仅凭一首诗

仅凭一首诗……

                    [俄] 霍达谢维奇


  仅凭一首诗难以把一切说尽。

  生活魔力般照着秘而不宣的顺序行进,

  你像是给谁戴上了一条长长的围巾,

  你仿佛是在等待你并不想念的人。

  缄默不语的吊线正在往下垂挂,

  你看一眼骨质的鱼钩儿它照例在发黄,

  你不知道他来还是不来,

  你久等的客人会是什么样。

  他是否会在早上叩响你的窗棂,

  也许用听不到声的脚步在黑暗中走近。

  带着让你感到些许恐惧的微笑,

  把连接我们的东西一下子拆掉。

  “不知为何总是这样……”

  不知为何总是这样:

  夜晚,每当梦醒时候——

  心像是从某个高处

  突然间坠落。

  唉!——我还躺在床上。只是

  心在不合时宜地跳荡。

  半明半暗中那钟面

  从床头柜睡眼朦胧地张望。

  我可爱的灵魂,

  我轻飘的灵魂

  你全副身心在飞舞

  只是感觉你贴着陡崖坠落。


  1920.9.25


(王立业 译)


        霍达谢维奇(1886一1939),诗人、文学评论家、回忆录作家、文学史家,普希金研究家。俄罗斯靠前次侨民文学浪潮领军型诗人,以其独特的诗思与卓绝的诗艺特立独行于19-20世纪之交的俄罗斯诗坛,其诗歌成就在靠前外广获赞誉。一生创作诗集五部,即《青春》(1908)、《幸福的小屋》(1914)、《走种子的路》(1920)、《沉重的竖琴》(1922)、《欧罗巴之夜》,每一首诗作都被视为经典之作。他的诗融伦理与哲理于一炉,集多种流派风格于一身,乃两个世纪很很好传统的完美结合。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