亚马逊等各...
    于晓威阅读 69评论 0 3
  • 作为多年打酱油的考试老油条,多次欲吃面而不得面碗,在人生第一次接到面试通知书的时候兴奋的两天晚上没睡觉。虽然此次考...
    一头小母猪阅读 3,510评论 0 3
  • 这个世界,处在单恋爱情里的人,算不算的上是患上了一种病,一种让人独自欣喜、独自孤单的病。 咱们09年在网络里相...
    一杯热咖啡阅读 269评论 6 7
  • 草在结它的种子,风在摇它的叶子,我们站着,不说话,就十分美好——顾城《门前》 其实记忆已经十分模糊了,约摸是在一个...
    漠郴江阅读 3,549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