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孩子正在路上

好孩子,正在路上

每一寸和孩子相处的时光,都值得被好好宝贝和珍藏。(题记)


——女儿上高中后,你崩溃过多少次?

这个问题,真不好回答。

甚至,好长时间,我不敢正视,不敢细算,更不敢回忆,或者回味。

她从小就不是个听话的乖乖女。因为自己无趣而刻板的童年生活,也出于对天性和灵活的保护,她的成长环境一直比较宽松。可初中毕业后,我几乎悔透了这一点!甚至几度怀疑人生,恨自己无知无能。

——好好的孩子,怎么让我放手把她养得这么气人?!有那么几次,我甚至体验到要了要被气死的节奏。

中招结束的那一晚,她把我辛苦整理打印出来的各科答案扔到一边,一眼不合捧着手机玩了个通霄。怎么劝都无济于事。

好话说尽,把送到了学习班,一不留神她呼朋唤友,给学习班介绍了好几单生意,每天和小伙伴儿开开心心,同向同频,按时上下班,学习不见提高,打游戏的水平突飞猛进。

第一次上寄宿学校,别的孩子对家长百般不舍。她倒好,连个电话也不打。周末见面,我满腔的的激动和热情,很快遭遇了唾弃和鞭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恭喜你,你荣获全球最差家长光荣称号!”

见别的家长给孩子送饭,我也想献殷勤——可她明确表态:不需要。

大雪纷飞的中午,曾自作主张带了碗牛肉面,站在她教室后门等近半个小时,结果放学铃刚响了一声,她就从教室前门飞奔出去,瞬间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好不容易找到她,一脸嫌弃和不满:“谁叫你来的?我已经吃过了。”

我变成了那个很卑微的母亲,小心翼翼却总也不能令她满意。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她的脾气越来越差,我的耐心越来越好。

每次隔着学校的栅栏接送东西,从来没有听到一句温暖和感恩的话语,上一秒还和同学有说有笑春风满面,下一秒对我冷若冰霜,皱眉撇嘴。哪怕是指派任务提要求,从来没有好脸色。

好几次,目睹人家的孩子和家长互相嘘寒问暖情意绵绵,我眼含热泪心如刀绞!

两周次的调休时间,没见过她的书本长啥样。和她沟通交流?“闭嘴!”是她的口头禅。

无数次,回忆她小时候的天真可爱童言无忌,无数次在雄心勃勃中一败涂地,无数次在抓狂和崩溃中重整旗鼓。

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更不知道她怎么了。

给她写了一封又一封饱含深情的书信,从来都是石沉大海,没有回音。她似乎变成了铁石心肠,任性,倔强,敏感。

因为不经意中评价了她闺蜜不好的做法,她生气;

因为私自整理了她杂乱的书桌,她生气;

因为把不穿的衣服送了别的孩子,她生气;

因为买的手表不是她喜欢的样式,她生气;

因为不小心弄皱了她的小说书皮,她生气;

……

她好像一个挑剔的顾客,把上帝的权利发挥到了极致。任我怎么努力,都满足不了她的要求。

一次次反思,一次次调整,一次次战胜想要崩溃发疯的自己。


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改变了这一切。狭仄的空间,密集的互动。除了我们,她别无选择。她又恢复了往日的调皮,幽默,和温暖。

心平气和的晚上,我想给自己讨个公道:“为什么你对别人都那么好,偏偏对我那么凶?太不公平。”

“无论我怎么冲你发火,你还是我的好妈妈;但我如果冲别人乱发脾气,后果就很严重了。两害相权取其轻,换了你,怎么处理自己的垃圾情绪?好妈妈你还是担待些吧!”

这告白,朴实,生动,胜过世间所有的情话,又如初升的红日,一下子驱散了积攒多日的阴霾,治愈了我所有的委屈和不满。

升入高二后,她的情绪稳定了许多,回到家不再乱发脾气了。又开始想影子一样,事无巨细,分享自己的感受了;玩手机不再没有节制,也不沉迷《王者荣耀》了;不再火药味十足,动不动找岔儿生事了;周末休息时间能主动写家庭作业了;甚至,开始正视自己的学习和未来了。

虽然,偶尔她还是会失控,会撕裂;

虽然,偶尔我也仍然会掉进抓狂和崩溃的旋涡;

虽然,前路漫漫,云遮雾绕。

但我坚信:我知道,好孩子,正在路上。


谨以此篇,献给无数崩溃中的高中生家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