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年往事

文|安朗

1.

后来的后来。

我走了很多路。

现在我已是垂暮之年。

不过我还是忘不了那个人。

他是个捡破烂儿的。

他叫张二狗子。


2.

他叫张二狗子。

什么啤酒瓶子,塑料瓶子,小铁旮瘩,都是他的最爱。

不过我们也管他叫张破烂儿,因为二狗子天天都穿破衣烂衫的去捡破烂,不过话说他家本身就像一个废品收购站一样,就好像房子刚被人拆了一样,到处都是废弃的砖头。

二狗子穷,二狗子买不起衣服,而且他身上总有一股子尿骚味。

二狗子还埋汰,头发乱糟糟和地里的杂草一样,要是哪家的鸟没有地方住,都可以在他头发上蓄窝了。

二狗子有一个自己的小草房,是用草垒起来的,夏天下雨的时候,他是最难受的,也是最开心的。

难受是因为外面大雨,草房中雨。

开心是因为,可以洗个澡了。

小时候周边小孩子最喜欢的就是在家门口坐着,等着二狗子推着小车路过的时候,把瓶子往他瘦的和排骨一样的身上扔,要是能打到二狗子头上,大家会更开心。

二狗子低下头,捡起地上的瓶子,默默的离开。

二狗子从来不说话,不管我们这些小崽子怎么戏弄他,他都当没看见一样,继续捡着自己的破烂。

周边家里的大人都不让我们这些小孩子和张二狗子玩,大人们说,张二狗子是个灾星,他脑子有问题,有时候会乱咬人的,要不怎么叫二狗子呢?你要是再不听话,二狗子就来抓你了。

不过尽管这样,二狗子还是会经常遭到我们这些孩子的戏虐。

他也和往常一样,全当作看不见,依然默默的把那个瓶子捡起来。

3.

这年春天。

我和另外一个小孩子去家里的后院去玩,我们面前是一片湖,这是夏天大人们捕鱼的地方,刚刚开春,湖面上的冰还没有融化。

我们商量着去冰上玩耍。

“安全起见,要不先拿块砖头试试?”说着我捡起一块砖头使劲的扔到冰面上。

铛!铛!铛!砖头在冰面上翻滚了几下,冰面并没有裂开。

安全了,我们跳下去吧!

说着我便跳到了冰面上,刚走一步。

咔,咔嚓,咔咔咔咔……噗通!

——好吧,原来我比砖头重那么多。

我懵了,拼了命的扑腾,我想抓到点东西,可是我什么也抓不到。

还没跳下来的小孩子也已经看傻了,两条小腿直哆嗦。

你……我……呃……

我一边扑腾一边呛了好多水,果然不是很咸,就是有点腥。

你……你快他妈叫人啊……呃……

小伙伴终于回过神了,扯着嗓子拼命的叫救命,半天也没有人来。

我想这是完了,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偏偏焗了油,哥这小命今天算是见阎王了。

身体越来越冷,力气越来越小,我几乎没有什么意识了。

不过好像看见了一个黑影,但是我好累,我已经睁不开眼睛了,是有人来救我了么,是你么,爸爸?

……


4.

……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躺在了湖边。

眼前的人是刚才的小伙伴。

我昏迷了多久?我虚弱的问。

你呀,你都昏迷五分钟了,吓死我了!小伙伴一边说着还一边拍了我一下。

我擦,我去年买了个登山包,才五分钟!

武侠小说不是一昏迷就三天三夜么?果然童话里都是骗人的,要不然是不是都不用写作业了,老子今天作业还没写呢。

我不要脸的在心里暗暗气氛。

我:是谁救了我?

小伙伴:是张破烂儿,我叫了半天都没有人,都要绝望了,结果他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跳进去把你救上来了。

我:他人呢?

小伙伴:走了,救了你他就走了。

走了?好吧,我们回去吧。

轰隆隆,外面下雨了。

我一个人躺着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切,慢慢入睡了。

第二天。

我又在家门口看见了张破烂儿,他推着小车,里面装着瓶瓶罐罐,路过我跟前的时候,他停了一下,看了我一眼。

吓了我一激灵,以为他要咬我,没敢和他说话我就掉头跑回家里了,在家里我大口喘息着。

想着刚才他看我时候,他……

他眼睛好像还挺好看。

5.

天色十分昏黑,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一样,黑压压的,还不时有震耳欲聋的雷声和刺眼的闪电,给人一种恐怖的感觉。

今夜好像还要下雨。

晚上家里吃的是排骨炖豆角,我想着要不要给张破烂儿偷偷送去点,以示感谢。

不过我又不敢,他咬我咋办?

心里斗争了半天,还是决定给他送过去。

晚饭后,我蹑手蹑脚的拿着一小份排骨走到了张破烂儿的家。

天太黑了,我有点害怕,站在他家门口犹豫要不要进去。

我还是进去了。

院子里好像没有人,只有小草房在那伫立着,草房上有很多绿色的杂草铺在上面,很显然是前几天下雨张破烂儿重新铺上去的。

等等,地上有一封信。

很明显已经被人打开过了,二狗子怎么可能有信?我很奇怪。

看看四周无人,我准备打开看看。

字体娟秀整齐,一看就是个文化人写的。

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我像间谍窃取资料一样。


“佳瑶,生日快乐,我是妈妈,你还好么?
我知道我没有脸给你写这封信,但是我真的很想你,虽然不知道你会不会收到。
如果你还能看到这封信,今天你已经二十岁生日了吧。记得你小的时候特别淘气,总是去前院的湖里游泳,吓得我和你爸爸经常担心。
你爸爸他也很想你,他很想跟你说说话,但我们都觉得没有脸再联系你。
八年前如果不是你爸爸欠下巨额赌债,每天我们东躲西藏,连一顿饭都吃不饱,我们也不会扔下你不管偷偷去了美国,但是当时真的是没有办法,我们怕连累了你。
听说后来有人去家里把屋子都砸了,他们有没有伤到你,有没有欺负你?
你只上了六年小学,你十二岁那年,我和你爸爸就离开了。
这些年你过的很辛苦吧?我们开始的时候也很不容易,连饭都吃不饱。
不过现在好了,你爸爸在美国重新白手起家,有了自己的事业,现在我们也稳定了,你可不可以来这里找我们?
地址是XXXXXX,这张银行卡你收好,密码是你的生日,我知道我和你爸爸就算搭上这条命也没有办法弥补你,但还是希望你可以来和我们一起生活,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会用下辈子的时间来弥补。
                                      落款:爱你的妈妈”


图片发自简书App

6.

我的双手在颤抖,甚至我的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封信是写给张二狗子的?佳瑶?是张二狗子的本名么?

这一切都太不可思议了,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我有些缓不过来。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真是太…………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

我把信重新装回信封里,小心翼翼的又放回了原处。

算了,他也不在家,把排骨给他放在门口吧,今天这一切简直是太特么简直了,月黑风高杀人夜,快下雨了,我特么还是先走吧。

刚一回头。

突然一双眼睛定住了我。

张破烂儿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把镰刀。

你……你要干嘛!我有些害怕。

他没有说话,绕过我把镰刀放在了一旁,回头把小车推进了院子里。

小车里放满了杂草。

原来他是要铺房顶避雨。

我……我给你带了排骨……

昨天……昨天谢谢你……

我颤抖着指了指地上的排骨,我不知道是做贼心虚还是害怕。

他低头看了一下,又抬起头看着我,半天没有说话。

他该不会是哑巴吧?我心里犯嘀咕。

“谢谢你。”张破烂儿说话了。

“你……我……这……”我睁着大眼睛捂着嘴,这回轮到我哑巴了。

他还是那样看着我。

但是…………!!!

天呐!这个声音!平复了半天我才开口。

“你……你是个女的!!!?”

……


7.

“你……你是个女的!!!?”

我的嘴大的可以放下一个鸡蛋。

“有什么问题么?”她还是那么漠然。

没……没有……

我擦,还——还有这种操作!

我真是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亲生的,我真的没有听错?

这时候张二狗看了看地上的信,又看了看我。

“你看过了?”

“呃……看过……啊不是……没看过…………对不起啊二狗,我不是有意的。”我现在怀疑嘴是不是亲生的了。

张二狗把信捡了起来随手扔到了小车里。“你叫我佳瑶吧,我叫张佳瑶。”

张佳瑶,原来张二狗真的不是她本名,妈的,一想到这真想给自己一记勾拳,谁特么能叫二狗啊,原来都是邻居们瞎叫的。

“呃……二……啊不是……佳瑶,我突然想到我妈给我准备了凉拌菜,再不吃就凉了,内个,要是没事我就先走了。”日你个仙人板板,这都哪跟哪啊,写小说啊?太特么不可思议了,老子先溜吧,老子想家了……

抬腿我就要溜。

一只手又把我拦住了,张佳瑶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冷漠,无情,无理……啊呸……

老子一想,留得青山在 不怕没柴烧,这厮这是要杀人灭口吧?没这个必要吧,我他妈还有作业没写呐!

一想到作业,我顿时充满了责任感,正义感,还有尿感……老子挺胸抬头,我决定和她谈判!

“狗哥……啊不是……瑶姐……啊不对……

佳瑶…………你放过我吧……咱们俩无冤无仇……我真是啥也不知道啊……

我……我作业还没写呐……”

我在心里小鄙视了自己一下。

8.

张佳瑶:你陪我说说话吧,可以么。

我:呃,说话可以……说啥……

张佳瑶:你知道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来的么?

我沉默。

她并没有看我,便自顾自的说了起来。


小时候的我很幸福,每天上学放学,回家的时候,还能吃上妈妈做的晚饭,晚饭后爸爸陪我嬉闹,夏天的时候还经常偷跑到湖里游泳,真希望那段日子能再久一点。

她有些感叹的说。

不过十二岁那年,我回家后,一切都变了。

那天我放学回到家后,并没有看到爸爸和妈妈,只看到了一张纸放在桌子上,桌子上放着碗筷,还有妈妈给我做好的排骨。

纸上写着:“佳瑶,我和爸爸要出一趟远门,过一段回来,你要照顾好自己,要听话,要是钱不够,就到邻居家去借一些,我们很快就回来。”

那字是妈妈写的,纸上还有很多泪痕,我呆呆的看着桌子上的晚饭,哽咽的吃了最后的一顿饱饭。

她依然自顾自的说着,不过我有一些尿急……


第二天晚上,来了好多人,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一边搬一边骂,而我,只知道坐在地上哭,我叫妈妈,叫爸爸,可是谁都没有来……

又一个星期,家里可以充饥的食物已经被我吃光了,我就去邻居家去要,邻居们开始会给我一些。

后来就越来越不情愿。

再后来,邻居们不再给我东西吃,而且还给我起了另一个名字,叫二狗,他们说,我像一个流浪狗一样。

她有些伤感,不过我双腿有些颤抖……要憋不住了……


而爸爸妈妈再也没有回来过。

我开始捡垃圾去卖,慢慢的我有些忘了自己是谁,我也忘记了自己有爸爸妈妈,抢东西的那些人后来又来了一次,恶狠狠的说,你们一天不回来我就一天不让你们家消停!

他们找到卡车,把房子给拆了。

我自己盖了一个小草屋,每天捡垃圾。

八年了吧……

好像真的有点累……


佳瑶说完了,我很感动,我流泪了,裤裆都流泪了……

9.

那天过后,日子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太阳还是照常升起,月亮也会准时出现。

这一天,我放学回家,路过张二狗,啊不,是张佳瑶家门前的时候,发现草屋已经不见了,我进去后发现佳瑶也不在……

一连几天,都没有发现她。

她走了……

是去美国找她爸爸妈妈了么?

还是离开了这里?

不知为什么,我有些难过。

这一年,我十五岁。


后来的后来,我在一次电视上看到了她,她成了美籍华人,成了全美国影响力最大的环保形象大使,她在电视上很漂亮,或者说,她本来就很漂亮。


时间过的真快,四十年后的今天,为了纪念生命里的这个人,我写下了这篇文章,虽然再也没看到她,不过还是默默的祝福着她。

这四十年中,我经历了娶妻生子,经历亲人生老病死,妻子去年患病去世,留下我这么一个糟老头子,看多了人世沧桑,如今身体也有些不行咯。

10.

这一天。

我在街上牵着狗遛弯,突然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舔着个冰激凌挡在了我面前。

“老头,你站住。”小女孩奶声奶气的说。

我擦,这特么谁家孩子,放狗咬你信不信,打哭你信不信?

等等,这孩子……

“张佳瑶?”我觉得腰板都有点直了。

“我不叫张佳瑶,我叫安小瑶,张佳瑶是我奶奶。”小女孩依然奶声奶气。

我的天……

“我奶奶说了,她想让你再给她做一顿排骨,问你答不答应。”

我双眼含着泪水。

好……

好孩子……


不过先等等,我有些尿急……


(完)


文|安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