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金枝欲孽》到《延禧攻略》,是女性的自我觉醒还是阿Q式的精神胜利?

96
小西丫头
2018.08.10 17:29 字数 2519

1.

《延禧攻略》从戏里火到了戏外,从服化道、主要演员生平甚至历史原型都在短短几天里扒了个遍。魏璎珞一出场,直接跳过黑化阶段,上手撕就宫女和嬷嬷,决无败绩。不到20集就直杠怡亲王、骂皇帝是青楼妓女还能全身而退。火力全开的女主简直和其他宫斗剧“怒其不争”的女主有千差万别,看的人直呼一个爽字。

如果说《金枝欲孽》争的是皇帝的宠爱和后宫的实权,是人人都爱孙白扬和孔武的勾心斗角。那么《甄嬛传》则是清朝版《基督山伯爵》,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双倍犯人,是人人都爱甄嬛的无限宠爱。而《延禧攻略》则是“我是宇宙最强音”的独立抗争。宫斗剧中的女性角色从爱恋中逐渐独立,由从前依附男性取得权利,到利用男性,再到自强自力,独立完成事业的角色蜕变。14年的觉醒之路,女性也可以靠自己获得想要的真相、爱人和事业,成为主宰自己命运的主人。

这真的是一部女性的自我觉醒之作?

且不说预告中女主最后还是落入“所有男人都爱我”的巢臼,光看把所有对手当白痴独有女主智商在线,这部戏就没有多少女性自我觉醒的意思,反而入梦更深了。


2.

从《金枝欲孽》、《宫心计》、《后宫》、《陆贞传奇》、《甄嬛传》、《芈月传》,一波又一波的宫斗剧从2004年火到2018年。TVB《金枝欲孽》引发万人空巷的狂潮,到《甄嬛传》全民热议进军美国电影市场,14年来大女主的戏一直是银幕宠儿。宫斗戏虽假托宫廷,却演绎了现代人的爱恨情仇。人生在世,谁还没遇到过几个光聊天不干活的“关系户”、快完成的项目被抢了功劳、劈了腿的男朋友/老公?宫斗剧女主的成功说明通过努力和斗争是可以获得成功的,但又悄咪咪地在你的脑子里种下一句话:不搞阴谋就无法生存。硬杠拼不过有后台的“华妃”、“高贵妃”们,靠阴谋却可能成功。照此来看,公司有人抢了职位,如果靠实力干不过就靠改上计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熊孩子惹了自己,就暗搓搓使个坏,让他知道做人的道理;老公出轨无法得到爱的祝福,就要斗心眼折腾到他和小三一起跪地求原谅。

当现实中无法越过职场的“玻璃天花板”和挽救不了的家庭生活不断刺激着女性脆弱的神经时,宫斗剧就成了“精神玛啡”。

鲁迅先生笔下的阿Q,有一个奇特的精神胜利法,那就是“在假想中克敌制胜”。而宫斗剧恰恰虚拟了这样一个人畜无害的时空,每个人可以在其中投射自己生活的不如意,看主人公成长,好像自己也从受人欺凌成长为一代霸主;看主人公手撕对手,仿佛自己也在生活中也获得了胜利。

卢梭在《社会契约论》的开篇就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处不在枷锁中”。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却永远都戴着社会定制的枷锁,脱离枷锁的自由反而不是自由。看宫斗剧若是只在精神满足,那是个人的自由;但若挣脱思想的枷锁落实到生活中便是犯罪。

 2015年,内蒙古赤峰市一家医院的放射科副主任田某,因不满其上司张主任的工作方式,长期在张某的水杯中下毒,导致张某身患多种疾病。最终,张某拍到田某下毒过程,移交司法审判后服药自杀。田某也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争的,不过是主任之位,科室之权,但阴暗下毒的手法却让人头皮发麻。


3.

内地的宫斗剧每一部充斥着争风吃醋、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甄嬛传》甚至被称为“斗小三宝典”和“职场升职宝典”。甄嬛初入宫时不过是“愿得一心人”的清纯少女,最终敌不过环境的浸染,虽是被迫黑化,但她以恶报恶,在不断膨胀的权利欲望下,人性的道德底线不断被击穿,宣扬的是“对待坏人应该更坏才能活的更好”,“欺负我的必将要她双倍赔偿”的价值观念。甘露寺回宫的甄嬛再也没有怜悯,借他人之手送去春药令安陵容滑胎失宠、被废自杀;故意诬陷皇后推搡导致其胎儿不保,再揭开纯元皇后旧事扳倒宜修皇后;与叶答应合谋毒杀皇帝。这些事纵有前情受害的原因,所传达的价值观却都是以恶报恶,为了在这阴暗的世界活下去,只能让自己逐步变成黑暗的使者。

《延禧攻略》魏璎珞用“步步生莲”毁掉乌雅青黛的入宫梦;用诡计迫使张姑姑出宫;借比赛用衣给锦绣设下死亡陷阱。如果说乌雅青黛蛮横无理,锦绣害死吉祥二人都是自作自受,那只因知道魏璎宁事件真相却未告知她的张姑姑都要被设计出宫就太阴暗了。并不是所有问题都是用在计谋用权利靠逼迫可以解决的。

内地宫斗剧所传达的价值观都是为了胜利可以无视一切伦理、道德的底线,阴骘狠毒无所不用其极。攀高踩低、阿谀奉承被展现的淋漓尽致。从这个角度而言,香港宫斗片传递的价值观更积极向上,更符合我们传统的社会规范和社会道德。

《金枝欲孽》中人性是复杂的,没有永远的好人与坏人,都是在所处环境和时间下所做的不同选择。安茜一直默默为小主解决困难,维护小主,要为外婆报仇才黑化斗计;尔淳只因报养育之恩找回失散的姐姐才不得以加入斗争。争斗的结局如妃失位,但孔武仍以德报怨;玉莹、安茜深陷斗争漩涡却都在结局找回本心。《宫心计1》中刘三好更是人性本善的卫道士,“做好事、说好话、存好心”贯穿全剧,最后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刘三好安享平静的人生。惩治恶人自有天道、法理来做。如果三好升妃后与金铃相互报复,可能等不到李怡成功,两人都已斗的两败俱伤。《宫心计2》费尽心机想获得帝王宠爱的王蓁因为诡计痛失君王爱;太平公主筹谋半生只换得一条白绫。最后王蓁、纯熙、元玥三人和解,友情化解了争斗。同是宫斗,香港宫斗剧却更宣扬以善的力量去感化恶,使恶人在精神上忏悔,精神上仍不悔改的再用法理去制裁。每个人需要做的,是以诚待人,以善待人。看上去很老套,却是中华民族传承千年的道德规范。

电视剧作为众多国民消遣娱乐的工具,却不应该只消遣娱乐,还应肩负起社会教育的功能。价值宣传不向善向美,一味迎合观众出气的需要,看完剧长叹一声爽字之后呢?是将计谋应用到生活中,解决一切看不顺眼之人?还是取得精神上的胜利后忍受现实?《喜洋洋与灰太狼》和《熊出没》风靡全国时,不少孩子学习火烧同伴、平底锅挥同伴,便可见电视的影响力。别以为只有熊孩子,看多了宫斗也会有熊大人。

宫斗剧并没有带来女性的自我觉醒,反而是阿Q精神胜利法的又一次胜利。“天下好男人团宠我一人”、“贱人就是矫情”的精神胜利,让女性越梦越深。除了电视从业者的价值观要重塑,观众的独立思考能力也要提升。真正从宫斗中走出来,面向真实的生活,才是女性自我觉醒的坦途。

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