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园

一幢色彩缤纷的楼

绽放在大地上

这朵钢筋水泥的花

坚硬地怒放

呐喊声刺入天空


天空之下

灰色的树木稀疏沉默

平房的眼泪渗入泥土

去年零落的鸟巢

泯灭于雪

一声喑哑的音

划过

田野裂开的口子


父亲和母亲备耕的时侯

城里娃打来电话

预订了一套离天空很近的房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