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2

比喻句

1 西方人对于大眼睛,长睫毛的崇拜传入中土,姚太太便用忠实流利的译笔照样给翻制了 一下,毫不走样。

2 三朝回门,卑卑褪下了青狐大衣,里面穿着泥金缎短袖旗袍。人像金瓶里的一朵栀子花。

3 霜浓月薄的银蓝的夜里,惟有一两家店铺点着强烈的电灯,晶亮的玻璃窗里品字式堆着一堆一堆黄肥皂,像童话里金砖砌成的堡垒。

4 启奎把头靠在她肩上,她推开了他,大声道:“你想我就死人似地让他把我当礼物送人么?你也太看不起我了!”

5 乌浓的笑眼,笑花溅到眼睛底下,凝成一个小酒涡。

6 他站起身来,一只手抱着温暖的茶壶,一只手按在口面,悠悠地抚摸着,像农人抱着鸡似的。

7 她穿着乳白冰纹绉的单袍子,粘在身上,像牛奶的薄膜,肩上也染了一点胭脂晕。

8 便从另一扇门绕道进去。他那件汗衫已经从头上扯了下来,可是依旧套在颈上,像草裙舞的花圈。

9 心心蹬脚道:“没有看清楚,倒又好了!那个人,椰子似的圆滚滚的头。头发朝后梳,前面就是脸,头发朝前梳,后面就是脸——简直没有分别!”

10 他定眼一看,可不是筝筝!烫鬈的头发,多天没有梳过,蟠结在头上,像破草席子似的。

11 一觉醒来,筝筝不在了,褥单上被她哭湿了一大块,冰凉的,像孩子溺脏了床。

12 亲友们根据着“弄瓦,弄璋”的话,和姚先生打趣,唤他太太为“瓦窖”。

13 我爸爸的职业是一时的事,我这可是终身大事。我可会为了他芝麻大的前程牺牲我自己吗?”

仿写

三朝回门,卑卑褪下了青狐大衣,里面穿着泥金缎短袖旗袍。人像金瓶里的一朵栀子花。

李正白闻声望去,只见一位模样清秀的女子威风凛凛地朝这边走来。她的部分秀发扎了一束发髻,与剩下的发丝一块儿顺滑而下,上身是纯白的衬衣,配着下身的墨绿军裤以及及腿肚的黑长靴,朴素但不失威严。走得再近些时,能看清她的脸庞娇小而精致,肌肤清透纯净,仿佛吹弹可破般,明亮有神的眼眸子闪着青春的稚嫩。恍惚间,人像一支插在透明玻璃花瓶中的沾着夜露的百合,在晨风中微微摇曳。

这日,她如往日般静等在回廊的一角,面朝廊边小湖立着,高高盘起的发髻上缀满了橘色的簪子和宝钗,在斜射的日光中闪耀出朦胧的橘色光芒;身上淡橘色的长袍拖着长摆,形成一个优美的小弧线,显得仪态雍容华贵,但又不乏典雅素净。笼罩在一片橘色中,她的面庞上似乎也染上了淡淡的橘色光晕,已分不清是日光的反射,还是等待伊人时小鹿乱撞的心境反映。远远望去,人像一支美人蕉花瓣包裹着的淡橘色花蕊。

她爱笑,嘴角向上弯起,露出洁白的小虎牙,以及淡淡的梨涡,这时仿佛春风拂面,柔化了心中的点点惆怅。偶尔,她也会生气,撅起小嘴,眼眸子睁得圆圆的,一圈圈红晕浮上腮,这时仿佛一位娇俏中略带些妩媚的女子,勾得人心生荡漾。时而,她是一支插在素淡花瓶中的白月季,散发清香,沁人心脾;时而,她是一支插在色彩浓烈的花瓶中的红月季,香气醉人,摄人心魄。

阅读套餐

1成古文+4成旧小说+5成现代白话文


大西北的炎热

不得不说,大西北夏日的炎热是最得我心的热,因为它的特立独行。

烈日大剌剌地在悬在天空正中央,它的轮廓广阔地消散在耀眼的光芒里,它的光线携着高温倾泻而下,洒在大地上,以及行人的身上、发梢上。

在广袤的平地上,大地尽情地吮吸着光热的摄入,即使滚烫到能使胶鞋底摩擦出一股隐隐的焦臭味,它也不罢休;水平望向延伸向无尽远方的地面,朦胧中仿佛看见了反射光线中的氤氲之气,它们绵延不断地从大地的无数毛细血管中蒸发出来,密集地四散开,往上飘,渐渐地变得稀薄,继而隐没在酷热的空气里。

路上的行人穿着无袖衫凉拖,尽可能地释放身上的热量,但仍个个像火炉似的移动着,路遇熟人打招呼时,也是隔着远远地招招手喊喊话了事,然后迅速地离去,仿佛生怕触发了火炉的引爆装置似的;若真走近了些,不光能感受到一股股热气喷薄似的从对方奔涌过来,还能闻到一股发丝烧焦了似的臭味,若有似无地飘过来。

即使这般,我还是偏爱这股炎热。它一热起来,毫不扭捏,直冲冲地钻进肌肤的毛孔里,逼出了里面咸咸的水分,起初是大颗大颗的,然后迫于地球引力的拖拽,小溪流似的穿梭于汗毛丛间,紧贴着肌肤畅流而下,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最后冒过汗珠以及流淌过汗水的区域恢复了之前的干爽与清洁;不像北京的闷热,逼得浑身冒臭汗,但永远扭捏地黏糊在毛孔口,甚至讨厌地将贴身的衬衣T恤顺带地黏在皮肤上,湿答答地,紧巴巴地,惹得生理上颇不舒服,还免不了沾染到内衣上,留下浅棕色的汗印子。

除了它热得痛快爽利,我还爱它热得单一纯粹。大西北的热只是热而已,它既不闷,也不湿,是始终如一的干热。不闷,拿起把芭蕉扇晃几下,热气立马消散了,过上好一会儿才再热起来,空气因此畅爽凉快了,精神气儿也就跟着抖擞了;不湿,实在热时,脸、胳膊以及背上会止不住的冒汗,但这汗来得快,去得也洒脱,不留一丝儿痕迹,汗散去后,浑身像甩去了重物累赘似的轻松爽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