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

秋冬,你看到随风而落的满地落叶,可能觉得很美,可能会各个角度拍上几张,在黄油上加上各种滤镜,自我感觉有着别样的意境美,于是发上朋友圈,坐等别人点赞。然鹅,负责清扫的人却不会这样想。。。

落地为泥本应是一片落叶的本分,但在现如今的城市里,它们已无法尽本分。因为它们落在了水泥地板上,如此一来,它们就成了一无是处的垃圾,住在钢筋水泥铸成的森林里的人们总是欲一扫之而后快!

工作的地方,有一个老大爷(其实也不是很老,但不加个老字,单称大爷貌似又。。。你懂的)负责户外区域的清扫。每天看到他,永远都是在扫地,不是扫这边,就是扫那边,扫的大部分是那永远扫也扫不尽的落叶(特别是秋冬季节)。。。我经常站在楼上办公室的窗边,看他扫地,一下又一下地挥动着扫把,扫得一丝不苟,扫得就像一种修行。。。

这是我这个旁观者的看法,连扫个地都非要看成某种意境,然而,对于这个天天扫年年扫的人来说,哪有什么意境呢,不过是为了生活而不得已为之,谁知道他天天扫,天天扫会不会越扫越恼火呢?!毕竟扫地在世俗的眼里是一份低贱的工作。

王小波的书《沉默的大多数》里收有一篇文章,叫什么题目不记得了,但内容我总是记得个大概:王小波的大姐的儿子大学都不考了,非要去搞什么音乐,大姐很着急,叫王小波帮忙劝劝。于是王小波出马,首先问他这个外甥,你为毛喜欢音乐啊,搞音乐的人大部分都过得很苦,外甥说我喜欢,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