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里离婚的事


01丑闻

刘涛的父亲入土没几日,他的媳妇小娟就跟着人悄悄跑了,听人说小娟跑的时候把家里值钱的东西全都偷了,连同被套床单也卷了,只听说那男人叫黑娃。

这件丑事是在刘涛他妈住院的时候才在村子传开的,闲不下的妇女们围坐在一起,她们好久没有遇到这般疯狂的事情,她们先是唾沫星子满天飞的激情讨论,接着就是异想天开的编写剧本,最后她们互相争辩,甚至还有为此事打在一起的,打的头破血流。她们为自己的判断据理力争,自信极了。

就这样,这个故事被强行丰满,剧情也在人在猜想中跌宕起伏。

有的说刘涛的媳妇小娟以前在东莞做过小姐,黑娃是小娟的常客,黑娃能干,他们俩后来日久生情,再加上刘涛房事不行,所以就跟着跑了。

也有的说在小娟过门的时候,刘涛他爸在西安给他们小两口允诺下一套房,可房还没买,他爸却死了,小娟在东莞做过小姐,受不了苦,所以跟着跑了。

小娟在东莞做过小姐的事,好像在村子人眼里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谁也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反正她们说这话的时候非常自信。

我或许想是不是村里的哪个男人告诉了她媳妇,他耍过小娟。

02找书记

一个月后,刘涛她妈从医院回来,人像是得了大病,从出租车里出来,她妈是哭着的,他妹子巧玲在旁边提着在医院的被褥也在哭,刘涛没哭,也没有大声呵斥,他只顾着把他妈搀进了卧室,进了里屋,他妈立马就放开声哭了,我在隔壁街道都能听得到。

吃过晚饭,天黑实了,一只狗随着刘涛去了华镇村村长余勤仓家,那只狗不走,跃着跳。

勤仓吃过晚饭,一个人在院子里赶猪跑,猪好像受惊了,使了劲在满院窜,勤仓脚底下跟不上恰巧跌了一跤。

刘涛见勤仓跌倒,赶忙上前搀扶,边递纸烟边笑说:叔,这是给猪锻炼呢?

勤仓被刘涛吓了一跳,连忙接过刘涛递来的纸烟,顺手别再耳后说:大晚上的,你婶子给猪吃多了,我看着肚子滚圆滚圆的……话没说完,狗却追着猪咬,俩人看着猪就笑了,猪看着他们俩笑也不跑了,停在原地拉了一泡屎,狗或许嫌臭,呜日呜日叫着跑了。

勤仓笑着说:你一来,猪就拉下来了!

刘涛勉强迎着笑说:猪知道我有事。

勤仓顿时严肃了表情,吸了一口烟,烟裹住了勤仓的脸,勤仓说:啥事你说。

话罢,刘涛却靠着砖墙蹲了下去,他心里清楚村子里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丑事,他现在却不知道怎么说,从哪说,说什么好!是说他满身委屈呢?还是说他满腔愤怒?

刘涛抽着烟不说话,勤仓发狠说:都怪你妈!!!

刘涛看了一眼勤仓还是不说话,勤仓想了想接着又说:你俩的婚事是我说的媒,现在弄下这事,叔也觉得丢人,现在你爸不在了,你这事叔肯定管到底。

过了很久,刘涛弱弱地问了一句:叔,我问你,小娟在村子里是不是偷男人了?

勤仓被刘涛突兀问题弄地有点语塞,表情僵在那里,嘴里支支吾吾起来。显然,勤是知道小娟的事。

就在去年腊月一个夜里,一次酒后,勤仓在路上瞧见了黑娃抱着小娟亲嘴,勤仓借着酒劲吼了一声,黑娃和小娟都跑了,勤仓看不清黑娃的模样,但他认得清小娟。

第二天,勤仓就找刘涛她妈劝说,过了年,让小娟跟着刘涛去南方。勤仓不说他昨晚看见的丑事,只是重复着年轻人要在一起的话,他知道他是媒人,他怕戳散刘涛的婚事。可刘涛她妈觉得小娟在村里教书,是个正式职业,就一直拖着,她妈咋知道会出这事情,后来他妈住院也就能说的通了。

刘涛见勤仓语塞,便不去再问,冷笑着说:叔,钱能要得回来吧?

勤仓见刘涛没再问就赶忙说:那肯定!这事叔给你办。

03准备要钱

刘涛对小娟的恨,像一一把弯刀插入了骨髓,渗到了血液,他想杀小娟,他想杀她们全家,一个男人的自尊被放大在白炽灯下供众人把笑,一个男人脸面被撕扯成捡不起的纸屑,可耻、可悲,甚至带有恶毒的嘲讽。

从勤仓家回来,刘涛却不想杀小娟了,他谁都不敢杀,他要要钱,他要活。

他仔细回想着所有有关小娟的花销,三金、待客、甚至在约会吃饭时候的开销他都罗列在了追账账单上,看上去或许有点可笑,可话又说回来,这或许是他最无奈的撒狠了。

单子列好,刘涛跟着他舅颖奎、勤仓等10余闲人去了小娟的家—郭店村。

小娟不在,她妈她爸在,刘涛先人一步,像个生气的娃将列好的单子甩在了小娟家的餐桌上,发出“啪”的一声。

甩完,刘涛不说话。

片刻后,他又将单子折好装进衣兜,头抬高不看小娟她爸她妈。

老两口看着刘涛也不说话,不急不慌地收拾着沙发上的坐垫,摆弄好,小娟她妈彩霞准备要去倒水,被她爸喜来一声呵斥,就坐了下去,喜来打量了刘涛这帮人,随后冷笑着说:都想做啥嘛?

10几个人跟着刘涛钻进了屋,街道的闲人也跟着,簇拥在窗口、门口,有的站在窗台上,脖子拉长了往里面瞧,生怕错过什么精彩的瞬间,这是候有人在后面喊:

“你王小娟人在哪?”

“你小娟是不是人,跑他娘X里去了?”

“你咋这么不要脸”

……

正骂着,院里传来呵斥声:郭店村的男人死光了?

勤仓闻声赶忙推开众人,走到院内,大笑起来。笑罢说:我以为谁,原来是杨哥。

院子里站的人叫杨潇,杨潇不是村书记,是村队长,但杨潇以前是郭店村的村书记,还在县城上过班,人有威望。

勤仓认识杨潇是因为在5年前她女儿大学毕业想在县城教书,亲戚托亲戚就找到了杨潇,杨潇碍于情面,就找人走了后门,可谁也没想到,最后事情被人举报了,杨潇也自然而然就成了替罪羊。

杨潇笑着说:我以为谁这么牛,原来是你!

勤仓赶忙陪着笑说:杨哥,今你来刚好,今这事只要你说啥,它就是啥!

杨潇摆了摆手,呵斥着自己村看热闹的人几句,就跟着勤仓进了屋,喜来见杨潇进来,赶忙就让彩霞倒水,杨潇摆手示意免了,转身就把看热闹的人赶出了门,把门甩的声响。

04谈判

等杨潇坐好,刘涛他舅颖奎先说了话:既然咱们都有主事的人,那就简单了!我是刘涛他舅,我村长勤仓哥。颖奎说着掏出纸烟递给杨潇和勤仓,唯独没给喜来。递了烟颖奎接着说:今个我勤仓哥拿我们的事。颖奎边说边看勤仓,勤仓吸了口烟点着头表示认可。

勤仓接过话说:既然都是熟人,也就不绕弯了,今个就是说离婚的事,我……

勤仓话没说完,喜来却抢了话说:到四川找娟娟去,别寻我。

勤仓看了一眼杨潇,杨潇抽着烟不说话,勤仓就笑着说:叔,前面的事,你也见谅,咱今天来是好好说事,不是寻你结仇么。

喜来冷笑说:还有说事带10几个人来的?

这时杨潇说了话:算了,喜来。杨潇自己掏了烟递给喜来,喜来不抽烟,今天他却接过抽了起来。

杨潇往烟灰缸里弹了烟灰接着说:华镇的人怎么说事都不带脑子!

这话刚说完,颖奎立马就站了起来,指着杨潇的鼻子说:你她妈以为你是谁呀?

杨潇淡淡地说:郭店村杨潇,咋了?

杨潇顿了顿,发狠说:你不看你在谁的地方?你今天好好说还罢,再给我撒野,我让你们躺着回。

杨潇心里清楚,今天华镇的人都带着气,但他们却来郭店闹事,就没理了,也没底气了。要是在华镇,刘涛这一帮人那肯定横着走,但他们到了郭店,那就得听郭店人的话。

勤仓赶忙拉着颖奎,劝住颖奎后,他又笑着给杨潇说:今个只说事,不寻事。

说完,自个掏出纸烟递给杨潇一根。

杨潇点了烟让喜来拿西凤酒,一并拿出20几个酒盅,一人一个,杨潇没有停顿,整整一圈很快打完,气氛因此也缓和不少。

一圈酒罢,杨潇又掏出自己的纸烟,挨个发完,又叫喜来取纸杯子倒水。

在场的人端好水,杨潇对着勤仓说道:两个娃娃的事我知道,咱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离婚无非就是钱的事情。杨潇转过身朝着喜来说:礼钱,全给退,你看能成?

喜来挠了挠头,笑着对杨潇说:杨哥,既然你这么说了,你依你。

杨潇又跟紧说:拿钱!!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刘涛站了起来,大声说:不行!!!在宝鸡我家待客,你们王家收的礼钱,三金这些钱也得给。

05像木偶一样活着

屋子里瞬间就陷入了安静,在场的人被刘涛这么一说都愣住了。

几分钟后,勤仓终于开口说:这娃说的也没错,不光是礼钱!娃说的这些你们也得退。

杨潇只顾吸烟,也不说话。

喜来坐不住了,他走到茶几靠右边,端起酒咕嘟咕嘟喝了几口,眼泪就顺着眼角滚落下来,黝黑的脸蛋上划出两道亮印子。

片刻后,喜来慢吞吞地说:我女儿跟人跑了,我这老脸也不好过,我就这一个女子,小时候疼,长大了爱……喜来哭了,一个男人在这么多人面前哭了,哭的像个孩子,伤透了心得男人最可怜吧!

�8�8��n������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看到许多app在界面上实现了头部的图片和文字的渐隐效果,在网上找到一个组件,实现了这个功能。如果要体现比较好的效果...
    smartphp阅读 1,841评论 0 6
  • 你一定好奇这道美食是什么,别着急!先说这道美食最早起源的故事。 公元前231-前213年的秦始皇鼎盛时期。秦始皇在...
    腊月的小茶馆儿阅读 121评论 0 0
  • 归有光老了。 许是年老的缘故,连每日练字也成了奢侈,颤颤巍巍的站在桌子前,步履蹒蹒跚跚,毛笔起起落落,纸上未见笔墨...
    愿为方正之木阅读 1,837评论 0 0
  • 在一塲微雨中偶遇 記住了那拿着雨傘的手 稳住了傘下的小小天地 擋住了外面的狂風暴雨 帶領我漫步...
    移異伊人阅读 31评论 0 0
  • 纵深发展,那是专家。 横向发展,那是斜杠青年。 我是一名斜杠青年。我身上有多重标签,程序员/培训师/咨询顾问/舞蹈...
    颜灿然阅读 300评论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