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1

关了灯,小叶和沈檬躺在床上,听着沈檬絮絮叨叨,沈檬一字一句缓慢的说着,小叶一字一句认真的听着,伴着沈檬不断掉落的泪,小叶仿佛听到心扉撕裂的声音。

沈檬是小叶在大学里唯一的朋友,结识于自信英语,此后便是一起早读,一起学英语,甚至一起分享最心底的秘密。沈檬的秘密便是远在武汉的林浩,林浩是沈檬的小学同学,虽然初高中分于两所中学,但沈檬对于林浩的思念只多不少。六年的中学时光,沈檬除了对林浩偶尔的思念,大部分还是安静而平淡的过着。默默的为自己的梦想努力,没有旁人的打扰,仿佛每刻的天空都是晴的。高考之后的小学聚会,沈檬遇到了林浩,努力克制了六年的思念一瞬间喷薄而出,不见的六年,林浩的魅力好像愈发的大了。整整一天,沈檬都难以将自己锁定在林浩身上的目光移开。她旁若无人的望着他,看着他熟练地与同学们嘘寒问暖,仿佛是感受到沈檬的目光,他转向了她,微微笑着“好久不见了,过的怎么样?”这句被他对着其余同学重复了数遍的问候,却让沈檬觉得有些许不同,她用力的捏着衣角,脑袋一片空白,良久,“很好。”沈檬鼓足勇气盯着他。的确很好,每天抱着对他隐忍的思念入睡很好,再见到他很好,各自有着明朗的未来很好。沈檬是不善言辞的女孩子,整个聚会都没讲过几句话,但如果细细端详就会发现她上扬了一整天的嘴角泄露出来的小小幸福和闪亮异常的眼神。那天,她沉默的陪衬着旁人,却做了自己的主角。

九月,沈檬拖着精心挑选的行李箱赶赴大学的盛宴,行李箱里装满了她对林浩的思念和对未来的憧憬和期许。一个人上课,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兼职。只是一个人的时候,对林浩的想念就会愈加强烈,参加自信英语,一方面是为了学习,但更多的是分散对林浩的情感。小叶就是在她对林浩的思念最强烈的时候闯进她的世界的。小叶任性,冲动,每天嘻嘻哈哈没心没肺的样子让沈檬艳羡。小叶好像能够轻易地和所有人打成一片,能够轻易地从感情的泥沼中脱身而出。和小叶相处久了,才慢慢相信原来一个人真的可以同时喜欢很多人。她们相约在宿舍的天台上,讲各自的梦想,讲各自喜欢的男生。也是那个时候,沈檬知道了小叶在高中的时候暗恋过很多男生,暗恋期限从未满三个月,无一例外。

她却暗恋林浩将近十年。

小叶喜欢搜寻被旁人忽略的帅哥,沈檬依旧只专注于林浩,那时候,她们天台上的话题是梦想、林浩、很多男生。

后来,自信英语新转来一位男生,帅气,温柔,对每个人都笑意盈盈,却又不动声色的和每个人都保持着距离。即便如此,她们的整个班级的女生还是义无反顾的陷进了孙笑寒俊朗的外表里。小叶和沈檬变成了不合群的存在,沈檬眼中的世界,除了林浩,全是灰的。林浩周身的气场很少有人可以匹敌,沈檬陷进去将近十年,再也不能完美的脱身而出。小叶本来和班级所有人都打得火热,可现在孙笑寒取代了小叶的位置。后来,沈檬渐渐地发现从小叶嘴里蹦出来的帅哥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对孙笑寒无尽的吐槽。正如现在,小叶坐在天台的老位置,怒气冲冲:“沈檬,你觉得他帅吗?帅吗?哼。帅个屁!整天一副全天下我最帅的死样,无耻!!”平心而论,沈檬真的没觉得孙笑寒有表现过“我最帅”的样子,相反的他谦虚,彬彬有礼,除了内心深处被他掩盖住的冷漠之外,很完美。就像林浩一样,除了不喜欢她,一切都很完美。完美的外表,完美的身材,完美的言谈举止。想着,沈檬又微微低了低头,小叶长久没有听到沈檬的回答,疑惑的转头望向她,沈檬的目光锁在一处,眉头紧皱,满脸的悲伤,这样的沈檬小叶并不陌生,平时与她调皮搞怪的沈檬和天台上的沈檬完全不同,沈檬的难过好像只有在天台和她的面前才会展现出来,而这一切的难过都只来源于同一个人——林浩。“又在想他了吗?”小叶轻声问道。沈檬闻声转头望着小叶,眼角含泪,苦笑道:“明明说好不再只有他的。”小叶心疼这样隐忍的沈檬,“想哭就哭吧,在我面前不需要克制自己。喏,肩膀借你。”小叶往沈檬身边挪了挪,寂静一片,只是沈檬肩膀抖动着,滚烫的泪流进小叶的衣襟,小叶眼角湿了湿“沈檬啊,就连为他哭也要如此抑制自己吗。”这样想着,抬头望了望天空收回溢出的泪,而后慢慢的安抚着沈檬。

那时候,她们天台的话题变成了梦想、林浩、孙笑寒。

孙笑寒总是在小叶出谋划策的时候蹦出来搅局,将小叶原本清晰地思绪搅的一团乱之后扬长而去。但每次对孙笑寒的怒气都会随着月华莫名其妙的怨念的眼神烟消云散。小叶是很实在的懒女孩,能坐绝不站,能躺绝不会坐,就连脚踏车能蹬一圈也绝不会蹬两圈。所以一次想不通的问题绝不会再想第二次。正如月华莫名其妙的眼神。那个时候,小叶讨厌着孙笑寒,对他的捣乱爱答不理,后来孙笑寒觉得无趣,慢慢的也不再找小叶的麻烦。小叶又回到以前的生活,除了自己偶尔折腾折腾,再也没什么波澜。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但小叶又想不清楚,索性不再去想。

自信英语毕业典礼那天,月华对孙笑寒的表白事件引起了不小的轰动。那天因为小叶有事耽搁没能参加,回来之后才听到沈檬断断续续的讲起,沈檬对旁人的事一向不关心,讲到的这些也只是道听途说,群里因为这件事炸开,当事人却像凭空消失一般,不置言语。小叶刷着群里消息,全是大家七嘴八舌的凭空想象,结局也是。没有人能够真正确定他们现在的关系。小叶觉得有些无聊,给母亲打完电话后便关了手机。心情明显的失落。舍友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小叶,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小叶在学校的路上遇见月华经常会条件反射的绕着走,沈檬察觉到小叶的不正常,那段时间,小叶总是心不在焉。只有偶尔提到孙笑寒的时候,小叶才会恢复一点生气,“小叶,你是不是……喜欢上孙笑寒了。”

小叶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沈檬的话一直在脑海里重复着“你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小叶猛地将被子捂在脸上,大叫道:“怎么可能!!”后来几天,小叶都会在傍晚的时候去湖边转一圈,想着能不能像以前一样遇见孙笑寒。以前……以前孙笑寒总是时不时地出现在小叶面前,一脸嬉笑。自从孙笑寒不再在自信英语为难她以后,小叶也渐渐地不再讨厌孙笑寒,在湖边遇到孙笑寒还会聊几句。那次中秋,沈檬和舍友都回家后,整个宿舍只剩下了小叶一人,小叶坐在湖边用哀怨的语气咕囔着好想回家时,孙笑寒忽然出现在背后,问道:“那为什么不回去?”小叶平复了受到惊吓的心情后白了他一眼:“家离得太远了。”那个时候,她还记得孙笑寒怔怔的望着她,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没想到整天嘻嘻哈哈的,还有这一面。”小叶以为那之后他们至少算得上朋友吧。没想到他和月华的事情一点都没有对小叶提及。表白事件之后,小叶也旁敲侧击过孙笑寒,但每次都被孙笑寒的“没什么”给堵回去。“小叶?”小叶心下一喜,转头才发现是王远,“大哥!你怎么来了?”高扬的语调成功的盖住了失望。王远是孙笑寒转来自信英语之前班上唯一的男生,当时小叶和王远打赌赌输之后便心不甘情不愿的喊起了大哥,抱着“好事”要和好朋友分享的心态,怂恿王远再收个干妹妹,于是,小叶、王远、沈檬就变成了三结义。“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我能不来看看吗?”小叶装出一副感动的样子“还是大哥最好。”看到小叶时刻想要扑上来的样子,王远见怪不怪的说“得,别跟我来这套,到底怎么了?”小叶属于有贼心没贼胆,真放任她扑的话她肯定会立马缩回去,以前王远最怕小叶这招,直到后来他们班上组织野外宿营,小叶有心调戏班上女生,作势亲她们,没想到被其中一位女生反击真的亲上了小叶,当时吓得小叶哇哇大叫。自此,他便再也不怕小叶得这些假把式。小叶又想起了沈檬那天的话,略显烦躁:“生活太无聊,出来思考思考人生。”小叶用这种夸张的语气骗过很多人,“看你也不像是会有烦心事的人。”王远白了她一眼。小叶闻言只是笑笑,果然啊,不是任何人都是沈檬啊。换做沈檬,一定会立马无情的拆穿她,“装个屁啊,如实招来。”

日子不咸不淡的过着,和孙笑寒偶尔的联系成了小叶生活的一味调剂,因为孙笑寒的存在,小叶好像渐渐能够理解沈檬为什么一定要在林浩之后结婚。是不是只有看着喜欢的人有了自己的归属,才能安心的过自己的日子。小叶觉得这样的自己很陌生,她一如往常暗恋旁人般时刻警告自己不要陷进去,一面急迫的寻找着下一目标。可是孙笑寒总是对她很好,让她捉摸不透,小叶虽然皮肤白皙却难掩微胖的身材,就连普普通通的男生都不会对她驻足,她真的坚信孙笑寒的眼光不会比他们更差。孙笑寒将小叶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包括小叶最近对他的躲闪,对别的男生忽然燃起的浓厚的兴趣,他和小叶交谈的不多,对小叶莫名的态度也捉摸不透,每次在湖边遇到小叶还未开口小叶便拔腿就跑,晚9点找她聊天,她说“不早了我要洗洗睡了。”晚8点找她还是同样的说辞。真的,就这么讨厌他吗?

随着孙笑寒的不再打扰,小叶对孙笑寒的感情也在渐渐淡去,小叶正在慢慢的做回从前没心没肺的小叶,沈檬却一天天憔悴。“我对林浩……表白了。”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直击小叶的心底,沈檬是一个自尊心超级强的女孩子,小叶很难想象沈檬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将自己低到尘埃里,直至淹没不见。近十年的喜欢,是沈檬做过最勇敢的事,是只有小叶最佩服的沈檬才敢做出来的事,沈檬有时候打趣她“敢不敢认真的喜欢一个人。”以前的小叶只会留下一记白眼潇洒离去,可是现在,小叶想这样做了,却依旧没有勇气。小叶憧憬着电视剧里至死不渝的爱情,却又不敢相信现实存在的爱情。“小叶,我想去找他。”小叶很想大声的反驳一句“能不能别再傻了!”但看到沈檬哭到红肿的眼睛,小叶又瞬间心软下来,这样的沈檬,这样让小叶怒其不争却又心疼到无以复加的沈檬,真的让人很难再狠心说她一句不是。小叶深吸一口气,“如果你真的决定去了,我陪你。”不管怎样,那是沈檬做的决定,小叶决定奉陪到底。如果能够见到那个男生,她一定要好好的痛揍他一顿。她都不舍得把她的沈檬折磨成这个样子,他竟然敢!后来,沈檬只身赶赴武汉,为了给自己的青春画上完美的句号,只是当时谁也没有想到,那或许只是一个分号,也许不过是逗号罢了。沈檬待在武汉的两天,真的让沈檬终其一生也难以忘记。第一天林浩去车站接路痴的沈檬时迟到一个多小时,因为睡过头。和沈檬吃饭时对沈檬的着装指指点点,嘲笑她穿着品味很俗。第二天便将沈檬一个人仍在武汉,自始至终再也没露过面,以致沈檬回到苏州也没有再发任何消息过来。到底是将自己怎样的低到尘埃里,才会这样不顾一切的奋不顾身。这也许是小叶永远也理解不了的爱情。沈檬从武汉回来后,更加寡言少语,每天周边都弥漫着难以驱赶的悲伤。小叶以为这样被伤害过的沈檬会慢慢放下,直至后来沈檬依旧保留着林浩的一切,依旧能够自如的脱口而出林浩说过的每一句话,依旧,一如刚入学时那样思念着林浩。小叶才意识到,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真正懂得过沈檬的感情。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感情,是早已让沈檬忘记脱身的感情,是能够陪伴沈檬一生的感情。直至多年后,小叶才真正身临其境的体会到这种情感的痛苦和,幸福。

为了庆祝新学期的到来,沈檬特意去染了头发,是很漂亮的暗黄色,又在王远和孙笑寒的帮助下搬好了宿舍,搬到了孙笑寒所在的南区。南区的天台一如北区一样安静,准备好毛毯和零食,寻了一处干净的地面,席地而坐。小叶和沈檬望着稀疏的点缀着几颗星的夜空,良久,小叶开口:“还会难过吗?”

沈檬望了小叶一眼,苦笑道,“很难过,每时每刻。”小叶闻言嘴角艰难的咧了咧,不再言语。

“倒是你,真的不喜欢孙笑寒了吗。”

“很久以前就不喜欢了好吧。”小叶故作轻松。

“小叶,你感觉出来了对吧?今天搬宿舍,他生怕你累着,表现的真的不能再明显了。他平时智商也挺高的,怎么一遇到你就变成白痴了呢。”

“感觉个屁,鬼才知道他怎么会这么白痴。”每次谈及孙笑寒,小叶都是一脸明显的烦躁。

“小叶,别因为自己的恐惧和懦弱错过。既然互相喜欢,为什么不敢试一下呢?人生最幸运的事莫过于彼此爱慕。你该学会珍惜而不是躲避。”沈檬的一字一句都敲打在小叶心上。直击小叶要害。这就是那个最了解她的沈檬啊。

小叶良久都没有再说话,若有所思的样子。沈檬也就默默地陪她坐着。“再说吧。”小叶开口。之后便不再说什么。沈檬也了然于心,定然是小叶内心挣扎过之后,多年的怯懦最终战胜一时的勇气。

之后,孙笑寒开始频繁的涉足小叶的生活,不管小叶怎样驱赶,怎样冷漠,孙笑寒始终不为所动。每次孙笑寒的舍友都会打趣他:“没想到你小子也有今天啊。”孙笑寒纠缠小叶整整半年有余,寒假也是不停地电话骚扰,甚至有几次被小叶的母亲和弟弟接到了。母亲说:“也该试试了。”弟弟说:“姐,快找个姐夫给我买好东西。”小叶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会觉得压力倍增,后来干脆直接告诉孙笑寒自己会好好想想,然后便关了手机。

小叶抱着枕头去母亲房间时,母亲正在轻声哼唱着。“妈,我一个人睡不着。”小叶一边撒着娇一边不顾母亲言语便挤进了热乎的被窝。

“傻丫头。”母亲宠溺道。小叶闻言傻傻的笑了几声。

良久,母亲说:“如果不喜欢人家,就别一直拖着。”

“喜欢。”正因为喜欢,才会害怕,怕有一天他会离开。

“你知道世界上最美好的东西是什么吗?”

“感情?”小叶望着母亲,不确定道。

“是回忆。谁也夺不走,谁也偷不去。”

“我懂了。”小叶嗤嗤一笑,抱着母亲一觉天亮。

少了孙笑寒的主动,和小叶的关系也仿佛一朝回到解放前。他还记得那天舍友失恋抱着他嚎啕大哭时,他也跟着难过。他最喜欢的女孩,正在用尽全力躲避他。那个莽撞的闯进他的世界将他的世界搅得一团乱的女孩,将他隔绝在她的世界门外。如果不是那一通电话,恐怕早就放弃了吧。沈檬来电,很简洁的几句话,却如平地惊雷一般,将孙笑寒的所有的失落、心灰意冷一扫而空。“小叶之所以躲避你,是因为她恐惧爱情,害怕受伤害,所以才会一直怯懦的躲在自己的壳里。对了,小叶她,很喜欢你。”小叶害怕,那他就给她足够的安全感,可是小叶现在却连他唯一拥有的主动权都剥夺了。真的是因为越喜欢才会越躲避吗?真的确定不是因为讨厌才会不愿意搭理吗?孙笑寒至今为止都觉得沈檬最后的那句话是他的错觉。他感受不到小叶的努力,也看不到任何希望,哪怕是给他一丁点希望他都能继续坚持下去,可是现在他真的想放弃了。

寒假回校,孙笑寒的生日也在临近。月华打电话约他,他懂得月华的心思,之前因为小叶的存在一直没给过月华希望,可是现在,不是说好不再喜欢小叶了吗。或许他也该接受新的人了。只是除了小叶,新的人是谁都没所谓了。孙笑寒应了下来,他清晰的听到月华用受宠若惊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试探:“真的吗。”他苦笑,他对小叶,又何尝不是这样。

小叶犹豫了很久,终究还是将“出来一下,有礼物送你”的短信发了出去。

“神奇。你竟然会送礼物给我。”秒回。

“别多想,只是觉得你送的礼物太多,总是要还的。”孙笑寒望着小叶的短信,苦笑,他怎么敢多想。

“打算分几次还?”一如往常轻松的语调。

“一次性还清。”

久久得不到孙笑寒的回复,小叶只好换好衣服下楼。见孙笑寒正站在宿舍门口,原本轻松的心情立马变得紧张难安,想着即将送给他的礼物,心跳的更快了。小叶只好将手藏进羽绒服口袋,紧紧握着,才稍稍缓解一点。孙笑寒看到小叶后心不自觉得漏跳了几下。

“我很好奇是什么样的礼物能一次性还清,尤其是,我的感情。”孙笑寒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这句话。只要一想到此后与她再无交集,便觉得莫名的火大。明明说好要开始新生活的。

小叶察觉到孙笑寒的不悦,却还是微微仰起脸鼓足勇气,用最温柔的声音说:“我。”

很多年后,谈起这一幕,孙笑寒坦白了当年对月华的想法,小叶却只是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幸好,总算赶上了。”没有人会一直无条件的等下去,还是要好好珍惜,感情最怕的便是有恃无恐。

沈檬的生活随着小叶和孙笑寒在一起后也慢慢的步入正轨,哪怕是只有小叶一个人幸福,她也会觉得开心。况且她有小叶这么好的朋友一直不离不弃,又有远方可以想念的人,离梦想也越来越近,还有什么不幸福的呢。小叶喜欢着这样的沈檬,这才是她认识的那个沈檬,只为自己而活的沈檬。偶尔对林浩的思念,大多时候还是重复着充实的生活。沈檬对林浩的念叨越来越少,也不再像以前一样仿佛弄丢了最珍贵的玩具般难过,现在的样子,是沈檬最喜欢的样子,有重要的人陪伴,有远方的人可以思念。一切都完美的刚刚好。大三的国庆,沈檬忽然接到林浩的定位信息。是苏州。沈檬兴奋的跑到小叶宿舍,叽叽喳喳的探讨着。沈檬却忽然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一屁股坐到小叶的床上。“忽然感觉没那么兴奋了。现在忽然觉得,他来,或是不来,对我都没太有所谓。”果然,接到林浩之后,沈檬也只是尽了地主之谊,不掺杂着任何私人情绪。时隔两年再见面,早已没有当时的感觉。沈檬一直在默默的改变穿衣的风格,也换了发型,穿上细跟凉鞋。一路上林浩不停地找着话题,沈檬却只是礼貌的回应,不漏声色的拉开和林浩的距离。沈檬一直以为自己很喜欢林浩,可只有真正靠近才发现,有些事,早已面目全非。沈檬依旧存留着对林浩的些许情感,但却不足以再致跌落,也许对林浩的情感会伴随沈檬一生,但这却再也与林浩无关。拉开和林浩的距离,沈檬才发现林浩并不像自己所描述的那么完美,怪不得每次小叶都要骂她傻。林浩喜欢和漂亮的女生聊天,喜欢搞暧昧。林浩的缺点,沈檬正在一点点的挖掘。

再后来,沈檬将那段感觉埋在心底,那是沈檬的整个青春,就像小叶母亲说的那样,最美好的是回忆,谁也抢不走,谁也偷不去。沈檬在慢慢的寻找自己的良人的同时,依旧努力的改变自己,期间林浩找过沈檬几次,也表露过心意,却被沈檬委婉的谢绝了。以前的沈檬在林浩面前那么卑微,若是当时能够收到林浩的心意,沈檬睡觉都一定会笑醒。而现在,沈檬可以从容优雅的拒绝她期待已久的早已变质的爱。最开心的莫过于小叶了,沈檬这三年因为一个林浩经历了什么,承受了多少,小叶比谁都清楚。而如今她最担心的沈檬正在慢慢变好。真的是再好不过的事了。

后来,小叶陪沈檬重游了武汉,沈檬因为在武汉不美好的回忆一直抵触着任何和武汉有关的

字眼,而如今沈檬能够重回旧地,真的是沈檬做的最勇敢的事了。孙笑寒也跟着凑了热闹。

美其名曰保驾护程。他们去了武汉大桥,又去了黄鹤楼,想着沈檬上次被林浩丢在武汉

那天一个人无所事事时,偶遇黄鹤楼正在修葺。而如今三年已过,到处繁盛一片。

小叶偷偷看到了沈檬在武汉大桥许下的愿望:沈檬&良人。

沈檬的那位良人啊,你知道沈檬一直在等你吗。请快快随风而来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啥叫浪子回头,啥叫改邪归正。我是一惯不信的。 前一阵子同事小如说她很苦恼。说她的男友是一个吊耳啷铛的人,平时是吃喝...
    楼上飘香阅读 32评论 0 0
  • 拥有Kindle是我大学以来的愿望,现在真的有了,很想通过它来改变自己,想着趁着眼睛还没花就多读点书吧,看看人家是...
    杂草Joyce阅读 41评论 0 0
  • 我们先是被告知了有关这个世界的事以后才开始看这个世界。我们想象了大部分事情之后才去经历它们。除非教育使我们强烈地意...
    柳涛虹阅读 12评论 0 0
  • 何故与君再相遇。 两处十年,残梦还几许。 算把怨情溶秋雨。 前缘怎敢再相续。 闲展旧函读旧句。 一样痴情,两样人生...
    田园读书人阅读 353评论 0 6
  • 乔是一只一岁的纯种伯恩山犬,在阿贵告诉我昨天发生的事情之前,我一直都感觉忠犬的故事离我很远,很惭愧没有感受到乔的灵...
    多年不见的瘾阅读 1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