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师,碎片断想(Ⅰ)

第一话 绿之座

大概是从远方而来的生物,低等而又奇异;是与常见的动植物完全不同的可怕之物,从古时开始,人们就怀着畏惧,将这群奇异生物统称为虫 漫山遍野的绿色,少年天才画师的神奇力量,不能被打扰的寂静,为了守护而徘徊停留,为了相见而以虫的形态延续,淡淡的节奏与情愫,不合时宜却如此贴切地留下了惊艳。

第二话 睑之光

请试着闭上第二层眼睑,于是通往黑暗的通道就会打开。据说,自从人类获得光明之后,就忘记了闭上第二层眼睑的方法,但那样对生存来说也许是一件好事,因为曾经的人类就是因为注视那东西太久,很多人也因此失去了眼球……第二层眼睑,真正的黑暗,异质的光芒。徜徉于我们脚下的无数生命,那原生体的群集。 当闭上第二层眼脸时,可以在黑暗之中看见美丽的光芒,黑暗与光明共生,彼岸世界不可触摸,人不能长久注视虫的世界,否则便会迷失自我,因虫而失去的也因虫而获得,珍惜现世的光明与美好就好。

第三话 柔角

在雪夜里,一片死寂时,一定如果要和别人说话或者堵上耳朵,不然耳朵会被吞噬。 捂住耳朵,听见了自己体内如熔岩般的巨响,那是比任何生命都强大的求生意志。在我们小小的身体里,蕴藉着如此巨大的力量,所以即使寂寞,即使思念,即使决定面对自己的死亡,与其等待不如捂住耳朵,听听生命最原始的渴望,身体本能有时比心灵更值得相信。

第四话 枕边小径

绝不能和梦呓对话,那是彼岸之国的语言……梦与现实之间是魂居之处,无论是谁不通过这条小径,就看不到彼岸的世界。 名为梦野间的虫,只能选择与之共存,梦想成真的力量令人向往,但也让人恐惧, 若成为命定般的被选中者,与其逃避,与其愤怒,不如学会共存,很多时候,谁都没有做错,谁一开始都怀着善良的初心,或者单纯地活下去的希望,但却发生难以挽回的悲剧,这时候,你会怎样活下去? 话说,在这里,枕头是通往彼岸梦境的小径呢,那我这种都不睡枕头的人,要如何到达彼方呢?

第五话 旅行的沼泽

沼泽诞生,于终消亡,在其怀抱中构筑起的宇宙,也以它自己的终结作为脚步,开始起行…… 被救赎但却是迎向另一个更为盛大的死亡,在你漫漫几万年的迁徙中,我如浮游一般的生命能与你相遇,本身就是一份美好和幸运,但我不能够和你一起迎接消逝,虽然曾经失去,虽然短暂,但我还是希望活下去,感谢你给了我新的生命,虽然无法与你一起活下去,但我会在你死亡的海边,靠自己的力量前行,就像你的子孙后代一样,寻到属于自己的道路。 如果说每个生命最终都是为了迎接死亡,那生命在于运动便不是一句妄言,在旅途中遇见未知的自己,遇见真诚的你,遇见绮丽的风景。

第六话 朝花夕露

今天太阳也东升,而后西沉,早晨盛开的花儿也将凋谢;今天的太阳也西沉,而后东升,阳光照射之处遍地花开,但却已非昨日之花……今天太阳也会东升,然后再次落于西山,早晨盛开的花儿也将会凋谢,今天的太阳也会落于西山,然后再次东升,阳光照射之处遍地花开,但却已非昨日之花,而今日之花美丽依然。 若是每一天都是新的一天,如果每一天都是新的自己,字面意思上的新,没有过去的记忆,也没有需要考虑的未来,没有喜悦也不需要悲伤,以虫的时间生活,早晨苏醒入夜死去,人生不再有沉重,生命的意义仅仅在于活着,活着一天足矣,这样的生命你是否会去渴求,当人生的负载可以逃避,你是否愿意去承担,你,是否愿意作为一个人而活着。

第七话 雨后彩虹

你为什么而旅行,是为了寻找失落之物或是欲得之物,还是为了逃避,为了新的归宿,或者仅仅为了休息,其实单纯的享受旅行就好了,让双脚因心灵的指引而迈出步伐或者停止前行,若是有地方能够让你忘记目的地,或许这就是你新的故乡吧。我从未成为过一个旅人,所谓乡愁,究竟是怎样的滋味?

第八话 海境来客

沙滩上会有些罕见之物随潮漂来,南方的水果或贝壳,巨大的深海鱼类,偶尔也会有人,或者无人搭乘的空舟。 被虫影响的人,其实是基于自己的选择才会走上不归路。若是你始终想要回到岸边,即使在白蛇的浓雾里你也会看到家的陆地。所以,当所到之处并非自己所想时,真的应该要问问自己,是不是在某处的岔路上遗忘了自己的初心,是不是被迷惑,交换出了最重要的东西。所谓的幸福,或许就是,手拿着一匙油行走在华丽的宫殿里,既欣赏了宫殿的美景,而手中的油未落下一滴。

第九话 沉重的果实

扎跟于祖先血肉之上的幼苗,长出绿油油的枝叶,结出沉甸甸的果实……据说在那个村庄里,那年的丰收成为了之后人们谈论的话题,同时,一则奇妙的传说被流传下来,听说流传已久的“诅咒的丰收”消失的那一年,长出的稻米,使一个男人死而复生,那个男人成了不老不死的人,周游诸国,偶尔回来,浇灌这片土地,向人们传播新的耕种方法。 且不论以一个人的牺牲换来全村人的希望这一点是否符合正义,在这里,我只是惊叹意志的力量。当把收获归因于自己努力耕种而并非诅咒或是祈祷,再怎样贫瘠的土地都有让人守护的力量,一代代的欺骗导致一代代的耕种,而当谎言结束的时候,或者说当最大的谎言成为了传说之时,当人可以依靠自己而活下去信念被一代代传颂时,我们就从绝望中耕耘出了希望。

第十话 憩砚之白

异世界的事物令人好奇,却也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若是一不小心将其带入人世,那么让它们恢复原样就好了。每一话中都觉得虫的名字很美啊。

第十一话 沉睡的山

若是因为自身而使得不被允许的事情发生,那么自己也该承担起责任吧。即使要面对痛苦与失去,也要面对未来铺就好属于自己道路。一切非自然的都要回归自然,即使残酷,但这就是所谓的世间真理吧。但,人因为感情而不愿忘记的,铭刻在内心中的温暖记忆,也是另一种延续和存在。比生命消逝更为可悲的,是存于世间和人心中痕迹的抹消吧。

第十二话 眇之鱼

永暗和银虫,黑暗与光明共生,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便出自这里:不要被愤怒和恐惧迷惑了双眼,大家都只是想要努力的活下去罢了。世间万物皆有自己的规律与法则,谁都没有错,自然浩淼而沉静,她展示万物之姿态,气象之宏大,却未发出一言一语,或者,是我们早已忘记了,倾听和识别她的言语的方法。但虫则遵循着自然的脉动,或生存,或移动,或死亡,正因其单纯,所以即使看到人因虫遭遇不幸,却也难以对其有愤恨之心,对于只是单纯地坚持自己的姿态活着的一切,或许应该给予尊重,并为与其相遇而感恩吧。

第十三话 一夜桥

名为伪葛的虫,搭起仅存在一夜的桥,一旦踏上便不允许回头,否则便会坠落,成为虫的宿主,当下一夜来临时,死去。很多时候,可怕的不是下不了迈出步伐的决心,而是在选择迈出后的后悔,信念的动摇或许是最大的罪吧。

第十四话 笼中

造化总是弄人,以伤害自己为代价实现爱人的心愿,但所谓心愿却成为了残酷的现实,终于悔悟决定好好珍惜现在,但曾经的错误也让简单的幸福失落,但自然亦是宽容的,深刻的思念终将得到了回应,虽然已不是当初的模样,但也感谢得以重来的奇迹。

第十五话 啸春

万物潜息之时,拟春之物萌发,与此春同长憩,此身终将冻结。万物苏醒之时,拟春之物入睡,终会在于冬山,模拟着春天。冻结的山谷里,萌发虚幻之春,雪地中的灯火,妨若邀君停驻。生物与虫,人亦然。 冬日里的春光,是温柔的“陷阱”,人与虫,本来就有着共生共存的可能,若是能在寒冬中得见春光,并能在冬眠中度过寒冬,与万物一同在春天醒来,享受新的人生与世界,也是一件十分惬意的事情吧。

第十六话 晓之蛇

影魂,弱小但却能吞食记忆的虫。 遗忘,是一件既残酷又温柔的事情,若不想遗忘,只得心心念之,每日反复,这也是一种与自己战斗的过程吧。但若是有痛苦的不能接受,不愿意再忆起的事,遗忘,可以说是最好的解脱吧。但大脑里忘记的事,身体却会记得,明明是带来痛苦的人,但已经习惯了的仪式却令人安心,就算忘记了过去,就算有许多新的记忆填充,但那一份没来由的怀念与下意识的动作,是无关于意识的温柔情感啊。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梧桐居慢读 2017年8月18日.周五 慢读《非暴力沟通》 第五章 感受的根源 别人的行为可能会刺激我们,但并不是...
    梧桐居阅读 168评论 0 0
  • 有一次我站起来喝水,瞥见前座的同事正在往QQ对话框里飞快打字,看那头像,分明是在给我留言。我以为他要跟我说什么重要...
    诸岛之外阅读 282评论 0 0
  • 有多时候我们总爱羡慕别人的生活,觉得自己的生活暗淡无光,别人却总可以活得这么光鲜亮丽。可其实大家都在彼此羡慕...
    幸美人阅读 835评论 0 0
  • 我奶奶比爷爷大3岁,在奶奶16岁,爷爷13岁时,凭借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家人举办了那个年代最为豪华的婚礼。 太爷...
    米米慢阅读 152评论 1 2
  • 今天下午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他是做工程建筑的,自己包工,俗称包工头,做的不大,一年挣个几十万,但是得做很辛苦,因为...
    余拉比阅读 864评论 0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