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塔·休闲季】甜美漩涡(最终章)

他看着她,就好像只要看着她,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就仍然完好如初……五月的繁花仍然开满校园,金色的凤凰仍然绕着塔楼飞翔,飘荡的音符洒满烛光照亮的大厅,烟火在夜空中绽放……美丽的红发少女仍然在秋日的喷泉旁欢笑,鲁莽愚蠢的少年将她拥进怀中,黑暗与恐怖从来不曾降临,黑头发绿眼睛的婴儿在爱意中降生、成长,长成同样鲁莽愚蠢的小小少年……还有白金色头发的傲慢无礼的小子、红色头发的小白痴、总是在胡闹的双胞胎、褐色头发的自命不凡的小女生……到处都是愚蠢得让人绝望的孩子们,制造出无穷无尽的麻烦和噪音,从来不懂得恐惧、悲伤、战争和死亡,只会烧焦头发、炸坏坩埚,半夜三更在走廊上乱闯、在魁地奇球场上大呼小叫……所有那些曾经让他烦恼、不屑和难以忍受的一切,构成那个真实的、苦乐参半的、他曾经无比厌恶又曾经无比怀念的世界的一切,就仍然完好如初!

作者:青铮

原作:Harry  Potter

——————————————————————————————————————————


“那天你又把自己关在办公室里,时间长得让人没法不担心。所以,在你的办公室外,我问了邓布利多校长一个问题……”


“Scar,要我告诉你门禁口令吗?”在黑湖下的走廊上,邓布利多找到了徘徊在Snape办公室门外、犹豫着该不该敲门的Scarlett,“或者,现在不是合适的时候?”

“现在确实不是合适的时候,校长,但我还是忍不住要问,为什么你总是能知道门禁口令呢?”虽然闷闷不乐,Scarlett还是和老校长开了个小玩笑。

邓布利多笑了,示意她挽起自己的胳膊:“这是一个好问题,Scar,而且这的确不合常理。”

他们缓缓走过黑湖下阴沉、清冷、波光荡漾的走廊,邓布利多和蔼的声音在黑色大理石的墙壁间回荡,“用你的眼睛去看,我的孩子,用你的脑子去思考,用你的心去感受。如果你觉得不合理,那么就去找出真相。亲爱的孩子,有时候真相是残忍的,但即使是最残忍的真相,也好过最美妙的幻觉。

“人们常有误解,以为魔法是制造幻觉,他们错了,魔法是用来寻求真相的。当然,如果你足够强大,有足够的力量,你可以改变现实,甚至可以创造出新的现实——但那仍然必须是真实的,尤其是必须要付出真实的代价。

“如果说我从这一生的经历中得到了什么教训,那就是永远不要试图去掩盖和扭曲真相,任何力量,包括魔法,都应该用来寻求正确和真实,即使伴随着痛苦。而正确的路总是就摆在我们前面,所谓迷失,永远只是借口。”

“我不明白,校长。”Scarlett困惑地说,“是否我忘记了什么,或者我错过了什么,或者我无意中做错了什么?如果真的是我做错了,那么我要怎样才能不错呢?”

“不是你的错,我的孩子,”邓布利多轻轻地拍着她的胳膊,“我恐怕有些事对你并不公平,但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我是一个老人,我已经历了太多‘这不公平’的时候,每一个就像是刻在我心上的一道伤口,但是我只能让它们刻上去,一次又一次。所有那些不公平的时刻,不公平的事,才最终形成了对巫师,也对人类,甚至对这个世界,基本上还算是公平的结局。”

并不长的走廊,却仿佛怎么也走不到尽头,Scarlett挽紧了老巫师的胳膊,觉得自己在发抖:“我不明白,校长。我应该做什么?我能够做什么?”

“你爱他,是吗?我的孩子。”邓布利多凝视着她的眼睛,如此美丽的绿眼睛——是的,又是一双如此美丽的绿眼睛……他那已经历太多的心灵仍然感受到痛苦,感受到难以言喻的悲哀,却极力让自己的表情温和而平静,让自己的声音和蔼而舒缓,就像催眠,“嘘——不要急着回答,问一问你的心,听从你心里的声音。如果你爱他,那么你就会知道该怎么做。爱是重要的,爱的力量超过魔法,爱比快乐的结局更重要,爱比幸福更重要。但是你要知道啊,我的孩子,我们总是被要求对所爱的人,做出正确然而残忍的事——不止你一个人要面对这样让人心碎的选择,也不止你一个人这样做过。”

老巫师温柔的声音,仿佛黑湖的水波,在黑色大理石的墙壁间荡漾,Scarlett敏锐地捕捉到了他平静声音之下深藏的痛苦的回音。她想起那些古老的传闻,关于这位非凡的老巫师伟大、坚韧而饱经磨难的一生,还有那些隐约的、悲伤的往事……他曾经爱过的人,曾经做出的痛苦而无奈的选择……另一个强大的巫师,消失在时间和历史深处,那很久之后才被人们知道的,高塔上孤独灰暗的结局……泪水涌上她的眼睛,来到霍格沃茨之后,她第一次泪盈于睫。


她曾经以为终于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世界,属于自己的地方,甚至找到了自己不肯安分的心的归属,然而此刻,她仍然泪盈于睫。


“勇敢些啊,我的孩子,到了最后,我们余下的也只有勇气——让活着的人直面未来,无论是怎样的困境和悲伤;让死者归于虚无,回到黑暗和寂静之中。”

“Sev,我相信你——你知道我相信你,所以我需要知道,你也必须如实地回答我——你如此投入、甚至到了不合常理的程度,这么执着于灵魂蛇毒的解药,是因为我吗?”

他看着她的眼睛,美丽的绿眼睛——又是一双如此美丽的绿眼睛,因为他而满是泪水。

他想要擦去她的眼泪,但是他不敢,所以只是沉默着,过了很久,才轻轻地说:“是的。”

“那么——情况很严重?”

他没有回答,她所熟悉的那道深深的皱纹,又出现在他的眉心,与他的年纪并不相符的痛苦的皱纹。那一刻,她愿意付出一切,只要能抚平那道皱纹。但是她知道,自己无能为力。

她从来没有如此清醒地意识到,有些事,她无能为力。

“还有多少时间?”

没有回答。

某一部分的她在痛恨着自己,那个无视他的痛苦而决意要知道真相的自己,但另一部分的她则清晰而冷静的知道,她必须得到真相。

“还有多少时间?Sev,还有多少时间?”

“对不起,”他控制不住地对她伸出手,却又停在中途,“我没有做到……我浪费了太多的时间,太多时间……”

“米勒娃说的没错,你是个白痴……”她喃喃地说,“大白痴……你也知道你在浪费时间啊……”

“对不起,”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如此低沉,如此悲哀,“对不起……”他感觉到自己的手指,仿佛有了独立的意志,不可控制地拂过她的头发,轻而温柔,直到此刻,他仍然觉得这不是真的,仿佛只有在梦里,她才能够如此近在咫尺,如此触手可及。

“对不起……”他的声音哽住了,纵然在梦里,如影随形的痛苦也不肯离去。

她什么也没有说,只是把手轻轻覆盖在他的手背上,把他滚烫的手心,按在自己脸上。

一种细细的悸动,像电流一样掠过全身,他更加确定这只是一个梦了,一个如此美丽、甜蜜,而又悲哀之极的梦……但即使是在梦里,他仍然不敢动,也不能动,一任她美丽的绿眼睛泪光盈盈,一任她柔嫩的肌肤在他的手心下燃烧,一任她微微张开嘴,珊瑚色的双唇仿佛一个最温柔的邀请……但是他无法回应,只是轻轻地,叹息一样地说:“对不起……太晚了,已经太晚了……但是我会和你在一起,直到……我发誓……”

“嘘——”她温柔地侧过脸,吻了吻他的手心,微笑着,把他的手合在自己的手掌中,“嘘——不要说了,Sev。我想我应该是忘记了什么,或者错过了什么,或者我无意中做错了什么,也许是你无意中做错了什么——可是你能否告诉我,如果我们真的做错了什么,那要怎样才能不错呢?

“看,你不能回答,是不是?因为人生中的许多事,那些真正重要的事,你是不能简单地用对错来判断的——你瞧,我都开始讲人生哲理了——但这是真的。所以人们才会说:爱,就是永远不要说对不起。”

这是第一次,他一生中第一次,有人看着他的眼睛,把他的手合在自己掌心,对他确定无疑地,说出那个字。

穿透般的痛苦从头顶掠过全身——前所未有的剧烈的痛苦,伴随着难以置信的巨大的噪音、冲击和眩晕,就好像要把他、连同他所处的时间和空间统统撕成碎片。但他一动不动,不让自己露出一点异样的神情,只是看着她,就好像只要看着她,这个世界,所有的一切,就仍然完好如初……五月的繁花仍然开满校园,金色的凤凰仍然绕着塔楼飞翔,飘荡的音符洒满烛光照亮的大厅,烟火在夜空中绽放……美丽的红发少女仍然在秋日的喷泉旁欢笑,鲁莽愚蠢的少年将她拥进怀中,黑暗与恐怖从来不曾降临,黑头发绿眼睛的婴儿在爱意中降生、成长,长成同样鲁莽愚蠢的小小少年……还有白金色头发的傲慢无礼的小子、红色头发的小白痴、总是在胡闹的双胞胎、褐色头发的自命不凡的小女生……到处都是愚蠢得让人绝望的孩子们,制造出无穷无尽的麻烦和噪音,从来不懂得恐惧、悲伤、战争和死亡,只会烧焦头发、炸坏坩埚,半夜三更在走廊上乱闯、在魁地奇球场上大呼小叫……所有那些曾经让他烦恼、不屑和难以忍受的一切,构成那个真实的、苦乐参半的、他曾经无比厌恶又曾经无比怀念的世界的一切,就仍然完好如初!……而她一直在这里,在他身旁,无论是怎样的黑暗,怎样的困境,怎样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她从来不曾逃避,也无所畏惧,那双美丽的绿眼睛,从来不曾失去勇气、信心,和笑意。

他捧起她的脸,那么温柔,那么眷恋,然后,他吻了她:“我也爱你,Scarlett。”

泪水滑过她的脸,落进他的手指间:“Sev,对不起……”

痛苦凝固了,凝固成一种有形之物,又在巨大的冲击下四分五裂,她的意识化作最锋锐的利刃,直贯进他的大脑深处,又像是一道亮得可怕的光芒劈啪作响地掠过,一切无处遁形,尽数化作火焰与灰烬,整个世界,他的全部意识,瞬间一片空白。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只是一个瞬间,黑暗和平静缓缓涌起,淹没了一切。


无边的宁静中,有人在轻轻喊他的名字,轻轻抚摸他的头发、他的脸,那么轻,那么温柔,就像拂去珍爱之物上的尘埃,就像为爱人和孩子拉开清晨的窗帘,抚平晒干的衣物上的皱褶……“Sev,Sev,快醒来,时间已经不多了……”

Snape睁开眼睛,看见Scarlett的脸,犹如一朵白色的花,在暮色与微风中俯向他,绿色的眼睛里闪烁着笑意,也闪烁着泪影。

“Severus……”

“Severus Snape……”

“Snape教授……”

“教授……”

还有更多的声音在喊他,或远或近,有的熟悉,有的陌生,有的清晰,有的几不可闻……他把它们统统摒弃在意识之外,只留下她的声音,轻柔如耳语:“Sev,对不起……”

他伸出手,为她擦去眼泪,“是谁说过,爱,就是永远不要说对不起。”

她笑了,笑着落下泪来:“是我,是我……”


“Sev,对不起,我看到了一切,我记起了一切——我所做的一切……”


记起了她来自很久之后的世界,一个魔法已经消亡殆尽的世界,而那个世界也正在慢慢死去,无尽的尘埃就像有形的波涛,淹没了不断生长的废墟,天空中所有的光亮缓缓熄灭,日复一日,越来越惨淡模糊……她曾走遍这个世界,目光所及,只有绝望、衰退、分崩离析。自第二次大战之后,名字不可言说之人统治了巫师的世界,紧接着是几百年的战争和败亡,恐怖蔓延至每一个角落……普通人类对巫师的清洗和杀戮,最终灭绝了她的族人,就像他们曾经灭绝了剑齿虎、渡渡鸟、吸血鬼、狼人、半人马、独角兽……然而这一次,当巫师和魔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之后,同时敲响的,也是人类自身的丧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个世界的毁灭被拉得如此漫长,不可逆转,她最终意识到了这样一个事实,自己或许是世上最后的巫师,而整个世界正在变成无边的墓地……她曾点起魔杖,照亮夜空,却只有这一点孤独的光芒,没有任何回应,转眼就被黑暗吞没……黑暗,仿佛没有尽头的黑暗……索尔兹伯里平原上最古老的魔法巨阵,扭转了时间的长河,逆流而上,无形的巨浪把整个世界撕裂成深渊……诡异的、扭曲的、无法直视的深渊,从未有人面对过的最可怕最不可思议的深渊……她在跌落,在飞翔,向着深渊最深处跌落和飞翔……痛苦就像是耳边的风声,充满了整个世界,冲击着她的全身,然而她张开双臂,迎向这样的风声,这样的痛苦,以及风声和痛苦尽头的一切,一个全新的世界,从未到来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的世界……


“Sev,对不起,我想起了一切,你所做的一切,为我所做的一切……”


Nepthys-Calypso-Patronum!

一个曾经消失在历史深处的古老咒语,从五千年前的尼罗河三角洲,到青铜时代的伯罗奔尼撒半岛,只有神话时代半人半神的巫师才能施展的禁忌魔法,用全部生命、全部记忆、全部意识和几乎不可能的强大的魔力、渴望、执着,甚至疯狂,创造出一个完整的虚幻的世界,将所有的真实,时间的流逝,生命和死亡,都隔绝在这个世界之外……

凝固在不可能的时间之中的,完美的水晶球般的世界……

完美,然而脆弱,脆弱又危险,创造了世界的咒语以不可承受的速度和强度消耗着巫师的生命,同时又让施咒者迷失在其中,分不清现实和虚幻……几百年漫长的岁月,所有的魔法力量,在极短的时间里消耗殆尽,仿佛蜉蝣的生命,仿佛飞蛾投身火焰,几天,甚至几个小时……尽管在那个虚幻的世界中,时间几乎静止,几乎无限,一切皆有可能……

风吹过霍格沃茨空荡荡的校园,吹过渡湖平静无波的水面,吹过禁林高低起伏的树梢;吹起城堡上的旗帜,迎风招展,吹起魁地奇球场上金色与红色的、银色与绿色的条幅,翻飞飘扬;吹过西塔的猫头鹰棚屋,吹过天文塔的穹顶与高台;吹过斑驳的石墙和走廊、绿树成荫的庭院和繁花似锦的花园;吹过守林人的木屋、通向霍格莫德的小路、曾有龙盘旋的山谷、美人鱼出没的黑湖……纷乱的脚步声随之响起,欢笑与尖叫声也跟着传来,孩子们奔跑的身形纷纷显现,空中有猫头鹰和扫帚飞过的痕迹,一扇扇窗户打开,一盏盏灯被点亮……麦格教授的墨绿色长袍消失在走廊尽头,霍顿夫人的口哨声响彻操场,海格魁梧的身影从温室旁闪过,费尔奇先生的猫贴着墙角潜行,特里劳妮教授又哭着匆匆跑开……一个忙碌、喧哗、吵闹的世界苏醒过来,生机勃勃、光彩闪烁……“谢谢你,Sev,让我看到了这样的世界,让我生活在其中……如此完好,如此美丽,仍有希望,”风吹起Scarlett漆黑的长发,发丝间沾着毛茸茸的白色小花,拂过她美丽的脸,阳光在她绿色的眸子里闪烁跳跃,“无限的希望、生命力、未来……一切都是值得的,不是吗?Sev,我们所做的一切,所有的牺牲,所有的痛苦,都是值得的……”

没有回答,Snape轻轻拨开她的发丝,摘掉米粒般的小小白花,一朵、又一朵,微微皱着眉头,全神贯注,仿佛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

“可以了,Sev,陪我到这里,就可以了,回到真正属于你的世界里去吧,把我的留给我。”

仍然是沉默。

“听我说,Sev,我经历过同类的灭绝,我看到过一个世界的死亡,我穿过了时间的洪流,燃烧了整个星球,才来到你身旁;我们欺骗了一个魔鬼——开启了毁灭之门的魔鬼,战胜了他,赢得了一场战争——整个世界生死攸关的战争……我一直和你在一起,所有那些危险、欺骗、牺牲和伤害……如果我可以,Sev,只要还有一线希望,你一定要相信我,只要还有一点可能,我也绝不会放弃,我也一定要留在你身边。如果我能够做到,Sev,我无数次的想,如果我能够更强大,能够走得更远,来得更早,知道更多,我就能阻止那些死亡,拯救那些对你至关重要的人……”

“只要你来了,”他说,“什么时候,都是最好的。”

“噢,Sev,你让我觉得自己像一个坏人,”她笑着擦掉眼泪,“你把我弄得像是那种讨人嫌的被惯坏了的女孩,你用全部零花钱,可能还把所有的朋友都借了个遍,给我买了世界上最漂亮最贵的水晶球,而我却要把它摔碎。”

“我并没有可以借钱的朋友。”他扯了扯嘴角,表示这是一个玩笑。

“哦,Sev,借钱都找不到朋友的Sev……我该拿你怎么办呢?你会怎么样呢?”

“我会怎样?你知道的,你一直都知道,”他的嘴角挂着一点微笑,那种带着苦涩的微笑,“越来越老,越来越丑,仍然顽固,更加不讨人喜欢,继续大把扣分,被学生们痛恨……他们会说,绝不会有人爱上Snape教授。然后我就会说,你们知道什么?你们这些脑子里只有鼻涕虫的小混蛋,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巫师,最美丽、最勇敢、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她爱过我……曾经、一直、永远……”

她的泪水又涌了出来:“我是多么痛恨自己,Sev,我是多么痛恨要让你承受这些!如果可以,我宁愿那是自己,真的,Sev,我宁愿是自己。我甚至宁愿自己是活下来的那个人,宁愿仍然是你留在Shrieking Shack,面对那个人和他的蛇,而我是活下来的人……只要能够让你不再这样痛苦……”

“如果我们能够选择,”他把她搂进怀里,吻着她的头发,喃喃地说:“如果这种事可以替换,我早已死了一千次……”

“既然我们不能,那么Sev,好好的活下去……你能够创造如此完美的世界,你能够给我那么精彩的生活,让我相信有一个美好的世界,就藏在你心里——为了这个世界,你也要活下去……”

“我们的世界——我一个人不可能做到。你给了我你所有的记忆,还有梦想……”

她仰起脸来,看着他,笑了,他最熟悉不过的,狡黠、娇俏、生机勃勃的美丽笑容:“Sev!我给你所有的记忆,是为了重建战后巫师世界的秩序,不是为了让你施展这不可能的魔法,来证明你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巫师。”

“得先有一个最伟大的女巫,把这早已消失的魔法,重新带回我们的世界。”

她笑不可抑:“怎么?难道我们要把这最后的时间,用来争论谁才是最伟大的巫师这种不可能有答案的问题么?”

他挑起一边眉毛,慢悠悠地说:“是你起的头……”

“嘿!这可是你的世界……”

“我说过了,我们的世界……”

泪水再次涌上她的眼睛,她笑着,眼泪纷纷落下,“我知道你转的什么念头,Sev,我知道……这可不行,亲爱的,没有时间了,我们不能拿你的生命来冒险……对我而言,那是世界上最珍贵的东西,一分一秒都不行……”

这是最后的时刻了,他知道,所以用尽全身的力气,不让泪水涌上眼眶,不让视线被泪水模糊,让他不能看清眼前这张脸,这双绿色的眼睛——但她还是渐渐地、渐渐地,越来越轻,越来越淡,温柔的光晕融化在空气中,就像清晨的薄雾,就像梦醒时的世界,就像水波中的倒影……整个世界也随之黯淡下去,颜色、光彩、声音、感觉……渐渐熄灭……只有她的声音,越来越轻,越来越远,却仍然那么鲜明,那么温柔而甜美——

“再见了,Sev,不要哭……不管遇到了什么,对自己说:嘿,想想Scar,想想她是多么爱你……”

“直至时间的尽头,胜过,整个世界……”


他睁开双眼,看到满室的阳光。

(完)

说明:那些魔法和咒语的名称,仍使用英文——当然会带来阅读上的不便,对此我十分抱歉。不过呢,其实也不用追究到底都是些啥,只要知道“很厉害”就可以啦。

最后编辑于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作者
  • 序言:七十年代末,一起剥皮案震惊了整个滨河市,随后出现的几起案子,更是在滨河造成了极大的恐慌,老刑警刘岩,带你破解...
    沈念sama阅读 140,386评论 1 295
  • 序言:滨河连续发生了三起死亡事件,死亡现场离奇诡异,居然都是意外死亡,警方通过查阅死者的电脑和手机,发现死者居然都...
    沈念sama阅读 60,319评论 1 254
  • 文/潘晓璐 我一进店门,熙熙楼的掌柜王于贵愁眉苦脸地迎上来,“玉大人,你说我怎么就摊上这事。” “怎么了?”我有些...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92,325评论 0 206
  • 文/不坏的土叔 我叫张陵,是天一观的道长。 经常有香客问我,道长,这世上最难降的妖魔是什么? 我笑而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40,558评论 0 171
  • 正文 为了忘掉前任,我火速办了婚礼,结果婚礼上,老公的妹妹穿的比我还像新娘。我一直安慰自己,他们只是感情好,可当我...
    茶点故事阅读 48,200评论 1 249
  • 文/花漫 我一把揭开白布。 她就那样静静地躺着,像睡着了一般。 火红的嫁衣衬着肌肤如雪。 梳的纹丝不乱的头发上,一...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38,496评论 1 167
  • 那天,我揣着相机与录音,去河边找鬼。 笑死,一个胖子当着我的面吹牛,可吹牛的内容都是我干的。 我是一名探鬼主播,决...
    沈念sama阅读 30,191评论 2 265
  • 文/苍兰香墨 我猛地睁开眼,长吁一口气:“原来是场噩梦啊……” “哼!你这毒妇竟也来了?” 一声冷哼从身侧响起,我...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8,971评论 0 161
  • 想象着我的养父在大火中拼命挣扎,窒息,最后皮肤化为焦炭。我心中就已经是抑制不住地欢快,这就叫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8,688评论 6 223
  • 序言:老挝万荣一对情侣失踪,失踪者是张志新(化名)和其女友刘颖,没想到半个月后,有当地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一具尸体,经...
    沈念sama阅读 32,330评论 0 211
  • 正文 独居荒郊野岭守林人离奇死亡,尸身上长有42处带血的脓包…… 初始之章·张勋 以下内容为张勋视角 年9月15日...
    茶点故事阅读 29,098评论 2 211
  • 正文 我和宋清朗相恋三年,在试婚纱的时候发现自己被绿了。 大学时的朋友给我发了我未婚夫和他白月光在一起吃饭的照片。...
    茶点故事阅读 30,412评论 1 222
  • 白月光回国,霸总把我这个替身辞退。还一脸阴沉的警告我。[不要出现在思思面前, 不然我有一百种方法让你生不如死。]我...
    爱写小说的胖达阅读 24,116评论 0 31
  • 序言:一个原本活蹦乱跳的男人离奇死亡,死状恐怖,灵堂内的尸体忽然破棺而出,到底是诈尸还是另有隐情,我是刑警宁泽,带...
    沈念sama阅读 26,937评论 2 206
  • 正文 年R本政府宣布,位于F岛的核电站,受9级特大地震影响,放射性物质发生泄漏。R本人自食恶果不足惜,却给世界环境...
    茶点故事阅读 31,314评论 3 200
  • 文/蒙蒙 一、第九天 我趴在偏房一处隐蔽的房顶上张望。 院中可真热闹,春花似锦、人声如沸。这庄子的主人今日做“春日...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558评论 0 8
  • 文/苍兰香墨 我抬头看了看天上的太阳。三九已至,却和暖如春,着一层夹袄步出监牢的瞬间,已是汗流浃背。 一阵脚步声响...
    开封第一讲书人阅读 25,879评论 0 162
  • 我被黑心中介骗来泰国打工, 没想到刚下飞机就差点儿被人妖公主榨干…… 1. 我叫王不留,地道东北人。 一个月前我还...
    沈念sama阅读 33,275评论 2 226
  • 正文 我出身青楼,却偏偏与公主长得像,于是被迫代替她去往敌国和亲。 传闻我的和亲对象是个残疾皇子,可洞房花烛夜当晚...
    茶点故事阅读 33,386评论 2 228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