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念(一)

  你的名字无人知晓 你的功勋永垂不朽

            ——摘自北京西山无名英雄广场碑文

                                    一、

上海的春夜湿润甜腻。昏黄路灯照在空旷街上,两边梧桐伫立,散落一树迷离。

郑星野在离南货店不远的街角处发现自己被跟踪。 他刚在“圣乔治”咖啡馆执行了一项情报交换任务。

当时,自动选曲电唱机里放着一支舒缓、慵懒的英文歌曲。身穿绿裙制服的白俄女招待将郑星野带到二楼。他选了个靠窗的圆桌坐下,女招待将玻璃小壶里滚烫的咖啡倒进他面前的杯子。

这杯我请客。咖啡馆老板坐在他面前,年纪不大,已有些谢顶。我已经谢顶,你就叫我老谢吧。记得他们第一次见面时,老谢这样介绍自己。

东京消息,日本人一个月后会逐次更换伪军武器,统一装备三八式步枪,大正十一年式轻机枪,还有大正三年式重机枪,增加的火炮为七十五毫米日式三八式野炮和四一式山炮。虽然是日军淘汰下来的装备,但也算提高了与日军的协同作战能力。对了,首批更换装备的部队为三个“首都警卫师”。每个步兵排将配备两挺轻机枪和一个掷弹筒,每个团增加一个机枪连,配备六挺机枪。

老谢说完后望着郑星野。 郑星野立刻得出老谢这份情报的价值:第一、这次“首都警卫师”更新装备,会对苏南、苏中新四军造成一定压力。第二、新制式武器与原来弹药口径不同,通过战场缴获取得补充的情况将急剧减少。

郑星野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武汉日军调动频繁,“中国派遣军”从长江下游抽调两个支队划归第十一军,计划在5月上旬雨季到来之前,寻求与第五战区主力部队决战,其战略目标为占领宜昌,直接威胁重庆。与之配合,东京大本营制定了“101号作战协议”,准备加强对重庆大规模战略轰炸的强度。

老谢脸色变了变说道,我会立刻电告重庆。 完成每两周一次的情报交换后,老谢对他说,我老板想见见你。

郑星野笑了笑,你不就是这里的老板吗? 老谢耸耸肩,现在的老板刚从重庆过来,见一面吧。

于是,郑星野在八年后又一次见到了欧纪安。欧纪安身穿休闲西装坐在郑星野对面道,怎么,不认识了? 郑星野眼里泛现一丝温暖,说道,好久不见。

正式介绍一下,欧纪安,中国国民党中央委员会调查统计局少校专员。这些年你怎么样,还好吗?

人在乱世,有什么好不好。郑星野淡淡道。

欧纪安感谢郑星野的组织提供了这些极具战略价值的情报。他说,离开重庆之前,果公和立老特意召见我,让我转达对你们的谢意。

郑星野一口喝完杯子里的咖啡,站起身道,面已经见了,告辞吧。

出了咖啡馆,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忽然想到了他八年前第一次执行刺杀任务的情景。

目标是个叫肖若愚的汉奸。“一•二八”淞沪抗战期间,受日本海军指使,肖若愚在公共租界里集结汉奸、地痞大肆散播十九路军必败的谣言,破坏社会各界反日游行,捣毁民众捐献物资的临时仓库。 淞沪停战后,肖若愚蛰伏在江南大旅社。

郑星野接到组长孟远志下达的锄奸命令,配合他的是另一名组员朱雁盈。 那天晚上,在旅社对面马路,朱雁盈勾着郑星野的手臂,将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微风吹动发梢轻拂脸庞。

肖若愚在两名保镖护卫下醉醺醺回到旅社,嘴里骂骂咧咧,东洋人过河拆桥,看到没有利用价值了,就把老子扔在租界里不管。

大厅里几乎没有其他人,郑星野紧握手枪和朱雁盈一起走向大堂一侧,对准正等电梯的肖若愚快速打出四枪。他看见肖若愚身躯往前扑下,重重砸在水门汀地板。

朱雁盈同时开枪,两名保镖来不及拔枪便也中枪倒下。

行动成功之际又发生了意外,八、九名日本浪人正路过外面,听闻枪声冲进旅社。郑星野和朱雁盈退向楼上,最后被堵在三楼,旅社外负责接应的同志也被杀害。

郑星野装上最后一个弹匣,他知道这可能是最后的时刻。他浑身紧绷如强弓满弦,准备死守在三楼楼梯,尽量留给朱雁盈足够时间寻找逃生之路。

朱雁盈握住他的手。郑星野转过头,看见她的眼神平静如水,摇摇头低声说:郑星野,我喜欢你。

这时,三楼一间客房的门打开,出来几名持枪男子。他们压制了日本浪人们的火力。在租界巡捕到来前,让郑星野和朱雁盈从他们客房的窗户跳到对面屋顶。

临走时,带头这个叫欧纪安的男子说,原本他们今晚对肖若愚实施抓捕行动,将他秘密带到华界接受国民政府审判,没想到让你们先动了手。 欧纪安盯着郑星野说,我知道你们是中共,按规矩应该连你们一块抓。不过,今天只要是抗日的,都不是敌人。至于今后,各安天命吧。

夜凉如水。那天回到住所,郑星野扔掉手枪,和朱雁盈紧紧抱在一起,疯狂地亲吻、做爱。

此刻,郑星野沿朝着南货店反方向的街道不紧不慢走着,欧纪安的出现牵动起往事,心潮激荡下,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从哪里开始被盯上。

他住在南货店二楼的房间里。楼下火腿、香菇、咸肉、腊肠的味道经常会一丝丝地渗透过地板、楼梯弥散在房间。

他们情报小组的经费就来自这家店,南货店老板叫孟远志,也是这个小组的负责人。 孟远志的袖口、发梢常有肉沫星子,郑星野曾开玩笑,没想到拿粉笔的手还能斩大骨头。孟远志立刻回答,没想到拿刀叉切牛排的手也能拿枪。

想到今后或许再也见不到这个身材魁梧、脸上皱纹如丘壑纵横的老头,郑星野不禁黯然。

他抬头望了望迷蒙的天空,将手伸向腰间。 尖锐的枪声,立刻撕破了街头的宁静。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55,704评论 4 358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6,084评论 1 286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105,560评论 0 237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3,360评论 0 20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51,686评论 3 285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150评论 1 204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1,528评论 2 306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0,256评论 0 19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3,878评论 1 235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30,215评论 2 239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1,757评论 1 255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8,121评论 2 249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2,659评论 3 228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932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6,638评论 0 191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5,159评论 2 263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5,112评论 2 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