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在劫难逃》

“你是不是还记得多久没有说,爱我……”

“多久没有,说,爱我……”

———————————————————

 

“69号,你可以出狱了。”

    随着监狱长冷漠的嗓音,冷硬的铁门吱呀一声缓慢拉开,阳光渐渐倾泻而来,照射在她苍白的面颊上。

    阳光。。。。

    三年了,不见天日的三年,今日,终于刑满。

    她闭上眼,贪婪地深吸一口气,随之抬步,一脚跨出了这日日夜夜都让她水深火热的牢狱。

    就在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限量版劳斯莱斯,一名身形欣长的男人倚在车头。阳光投射,将他的半边脸匿在阴暗处,只清晰了他深邃的轮廓。

    此刻,他正在静静地吸着烟。

    锃亮的皮鞋边,满地烟蒂,多到,她懒的去数一数。

    似听到了声响,他扭过头来,动作带了分艰涩。

    四目相对,他目光隐晦不明,她眸光平静似水。

    她缓慢地眯了下眼,瞳孔中,似掠过一抹讥诮。

    这个男人,叫墨景城,是她的丈夫。

    人如其名,薄凉入骨。

    墨景城静静地望着她,烟头焚近指尖,灼烫了肌肤,他一怔,淡淡甩掉香烟。

    “蓝月瑶。”他低声,唤她。

    对了,她叫蓝月瑶,本是a城嚣张跋扈的市长公主,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她含冤入狱。

    是的,冤狱。

    犹记得三年前那个雷雨的夜,他也是这副淡然的面孔站在她面前,他说,“蓝月瑶,小染下个月要出国深造了,服装设计是她的梦想,她不能入狱,这会毁了她的。所以,你代她入狱,作为条件,我会娶你。”

    她心心念念的人,终于决定娶她,最美的情话,换来的却是她三年的冤。

    三年前,她恋他成狂,傻傻的为了更加接近墨景城,便努力地去讨好他唯一的亲人,把自己的爱车借给刚考出驾驶证的墨染开。

    后来出了车祸,撞si了人,墨染逃了,当警察找来时,墨景城二话不说就让她去顶罪。

    当然,以墨景城的手腕,就算她不认,他也有办法,将罪名推到她的身上。

    毕竟,车主是她。

    墨染啊,那个像玫瑰花一样娇嫩美好的女孩,他怎么舍得让她入牢?

    那是他,一直放在手心中呵护着的,养妹呵。

    所以,在两者之间,他选择,毫不犹豫的毁了她。

    墨染有个服装师的梦想,难道,她的服装设计就不是梦想吗?

    可惜,她的梦想,在他心中,又怎抵得过墨染的?

    入狱的前一天,他带去她领了结婚证,他承诺她,说他会等她出来。

    嗯,这个男人果然是重信之人,她出狱了,他果然也在等她。

    蓝月瑶扯出一抹笑,极淡,淡到仿佛让人根本看到她在笑,她歪着头,问他:“我爸呢?”

    墨景城呼吸一窒,沉默了片刻,他抿着唇,绕到车头,节骨分明的手打开副驾驶座。

    “我们先回家吧,其他的事,之后再讲,好吗?”

    蓝月瑶察觉到,一贯以寡情示人的墨景城,在说‘好吗’二字时,声音是极轻的,轻到,仿佛在恳求。

    她笑笑,听话地上了车。

    一如三年前,他说的什么话,她都听。

    傻到,让如今的她,只觉得可怜又愚蠢。

    墨景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还是三年前入狱的绸红衣段,可鲜红却已暗淡,不知被洗了多少次,透出几分苍白。

    她,瘦了。

    三年前,明明还带着点婴儿肥的她,狡黠可爱,如今瘦弱的仿佛只剩下了骨头,性子,也沉默了不少。

    墨景城仔细帮她系好安全带,这才绕过车头,弯腰坐进驾驶座内,他刚启动引擎,就听到她再次出声。

    那音调,仿佛没有温度,却让他的心,遽然一沉,只剩冰寒。

    “我爸si了,对吗?”

    他宛如被什么掐住了喉,呼吸都僵滞了,“蓝月瑶?”

    她仍歪着头,凝视着他,若不是那微红的眼眶,他怕是都要感受不到她的心绪波动。

    原来三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曾经会疯会闹的人,如今,安静的仿佛没了生气。

    “一年前你爸因为贪污,被双规了,当夜,心梗发作,抢救无效。”他伸出手,用力地握住她不断掐着掌心的小手。

    她垂下眼帘。明明很该伤心到极致的姿态,可偏偏,她的腰板却挺得笔直,仿佛至亲的离去,与她而言,只是一件无关紧要的往事。

    她的爸爸,那么温和善良的人,有朝一日,竟背负了,贪官之名?

    良久,她惨白的唇瓣微动,“贪污?”

    他眼眸里掠一抹复杂,沉声道:“是。”

    她轻轻握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地方出了错的,我爸不可能贪污!”

    “蓝月瑶,证据确凿。”

    她胸膛微微起伏,抿紧了唇瓣不再说话,双拳攥到发紧。

    他拧紧了眉宇,“蓝月瑶,如果你难受,便哭出来吧。”

    她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笑到眼眶赤红如染了xue,可偏偏,眼里没有任何的泪。

    哭?墨景城,她的泪,这三年已经流尽了。

    所以,她不会哭。

    她撤过头,亦将自己的手,从他掌中抽离。深吸一口气,将目光投在远处的夕阳上,眸中似也映上了那凄凉的昏暗,“我不相信。”

    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她的神情,仿佛孤独,被遗弃在世间的行尸走肉。

    墨景城眼眸掠动,半响,叹息一声,“蓝月瑶,别怕,我是你的丈夫,从今往后,我会照顾你的。”

    丈夫,为了墨染,才愿意娶她的丈夫?

    她的三年,渡在灰暗里,往日的天真烂漫早已被抹灭,她怎么还敢,奢他真心待她?

    入狱三年,她徘徊在痛苦的边缘,自sha无数次,却始终换不来他的一次探望。

    一次又一次,那颗灼热又纯粹的真心,终究是si在了那牢狱了吧。

    她垂下头,语气微哑,“墨景城,离婚吧,放我走。”

    男人久久没有出声,目光却紧紧将她攫着,眸光下,带着她不懂的讳莫如深。

    “蓝月瑶,你是我法律上的妻子,我不会放你走的。”他顿了下声音,“况且,除了跟我回家,你还能去哪儿。”

第2章蓝月瑶有恨

    a市寸土寸金的别墅区域,蓝月瑶知道,这一片,都是墨景城的产业。

    他说的对,如今的自己连一块栖身之所都没有,又如何去调查父亲的真相。

    “蓝月瑶,这是我们的家,房产证上写着你跟我的名,大门密码是你的生日。”男人按了一串密码,另一只手牵住她,走进属于‘他们’的家。

    屋内,飘香四溢,一名漂亮的栗色直发女人听到了声响,欢喜地跑了过来,“城哥,嫂子,你们回来啦!”

    她身上还套着粉色围裙,拿着的锅铲甚至还在滴落汤汁,脚上拖一双可爱的卡通凉拖。

    蓝月瑶看了下男人脚上明显是与她一对的拖鞋,而自己的,只不过是一双单调的女士拖鞋。

    三人之中,她浑身上下,处处都透着外来者的昭示。

    她扯了扯唇角。

    讽他刚刚说的那句‘我们的家’,是不对的。

    不是她跟他的家,倒像是他跟墨染的家。

    这便是墨染,三年前还是青稚面孔的她,如今出落的,俨然是一枚精致的小美女了。

    眉眼弯弯,盛满笑容,美好又娇俏。

    而她,一身破旧,灰头土脸,与墨染形成一种天上地下的对比。

    墨染察觉到了她的视线,道:“嫂子,你别误会啊,这对拖鞋是当时超市促销打折,我贪便宜买的,就是一双拖鞋而已。”

    话是这么说,却把脚上的拖鞋更加暴露出视线,像是无形的宣战

    蓝月瑶唇角掠过一抹嘲讽。

    曾经,她的冒失落在他眼里,是


    蓝月瑶轻轻抿唇,不再多看一眼,离开。

    墨景城,你可知,蓝月瑶心中有恨。

    她恨,为何她入狱三年,而始作俑者却在你的呵护下,明媚成长;

    而她,却失了满身风华,甚至。。。。无法见亲爱的爸爸,最后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