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开半夏

北方的花季,从四月才姗姗来迟,七月开到荼靡,九月便叶落知秋了。

今年的花季也是。都说春雨贵如油,南方的春雨却是接连不断惹人烦,只有在常旱的北方,春雨才金贵如油。

一到四月,下了几场温润又及时的春雨,总算把那“二月春风似砍刀”的风压了下去。好像只是一夜间,花竟开了。大自然的时令很神奇,到了开花的时节,挡都挡不住。

先是回家路上,在车里望见路边的桃花已发花苞,层层簇簇粉嫩如云霞。没过几天,住家的小区里桃花和杏花盛放,桃红的、浅白的、嫩绿的,开得低调又惊喜。被细细的春雨打湿的花瓣又多了几分不盈一握的柔弱,好似豆蔻少女不慎沾湿露水的裙裾。“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桃花自古便是宜室宜家的象征;“小楼一夜听春雨,明朝深巷卖杏花”,杏花比桃花更素淡些,带了些许婉转诗意。

接着是丁香迎来了花期,紫色与白色交织,淡雅内敛宛如少女初妆。“心似双丝网,中有丁香结”,这是我改编的一句诗,总觉得形容丁香般细碎又隐秘的心事甚好。丁香小巧,在大学校园里开得最合时宜。那校园里都是青春正盛的少女,抱着书本成群而过,欢欢笑笑、吵吵闹闹。有时遇上下雨,她们也不打伞,或是撑一把暗蓝花纹的伞,年轻的背影里透出不易觉察的忧郁和迷茫。就像戴望舒的《雨巷》里写,他在寂寥悠长的雨巷,逢着一个丁香般的姑娘。她有着丁香一样的颜色,丁香一样的芬芳……

然后便是玉兰、合欢花。我自小生长的城市并没有玉兰花,我只在求学时见过。那一株玉兰树生长在海边,花开得盈润又饱满,虽然是极其素淡的白色,仍掩盖不了苒苒风华。我常常坐在那朱玉兰树身后的小院里看书写东西,透过花影,能隐约看见大海波光粼粼的褶皱。合欢花也生长在大学校园里,桃花扇的形状,水红的颜色,花瓣是丝绒般细腻温润的触感,一树树在风里摇曳。相比它的颜色,我更爱它的名字,合欢,美好而温柔的期许,与君相合、一世欢好。

冯唐写,“春林初盛,春水初生,春风十里,不如你”。世人喜欢用花比女子,仿佛无论什么样的女子,都天生带了花的属性。想想这比春日里所有花树还明媚的女子,该是怎样的人间绝色。

“连雨不知春去,一晴方觉夏深”。不知不觉六月到,春去夏来;“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不知不觉九月至,夏尽秋凉。

然而无论是百花竞艳还是花开荼蘼,只要你心有花香,每个季节都是人间的好时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风乍起,秋叶落尽了繁华,我清点着一地的枯黄,敛了一袖的秋思。 夕阳拉长了思念的影子,在我避目不及的余光里牵扯着往事...
    旗木洛卡卡阅读 2,404评论 9 120
  • 叶落掌心 似握一把春雨夏荫 红尘陌里走过 又遇赤橙黄绿缤纷 想起每一个晨昏 只管匆匆,不见草木深 今日顾盼 风景在...
    柏莲华阅读 1,177评论 10 54
  • 遇见,像一阵酷热里的清风,沁心入脾的清凉。像一场偶然飘落的花雨,入眼入心。没有华丽的开场,没有心机的策划,只有那一...
    是静好呀阅读 793评论 5 47
  • 小雪已过,一夜入冬。 看到节气小雪,让人感叹时光荏苒,让人唏嘘光阴流转。 想起昨日之前,连续多日的高温天气,让人禁...
    锦绣绣阅读 1,997评论 30 89
  • 陌上枫红,曼舞流年,沿一路走过的时光,放逐记忆,那悠长又快乐的点滴,如枫红,入眼成媚,入心成颤。__题记 秋色深深...
    顺天以为己任阅读 979评论 1 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