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少欢喜,一场空

我在等一个人,等他来娶我。

“我们,做个交易,怎么样?”离更雪注视着对面的这个男人,摩挲着酒杯,语气缓缓的说道。

“哦?不知姑娘跟我洛清寒想要做个什么样的交易?”洛清寒略带戏谑的回应到。

“娶我”

“什么?!”洛清寒一口水喷出来,惊讶不已。

“我说小丫头你是不是跟我老爹算计好了?”

“噗”离更雪嗤的笑了,却并不急着回答清寒的问题,只是微微注视着他。

“老爷子,小女离更雪,实不相瞒,我今日拜访,乃是来帮助老爷子的”

“哦?我倒不知我是有什么事是可以麻烦离姑娘的?”洛老爷子撸了撸胡子,和蔼的说道。

“您家公子生性顽劣,不愿娶妻,不知道搞砸了多少您给张罗的亲事,这不,我来给你支支招啊”更雪明亮的眸子瞧着洛老爷子,狡黠而又清明。

“哦?那不知姑娘是有什么法子?”

“老爷子,你瞧我怎么样?”

“你?你的意思是?”

“没错,我来毛遂自荐了”

“姑娘模样生的不错,尤其这双眼睛,灵动的很,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就是你也知道是我那儿子不愿成亲,整日就爱习武,这姑娘们现在都避而远之了?而且你这……”

“我爱他”更雪收了收神色,一本正经的回答老爷子,顿了顿,继而又说道:“老爷子不必怀疑我的用心,我跟您家公子,年少就相识,那时候,我就对他芳心暗许,所以,这才冒昧前来,想成全自己的夙愿”

洛老爷子自是想不到眼前这姑娘与清寒还有这渊源,这姑娘瞧上去是不错,就是我那儿子……

“离姑娘,你这番心意,老朽明了了,就是我那儿子不愿成亲,你说这……”

“噗,只要老爷子答应我,我自有办法让他娶我”更雪听到洛老爷的回答,心情不免雀跃了起来。

“当真?”

“自然”

“行,那我就把我儿子交给你了,交给你了,我的乖儿媳嘞”

更雪一听,脸不自觉的红了,心里乐开了花。

“喂,喂,离姑娘,想什么呢?快说,是不是跟我老爹合谋好了”

“自然……不是”更雪收了收心神,回答道。

“那你这是要做什么,我告诉你,我在这一块儿是出了名的不近女色,就你?”

“噗?我?你以为?我看上你了?”更雪听到清寒的话,不甘示弱的回击到。

“那你说你要嫁给我”清寒一脸不解。

“我让你娶我,不过是各取所需罢了,实话告诉你,我有心上人了”

“你既然有心上人,你找你心上人去啊,你找我作甚,我又不是你心上人”

“我那心上人……他,他暂时回不来了,但我父母催得紧,急着把我嫁出去,我这才找上你,你我,就当名义夫妻好了,你爹不是也催得紧,这样我们岂不是都能落个清净,我也能安心的等我那郎君回来,然后我们和离就好,怎样?”

“你说真的?”

“那是自然,你这模样,还不及我那郎君半分,我会瞧得上你?所以你大可放心”

“哼,正好,我也瞧不上你,既然如此我们就做个假夫妻,井水不犯河水”

“好”更雪暗暗的握了握拳头,一脸平静的回应到。

不日,清寒便带着更雪回家,拜见了父亲老人家。

“洛老头儿,我今儿给你带了个儿媳妇回来,来瞧瞧啊”

“啥?你真给我带了个儿媳妇回来?快来我瞅瞅,哎呀真是祖上有神明啊,我这儿子终于开窍啦”

“准儿媳拜见公公”更雪略带羞涩的作了个揖,还偷偷的跟洛老爷子来了个眼神上的对视。

“好好好,我今儿第一次见我这儿媳妇,就觉得分外投缘啊,好儿子这回终于要成亲了,哎呀,我心甚慰啊”

“得了啊老头子,不就成个亲嘛”

“是是是,那我给你们选个良辰吉日,哎呀,等你们成了亲我就等着抱孙子喽”

更雪跟清寒听到洛老爷子的话,都不自然的别开了头,场面顿时安静。

最终,更雪如愿嫁给了清寒,成亲当天。

“喂,臭丫头,你我今日虽成了亲,不过,我们当初说好的,井水不犯河水,我专心习武,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你这盖头,我就不接了”清寒说罢,就要走。

“等等,你我虽说只是假夫妻,可你好歹把盖头接了吧,还有,今日你我新婚你若就这样出去了,我在这个家岂不是日日要被人取笑,你好歹顾一下我的面子不是,你予我方便,我自然也予你方便,你觉得的呢?”更雪慢条斯理的对清寒讲到。

清寒听完,觉得也挺有道理,便坐了下来,慢慢的挑起了盖头,更雪精致的妆容,就这样被瞧进了眼底。

那天没仔细看,想不到这丫头装扮起来还挺好看,真是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啊,清寒兀自的在心里嘀咕。

而更雪就这样望着他,看着清寒痴呆的眼神,笑道:“你这般瞧着我,这是对我动心了?”

清寒闻言立马炸了毛:“我看上你?下辈子都不可能!我睡觉了”语罢便在长椅上合衣躺下,没了动静。

更雪静坐了会儿,稍微收拾了下便也合衣躺下,她隔着红烛,怔怔的望着清寒的背影,仿佛又瞧见了那个少年,让她念念不忘的少年。

那天,天空下着雨,更雪一早便来到寒山寺求愿。

雨水滴滴答答落在油纸伞上,泛起一圈圈涟漪,也滴动了更雪的心。

“佛祖在上,今小女子特来求愿,保佑我更雪能觅一个如意郎君,恩爱白头”更雪虔诚的拜了拜,全然不知这一切被洛老头拉过来上香的洛清寒瞧见了。

“小丫头,姻缘是要自己求的,你求佛祖?他还能给你包婚配啊”说完不等更雪反应就撑着伞走了。

闻言的更雪先是一愣,便直直的追了上去。

“公子留步”更雪执着伞,在寺庙的长阶上叫住了清寒。

“你叫我作甚啊”

“刚才公子一言,小女子不解,自古婚约,皆由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祈求佛祖给我觅个好姻缘,有何不可?”

清寒一听,嗤的一笑回答道:“真是迂腐,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是你要跟你未来相公琴瑟和鸣,又不是你父母,他们选的就能如你意?佛祖能帮你?再说了成亲有什么好,小丫头,不妨跟我学学啊,瞧我执剑走天下,一个人多自在,我就不想成亲这事儿,武学的精妙可比那些情情爱爱有意思多了,凡尘俗事能抛就抛,就算我最后不得已还是要娶亲,我也要找个能跟我打上几回合的,不然柔柔弱弱的多没劲儿,哎,不说了,说多了你也不懂,你就自己悟吧”清寒语罢抬脚就要走。

“哎,我还不知公子姓名呢”

“凉安城家,洛清寒,告辞!”

更雪望着洛清寒离去的背影,在心底默念了一遍又一遍他的名字:洛清寒,洛清寒……而她的心底又似乎下了一个很大的决心般,一回到家就嘱咐人给她找个师父,习武练功。

辗转三年有余,更雪终是有了些造诣,这日她依旧在庭院里练武,她的乳娘给她准备了些小点心端了过来。

“姑娘诶,来先吃点东西再练吧”

“嗯,好”更雪停了停手中的剑答到。

“姑娘啊,我到现在都很不明白,自从你三年前从山上回来,就跟变了个人似的,一门心思的学武,我怕你在那受欺负了,也不敢贸然问你,怕惹你心里不痛快。”

“哪里的事,我只是……”更雪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不知该如何接下去。

“只是什么?”

“奶娘,我先问你”

“姑娘请说,我定知无不言”

“自古以来婚姻大事,都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说,我要是给我自己找个相公,我爹他们,会不会……会不会觉得……觉得我太轻浮?”

“这个……婚姻大事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不过,姑娘要是有中意的,不妨跟老爷夫人提一提,到底是自己相中的,只要把日子过好了,我看老爷开心还来不及呢,就是不知道小姐看上谁了?莫非小姐习武也跟这个人有关?”

“噗,奶娘你可真聪明,他说,能跟他对上招的才配得上他,我想,跟他并肩,一起习武切磋,他那么爱武学,想来一定很有意思。”

“那他叫什么,家住哪儿,这都三年了,我也没见过姑娘你跟谁碰过面,他娶妻了没有也不知道啊”

“奶娘你放心,他说过,不会轻易娶妻的”

“他给你承诺了?”

“嗯……对……”算是吧,更雪默默的给自己在后面加了一句。

“哎呦我的姑娘,那你也不能这么放心啊,你说三年那,谁知道他变心没有呢!”

“哎呀奶娘,我自有分寸,我还能让别人欺负我不成?”

“好好好,姑娘开心就好啊”

更雪听完奶娘的话,就像吃了颗定心丸,在家收拾了些东西,便准备前往凉安城家去。

“你个不孝子!让你娶亲就这么难?你说,你都气走几个姑娘了?这的姑娘都被你得罪干净了,我还怎么抱孙子,啊,你说。”更雪没想到来到凉安城家的第一幕,便是洛老爷子追着儿子打,不禁微微一笑,暗自高兴,他果然没娶亲,只是这……要想让他娶我,还得想个法子。

更雪就在洛家门口张望着,瞧着洛清寒出来了,便假装不小心装了上去。

“哎呦,哪个走路的,撞着本小姐了”更雪先发制人,抢先说着,顺便还偷偷的瞄了眼洛清寒,这模样倒是比三年前更成熟了,不禁又迷恋了几分。

“你这姑娘,好没道理,明明是你撞上我的,我还没怎么你呢,你倒怪起我来了”洛清寒不耐烦的出了声。

“哎呀,真不好意思公子,我这逃婚出来走得急,就怕那些奴才把我给逮回去呢”

洛清寒一听,说道:“原来同是天涯沦落人啊,看你同我一样可怜的份上,那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那就多谢公子,不跟我这小女子一般见识。”

“得了,我还有事,先告辞了”

“等等”

“姑娘还有何事?”

“你就不记得我了?”

“你?我老爹老拉我见这个姑娘那个姑娘,我哪记得你是哪个”

“额,可能我看错人了,见谅”说完更雪头也不回的走了,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忆起往事的更雪,一想到清寒把她忘得一干二净,就有些愤愤不平,握紧了拳头小声说道:“这丫的不记得我了,真是欠管教!哼,现在你落我手里了,看我怎么跟你算账!”

“莞香,你家少爷人呢”更雪一早起来就不见清寒的影子,便向丫头问了句。

“回夫人,少爷去练剑去了”

“哦?在何处?”

“在西苑的竹林那”

“来,你过来,陪我去厨房做点吃的,跟我送过去”

“是,夫人”

西苑竹林处,清寒正在专心的练剑,动作行云流水,不带一丝马虎,瞧着旁边的更雪不觉入了迷。

“洛清寒,爹让我给你送了些早点过来,你先吃了再练吧”更雪朝清寒喊了声,哪知清寒没有一点反应,更雪想着这丫鬟还在这,就对她爱答不理,这可怎么得了,于是乎,她在地上捡了根差不多的竹条,便见招迎了上去。

没想到更雪会忽然插过来的清寒,一开始便慌了手脚,于是很没面子的被更雪的竹条打到了,慢慢的,他收敛了心神,终于跟更雪有模有样的过起招来。

一番对招下,更雪显然体力不支,被清寒拿下。

“我还真是想不到啊,你竟然会武功”

“我也想不到,你剑术还是有些了得的”

“切,那是自然”

“现在可以吃早点了?”

清寒望了望点心,刚刚对招还真有些饿了,就听话的坐了下来,拿起一块芙蓉酥吃了起来。

“丫头,你这武功是跟谁学的?”

“我?是不是觉得我的招式很耳目一新啊”

“咳咳,你别得意,我就是问问”

“嘿,我偏不告诉你”更雪说完便一脸开心的走了,不论清寒怎么个说道都权当听不见。

从那一天后,更雪每天都会拿着自己做的点心去看清寒,每次,清寒都会拉上她跟她过招,每过完招,都会觉得有点饿,然后把点心吃的一干二净。

“还真别说,这老头请的厨子是越来越对我胃口了,每次练完剑就惦记着了”

“噗,好吃啊,我也觉得好吃”更雪脸微红的回答道。

“哎,对了,你那心上人什么时候回来?”

“啊,哦,他啊,我也不知道”更雪一下子眼眸就暗了下来。

“那小子不会有别人了才不找你的吧?”

“他敢!”

“呦,这脾气,够爽快,你放心,要是他敢负了你,我一定帮你出气,这就当你陪我练剑的报酬吧”

“噗,当真?”

“那肯定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那你记好了啊,你说的这句话”更雪一边说一边伸出了手,“来,我们拉钩”

“切,小孩子心性”

“那你敢不敢?想反悔?”

“我会反悔?拉钩就拉钩”

你自己心里也还是个小孩子不是,还好意思说我呢,更雪瞧着拉钩的手,默默诽腹起来,心里却没由来的高兴,不自觉嘴角就上扬了。

而一旁的清寒,第一次这么近的瞧更雪,恍惚间就仿佛被迷惑了,望着她嘴角微扬的模样,心里也跟着柔软起来,嘴角便也跟着上扬着。

“清寒,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成亲三个月来,更雪感觉到清寒对她的变化,便第一次尝试着这么喊他。

“一见钟情?我才不信,你要说日久生情我倒还信上几分。”

“我信!”

“莫非是你那心上人?”

“你知道吗,或许有些人,注定会相遇,可是,却不一定会厮守,但是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个缘分,我就想抓住它。”语罢更雪便转身走了,留下清寒一个人,有些怔魇。

“你那心上人能有多好,有我好吗,哼”清寒不知道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出现,可是他知道,他心里是有些吃味的,甚至,还有些嫉妒……

日子就这样平淡的过着,一年的时光,就这样流走了,清寒也渐渐的习惯了每天都有人陪他练剑,给他送早点,陪他一起说话的日子,他开始觉得,这样的日子似乎比以前更有意思了。

这天,连着一两日更雪都没陪他练剑,为他送早点,清寒便有些不适应了,练完剑就去寻她。

“莞香,更雪她人呢?我怎么今日没见她?”

“夫人她近日有些不适,还在床上躺着呢”

闻言清寒一个箭步就进了内屋。

“更雪,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更雪听到清寒的声音,先是一愣,而后回应到:“我没什么事,就是……就是肚子有些不舒服”

“肚子疼?吃坏东西了?”

“噗,没事,这个不是病,过几天就好了,话说,你这是在关心我吗?嗯?”

“谁,谁,谁关心你了,我是饿了没点心吃,才过来问你的”

“原来不是惦记我,是惦记你的点心啊,要吃点心找厨子啊,找我干嘛”语罢更雪就翻了个身,再也没了声响。

“找就找,没了你我还吃不了饭了?”

“是,我对你来说就是可有可无的,你的附属品,你想起来的时候给颗糖,用不着的时候就置之不理,我对你的好,就当喂了狗”

“你,真是不可理喻,我什么时候这般了,我对你还不好?真是不知足,哦,对了,我对你不好你找你那心上人去啊”

“你……呵,也对,我那心上人比你好千百倍,我还至于稀罕你”清寒闻言便来了脾气,抬脚就走了。

“来人,叫厨子给我做点点心来,本少爷饿了”

“是,少爷”家里的小厮立马应承了去,不一会儿就端上来了。

“咦,怎么回事,怎么做的没我以前吃的好吃,算了算了不吃了,闹心。”清寒哪里知道他每日吃的点心,根本就不是厨子做的,而是更雪每天亲自下厨为他准备的,起初更雪为了不让清寒察觉自己的心意撒了个谎,日子久了,也就觉得说不说都无所谓了,只觉得他喜欢吃就好,可如今……

这小丫头,敢给我甩脸子了,看来是我最近对她太好了,果然女人惯不得,何况还是惦记着别人的女人,一对她好就不知道家里谁做主了!这两天得冷落冷落她,嗯,不然这以后就更无法无天了,清寒像是心里打定了主意般,接连几天都没有回房睡,直接睡了书房。

“你这是打定主意不搬回来了?”更雪站在书房前,插着腰质问到。

“我打没打定主意你看不出来?”

“你这是铁了心的叫下人看我笑话,是吧?”

“我就算铁了心又怎么?你别忘了,我们是假夫妻,假夫妻懂不懂?怎么,难不成你移情别恋,喜欢上我了?你可别忘了,你还有个心上人呢”

“要是我说,那个心上人,是你呢?”

清寒一脸震惊,难以置信的说到:“你,你别开玩笑了,怎么可能是我,我们又不认识”

“我们见过,只是你忘了”

不等清寒说什么,更雪又继续说道:“寒山寺外,古道廊边,你还记得吗?哦,你不记得了,那天下着雨,你撑了一把古墨色的油纸伞,好看极了,那天,你就站在那,你说,姻缘是要自己求的,你说,求佛祖有什么用,你知道吗?那天你说的话,让我变成了现在的我,站在了你面前,那天的雨,滴滴答答的,却好像一场梦,滴在了我心里,怎么忘也忘不掉,我铁了心的要来找你,为了你的一句话去习武,为了让你娶我,假装所有的假装,你说你不相信一见钟情,我以前也不信,可是遇见你,我才知道这种滋味”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经更雪说起,他才想起来多年前,他确实遇到过一个女子,也确实说了那些话,他也没想到,当初的一句话,就可以让那个女子为了他奋不顾身。

“你先听我说完,第一次陪你过招的时候,我说,或许有些人,注定会相遇,可是,却不一定会厮守,但是既然老天给了我这个缘分,我就想抓住它,现在我可能想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就算我让你娶了我,你终究也不爱我,即使我再努力,也不会改变,清寒,我这场相濡以沫的梦,该醒了”

最后,你变成我年少的欢喜,我变成你生命的过客。

“我们和离吧,就今天好了”更雪止住了自己想哭的冲动,用此生最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

“你说真的?”

“真的,我们的开始就是场错误,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希望,此生从未遇见”

“好!你说的!和离就和离,出了这个门,你与我洛家便再无瓜葛!”

“好”更雪哽咽了会儿,继而又道:“不过,离开之前,让我跟爹告个别吧”

回应更雪的,只是一片沉默。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应允了,我走了”

更雪说完,一步步的走出了屋子,快到门口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回眸瞧了眼清寒。

他还是背对着我,一言不发,寒山寺初遇的时候,我便是看着他的背影瞧着他远去,这次,到我走了,还是我瞧着他的背影,真好……

“爹,我是来跟你告别的”

“怎么了丫头?我那儿子欺负你了?”

“没有,只是,我们没有缘分罢了”

“你们这是?这是怎么了?不就是夫妻间吵个架吗?啊?”洛老爷顿时激动了起来。

“爹,我们和离了,您……就当我从没来过吧”

“你个丫头,你说的什么傻话,这一年来你的好我可是都瞧在眼里的,你不知道,自从你来了我那儿子变化有多大,我这老头儿看的心里别提多开心了,眼见着我就可以抱孙子了,结果你们和离了,这不是伤我的心吗?啊?”

更雪一听,眼泪一下子就止不住了哭着回答道:“对不起,爹,可是我累了,我真的好累,我不知道我还能怎么办,我没办法了爹,他不爱我,他不爱我……”

“傻丫头,不是你的错,是我那臭小子身在福中不知福,你这么好的媳妇上哪里找啊,怪我那儿子,怪我那儿子啊”

“爹,更雪就此别过,这辈子不能给您尽孝,下辈子,我一定做你女儿”

“好,好,好啊,是我上辈子福没攒够,这辈子父女缘分薄啊”听到更雪一声声的爹,一句句的对不起,洛老爷心里揪着疼,却也没法子留住她,只能看着她一步步的离开。

送走更雪,洛老爷便气急败坏的找来了清寒。

“你个不孝子?更雪多好一姑娘,你看看你,你做的什么好事,看我打不死你,看我不打死你啊!”洛老爷一边说一边拿手杖一下一下的打着清寒,清寒却也没有反抗,而是默默地承受。

“爹,打够了吗?”清寒平静的说道。

“你这臭小子,我怎么打都不过分!你把我的更雪气走了,你要不是我儿子,我就一棒把你打死得了!”

“您口口声声说我把她气走了,好,我承认,我有错,可是,她根本没给我机会,不给我机会告诉她,其实,我一点儿也不想她走,可是她开口闭口就是我们的相识是场错误,哪怕再有一次机会,她宁愿选择不认识我,她都这样说了,爹,你觉得我还能怎么说?和离是她提的,难道我还要求她,求她别走?”

“你个孽子,面子重要还是媳妇重要,啊!你说!”

“我……”

“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上她了?”

“是又怎样,我已经说过了,她出了这个门,便于我洛家毫无干系。”

“你!你!你真是!死鸭子嘴硬!来,你跟我走,把她追回来,把你想说的话都告诉她,她心软,听了一定就回心转意了!”

“让我过去求她吗?”

洛老爷一听当头就是一个耳刮子:“你跟我走就对了,我先去跟丫头谈谈,完了你再出来,诉一番衷肠,她啊肯定就懂你的心意了”

语罢,洛老爷子也不管清寒同意与否,就拉着出了家门,好不容易,在清水门处瞧见了更雪。洛老爷子先让清寒躲在一处,便喊住了更雪

“雪丫头,等等我老头儿”

“爹,你怎么来了?”

“我是替我那傻儿子追妻来喽,有些事儿他皮薄不好意思说啊”

“爹,其实……哎,爹,你别费口舌了,我这次是下定决心了”

“雪丫头,要是我那混小子不喜欢你我也就不来这遭了,可你们俩现在是两情相悦,怎么就不能在一起呢?”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更雪薄唇轻启说道。

好一个,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便是你所想吗?我洛清寒懂了,懂了。

还有 0% 的精彩内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今日应朋友之邀去参加吃麦饼聚会,我有过犹豫(浪费一晚、害Hali饿肚子等),但终究贪玩还是去了!以后还是少去?我不...
    镶金边的云阅读 76评论 0 0
  • 1.在项目的info.plist中添加key: 2.添加代码 判断当前statusBar状态:
    wenny_Liu阅读 322评论 0 0
  • 这是一个芭蕾资优生的故事。十岁时她从全国几千多个苗子中脱颖而出,被选入北京舞蹈学院附中芭蕾系;在附中期间拔尖,她是...
    宝塔镇不了的河妖阅读 776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