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我很想问问你的名字

“请问你是大几的呀?可以认识下吗?”

我憋了半个月的问题,每天晚上都是想问的问题,最终还是没能问出口,姑娘已经消失了。

好几次,只有我们两个人的时候,我真想问问她,想认识一下。而每次到达之前想鼓起勇气问的时候,却总有旁人在身边。

网络配图

故事很简单,半个月前,在学校一个超市里,新来一个姑娘,应该是留校考研来兼职的。第一次碰到她,是在一个很普通的晚上,我仍旧是往常一样抱着手机,看着头条,走进超市熟悉的橱窗,买一包面包,作为每天早晨的早餐。

也许看到手机有趣的内容了,我跟任何一个常玩手机的人一样看着手机傻笑起来,手里拿着我需要的面包,抬头走向柜台,她正好扫完前面顾客买的东西,抬头就遇见了我的目光,对视了一秒,我先躲开了,哈哈,感觉好没出息。

然后就是每天我在特定的时间出现,然后她也刚好在那里,只是互相看一眼,买完东西我就走了。然后有一天,我走进那个熟悉的超市,没有发现那个或穿着白色paolou衫或浅褐色T恤的她在这里,我在橱窗前徘徊了一会儿,拿起一个很重的面包,走向收银台,就要扫码了,我拿回来了,不想买了,明天饿肚子吧,不知是她有事暂时没来,还是不在这里兼职了。

第二天很不巧,吃完晚饭就下大雨了,南方的夏天,这雨是又凶又久,一直到九点多,也该回去了,雨倒是不怎么大,即使没伞对我来说也不算什么,没有迟疑漫步进了雨中,穿过南苑后山,又不自觉的走去超市,刚拐角,即使距离二三十米也一眼看到超市门口她站在雨旁,应该是她也没伞,在看雨情吧。

本来淋雨心情还可以,她在这里,更觉心情愉悦。不过老天似乎是要给我泼冷水,刚超市,就下大雨,倾盆大雨也许就是用来形容这种情况吧,我还是漫步着,走了不到十几米身上就全湿了,不过这感觉很爽。

就在我享受着雨带来的放松时,一个念想出现在我脑海,她也没伞,一会她回去的时候怎么办?我穿着拖鞋,在雨中慢跑着,行人也许是以为我想躲雨,暂且让他们觉得我是躲雨吧。

九点半,我回到自己宿舍,找出几个月为开的雨伞,它还没有灰尘,一条条折痕仍然清晰可见,这是我个人习惯,用了都按折横折好。拿着伞,我冲进了雨里,半路它就将停了,在我觉得我能接受淋着,不过,她也许不喜欢喃,明明有伞让女孩子淋雨也不好吧。

我还是走到了超市附近,雨更小了。如果就这样送伞,会不会太唐突了,一来她根本不认识我,我只是她每天工作中出现几秒的人,也没必要记得有这么个人。二来,也快没雨了,显得好尴尬。嗯,我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我一直听着雨的情况,总是那种对我来说科不打伞,但是不知道女孩子需不需要打伞的状态,诶,它何不干脆大一些,或者小一些也好。

看着时间,九点五十,我猜测她应该是十点钟下班吧,可是这雨,还是这么尴尬,那要不要送伞喃?还是去吧,我又拿起雨伞走进雨中,我甚至都想好了,如果她以只有一把伞为由不好意思接,我就说反正我也淋湿了,没关系。

我当然没有机会说这个借口,又到了超市附近,她还在那里,不过雨是更小一点点了,虽然撑伞并不会让人觉得奇怪,但也觉得尴尬,熟悉的还好,又不认识,献殷勤表现的太明显了。所以,看了她一会儿,(她当然发现不了我),我还是还是无功而返了。

第二天晚上,并没有雨,我想问问她,昨晚淋雨了吗?但是,回答淋与否,于我来说,又能做什么喃。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的灵魂》(外一首) 文/卡卡 我把灵魂锁进黑夜里 生怕他白天一出门就被坑蒙拐骗 《死亡》 死亡有个新鲜的伤口 ...
    忧伤没有伤口阅读 53评论 0 0
  • 就说我家外孙吧,已经有13天没有大便了,女儿也没有和我说,她们一直在她婆家住,前两天才回来,和我说了以后我就开始投...
    宋亿青s六中换阅读 85评论 0 0
  • 有的人能写但不代表会说。 写的时候语言是经过再三斟酌的,写出来的文字相对口头表达显得更加有条理,更得体。 然而直接...
    元気少女的后花园阅读 94评论 3 1
  •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就像是对于改变与不改变无从选择一样 对的错的 好的坏的 在某些时刻看来都没什么意义 旧时光总是迷...
    沉溺于水的女孩阅读 412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