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 那场遥远的暗恋

图片发自简书App


艳秋大周末早上连睡个懒觉都能做梦,更让她诧异的是,她梦见了周杨。周杨怎么会在她的单位上班?艳秋从破落的楼道那头远远看着周杨用笤帚扫了门前的空地,然后把笤帚放在门边的一堆蜂窝煤上,挑开帘子进了宿舍楼梯口的那间小屋。

梦里她很吃惊,对于她来说这么重大的事情竟一无所知,周杨怎么住进了她单位的宿舍楼?周杨和她一个单位!艳秋压抑住狂跳的心,快步走到那间小屋的门前,帘子很密实,远看并不清楚里面情形,她不敢凑近细看。屋里静悄悄,听不到任何响动。艳秋在门外开始拼命咳嗽,想引起周杨的注意让他从屋里走出来,然后艳秋能用惊喜的语气问候他一句:“嗨,好久不见!”艳秋咳得喉咙生疼,周杨的门前依然静悄悄毫无反应。于是艳秋从梦里醒了,喉咙干疼,她愣了一会,反应过来疑心是昨晚爆米花吃多的缘故。

躺在床上,艳秋不明白没来由的怎么又会梦到周杨?这次仅仅是因为昨晚吃多了爆米花导致喉咙痛做梦就梦到他吗?艳秋几乎天天晚上做梦,醒来大都模糊不清,还导致睡眠质量不好,这是几十年的老毛病。唯独这一两年偶尔梦到周杨时,画面清晰可见。这次梦里的周杨穿得是重色夹克,下身是宽松休闲裤,貌似还是一套。只是在梦里艳秋拼命咳嗽也没能让周杨出来,她还是没能看到周杨的样子。

梦里的艳秋就是如今现实的模样,那么周杨也该是人到中年,一脸沧桑吧!她寥寥知道周杨的状况,却想象不出他二十年后的样子,也有了白发吗?额头也有不浅的沟壑吧?她无从得知,只是看到周围的中年男人都这般模样,所以以为周杨也大抵这个样子。

二十年来,她其实梦到周杨的次数屈指可数。年轻时生活左顾右盼又狼狈不堪,没有梦过他,偶尔想起他,念头也是匆匆而过,追都追不上。那时艳秋用尽心力在自己的爱情上,以为抓住的就会是一生,周杨从不曾在梦里出现过。如今,艳秋两鬓有了飘飞的白发,心境沉淀得像苍凉的古战场,却没来由梦到周杨了几次。

只是梦里每一次结局都一样,她看到了周杨,激动万分,很想惊喜地冲到他面前。可是他们所有的交集回忆里艳秋从来不曾有过失态,那么在梦里她也只能缓缓走到周杨面前,微笑淡然看着他。梦里应该始终没有交流什么,因为每次醒来她根本记不起周杨的声音,也想不起他说过什么话。所以,偶尔的梦里,她就那么看着周杨,看着他抱着胖儿子喜笑颜开,看着他在安然的生活里走来走去,看着……

艳秋心里的省略号并不是因为梦到周杨的次数太多,仅仅是因为后面的内容她实在想不起来。仅有的几次梦境时过境迁以后,她竟也忘记了。所以这次梦醒之后,艳秋呆呆想了一会儿,决定把这次梦到周杨的情景记下来,其实也只能记个小小的片段。她不会梦成个连续剧,虽然她也很希望关于周杨的梦境能有续集,但她知道,中年人连做梦都是懒散的。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她并没有在日里思念周杨,她甚至不曾想起他,那么梦到他实属偶然,又怎么会梦成连续剧呢!

他们的生活是平行线,永远没有相交的可能,二十年前亦是如此。只是当年少女怀春的季节她把所有的情愫寄托在了周杨身上,敏感纠结自卑又骄傲的暗恋像一场铁马冰河的战争,她一个人打得筋疲力尽。

在一个人的独角戏里,她一会勇敢得像个斗士,想立刻冲到周杨面前热烈诉说衷肠,一会又畏缩成软弱的草包,看着周杨在她面前走过都自卑得缩成一团,战战兢兢。最终,艳秋还是做了彻底的懦夫,她觉得自己像一根狗尾巴草,卑微渺小。她只能把所有的情思记在厚厚的日记里,毕业时两本厚厚的日记本被她一页一页撕碎,扔到了厕所的下水道里。那真是一个力气活,她撕得两手发麻,看着纷纷扬扬的碎片从手中飘落,她从心里告诉自己:这场三年的暗恋战争终于可以结束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这次的梦境艳秋疑心是前段日子和女儿聊起她的青春期生活引起的。孩子正处于青春期的敏感多事之秋,艳秋一直努力扮演闺蜜的角色,试图尽力帮孩子平稳渡过这一段惶惑又自负的青春岁月。母女俩自然而然聊到对异性的暗恋。艳秋用最平和的语调在女儿面前讲到了她的青春期,讲到了那段埋藏心底的暗恋。在女儿听到的故事里,周杨只是个模糊的符号,没有半点具象,她只是想让孩子明白青春期里真诚喜欢一个人也很好。

艳秋没有想到女儿撇着嘴笑她,说她把时间浪费在一个不喜欢自己的人身上,真是个傻子,那个人根本不值得她爱。女儿的理性反应让艳秋吃惊。艳秋试图对她辩解这只是青春里的一场暗恋,每个人都有默默喜欢一个人的权利,况且这是一份纯洁的回忆,她也只是当做一个故事来讲。她的姑娘再次嘲笑了她一次。当年的一片赤诚被女儿当成了一个笑话来听,真是令人郁闷的一件事。

艳秋宁愿相信她只是从铺天盖地的爱情电视剧里得来的结论,她还是希望女儿能在短暂的青春岁月里,遇见一场纯粹的喜欢:无关回报,无关权衡,只有初心。

三年的暗恋,很长,对艳秋来说完全可以写成一个密密麻麻的故事。三年,很短,对周杨漫长的一生来说,只是一段短暂的求学生涯。可是现在艳秋并不愿写那段故事,因为她还没有两鬓斑白步履蹒跚。她想等到那一刻,带起老花镜,颤颤巍巍坐在躺椅上,午后的阳光热切温暖,细细撒到她盖着薄毯的双腿上,她闭上眼睛,庄重地开始怀想过去。

她祈愿那时并未糊涂,还能清晰记得周杨青葱的模样,记得青春年少时自己的心无旁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