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食堂故事征文‖且吃且珍惜——虾米浆糊纪

      那一年我13岁,期末考试刚过,便迎来一场暴雨,接下来便是漫长的暑假。

      对于我们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来说,一年最开心的时光莫过于暑假。一群年纪相仿的小伙伴吃过早饭便聚在村口,下河捉鱼,水洼处踩泥巴,宽敞又平整的麦场上玩木头人,直到听见外婆喊着自己的乳名叫回家吃饭,才意犹未兴地走回家去。

      下午我便带着大黄和睡床去小树林里乘凉,将网状的睡床绑在两棵树间,躺上去一边听河里蛙叫树上蝉鸣,一边看大黄逗外婆家的猫小花,等我困了,它们便躺在我身边也眯会。

      日子冗长却惬意。

        晚上七八点天将黑未黑,外婆便在庭院里摆上小桌子小凳子,用黏玉米煮的汤,一竹筐子窝窝头,还有一盘子虾米浆糊,我们边吃边聊天,一直要吃到天上繁星满布,蚊子出来肆虐,外婆才催我们要快点吃完,早点睡觉。

        童年的暑假总飘着香香的虾米浆糊味。

        长大后我们兄妹几个不在一个城市,我一个人住也早已习惯了叫外卖,实在不想吃便用零食应付过去。

        有一天凌晨,姐姐从外地哭着赶来,说终于决定要和姐夫离婚。我翻遍了整个冰箱除了泡面就是鸡蛋,正一筹莫展之际,突然想起了小时候最爱吃的虾米浆糊。

        于是洗了一棵葱切碎,一小块生姜切碎,开火,等锅热了放少许油,将葱末和姜末放入锅中,直到葱末炒黄,散发出葱香,兑入一碗开水,放入适量虾米,再倒入少量酱油,煮着。另外用水搅小半碗面,等锅里沸腾了,将面糊浇进去,边浇边搅拌以防糊锅,大概一分钟便可以盛锅,再浇上芝麻香油,一碟香喷喷的虾米浆糊就做好了。

      有时候,语言捉襟见肘,安慰不了你的心,还好可以温暖你的胃。

        后来有一年过年回家,妈妈趁吃晚饭时告诉我外婆已经去世了,怕我上班不好请假便没有告诉我。

      妈妈有时候图省事也会做虾米浆糊,可妈妈不爱放酱油,味道淡淡的,我总觉得她是怕吃到原来的味道。

        有时候我晚上会梦到外婆,她一个人坐在庭院里,或择菜,或喂猫,有时候也拿着蒲扇什么也不做在桐树下乘凉,我喊她却怎么也喊不应,后来我想大概这就是离开的人,在平行时空里,依旧是你最爱的样子。


图片发自简书App


图片发自简书App

《联合征文:讲一个食物的故事,写写属于我们自己的深夜食堂》活动链接:http://www.jianshu.com/p/b437542e56f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