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却又希望与别人一样才是个严重的病-读《维罗妮卡决定去死》有感

10月的台风”海马“让我有了一个安静地呆在家里与巴西作家保罗·柯艾略 (Paulo Coelho)进行思想交流的机会--阅读其作品《维罗妮卡决定去死》。

为什么说是与作家进行思想交流的机会,而不是欣赏其作品呢?因为我觉得只是欣赏其作品不足以表达其作品给读者带来的思考和激励。 读保罗·柯艾略会让你不断的跟作者的故事进展进行思考,就像在跟作者进行一场对话,或是上了一堂课。而且会让你 迫不及待地想作课后分享。


故事综合哲学、宗教和童话寓言以风趣的、穿插叙事的手法激励人们寻找真实的自我。主人公维罗妮卡因厌倦平凡生活而决定自杀,也因自杀未遂让她来到了一所疯人院,并被告知她只剩下一个星期的命。故事围绕疯人院的几个人物叙述。

维罗妮卡:维罗妮卡自杀的原因是不满于过着谈不上幸福也谈不上不幸的生活。也苦闷于因为她怕伤害父母而不敢为了梦想而拼搏。 在被告知只能活一个星期后,她开始寻找真实的自我,并感染了周围的一些”疯子“。

玛丽:曾是律师的她因患上恐惧综合证决定住进疯人院进行治疗。可在两个月后可以出院时,她的好友及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却告知她不能再回事务所工作了,因为没有人会相信一个住进过疯人院治疗的人,同时丈夫也派律师送来了离婚协议书。她要求继续呆在疯人院 因为她失去了工作,失去了丈夫,她出去别人会认为她是疯子,并一呆呆了三年,直到年轻的女孩维罗妮卡的到来重新激发了她勇敢追寻与众不同的生活。

泽蒂卡:抑郁证。有一个幸福的家庭,爱她的丈夫和儿子,住着别墅,每年出国度假,却在中年没了寄托时幻想年轻时爱过的男人,为自己当时不够坚持而自责,为丈夫对此表现出一无所知继续如往的爱着她而恼怒。也受到维罗妮卡的感染重回家庭,重回社会。

爱德华:精神分裂证患者。其实是因为父母高压不让他追寻梦想,他为了逃避现实所表现出来的。 在疯人院呆了几年,除了玛丽从来不对别人说话。直到维罗妮卡的到来让他重新点燃对生活,对爱情,对梦想的追求。

伊戈尔医生:致力于对苦疾(或类矾)的研究,认为某些疯子是可以被治好的。维罗妮卡的到来正好成了他的小白鼠。而维罗尼卡最终踏上寻找真实的自我之路,并感染了玛丽 ,泽蒂卡,爱德华,成功的让他得出论文的结论:苦疾的唯一治疗方法,那便是生存意识。


苏菲派灵修导师回答维罗妮卡 ”什么是真实的自我?“:就是你到底是什么样,而不是别人觉得你是什么样

书中伊戈尔医生和玛丽的一段对话给我很大的启发,使一些前段时期让我不安的情绪得到释放。

当玛丽决定离开呆了三年的疯人院回归社会时,她去找伊戈尔医生问她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其实她自己知道答案只是需要讲给人听)从而有了一段幽默又发人深醒的对话。

因玛丽的病其实在三年前已经好了只是不敢出去面对疯人院外面的人,怕出去了后因与别人不一样而被认为是疯子。所以当她问医生她什么时候可离开时,伊戈尔医生幽默地回答:可能你想问我的是:我治好了吗?但我也想问你:到底治什么呢?你都三年没有犯过病了。”

医生接着说“与众不同却又希望与别人一样才是个严重的病,会引发神经官能症、精神病和妄想症。强迫自己与其他人一样才是个严重的病, 因为这既违反了人的天性,又对抗着神的法则。”

伊戈尔医生继续:“每一个人都是独一无二的, 有自己的特质与天性,追求快乐与寻找冒险的方式也各不相同。”“因为人们没有勇气与众不同,只能选择违抗天性。”

玛丽回答说:“我要去发现自己的生活、渴望与冒险。”“生活将我推到了另外一条路上, 而我却不想踏足”

玛丽最后去了萨拉热窝,照顾那里的儿童,那时她六十五岁。而这正是她在患上恐惧综合证前想要跟她丈夫商量要辞职去做的事情。

曾有一段时期,几年没见的同学因她自己的烦恼每隔几个星期约见我一次,还关心起我的婚姻状况,因我还单着,就劝说我要结婚,每次都要跟我讨论这个问题,尽管我一再表明我不是不婚主义者,碰到对的人肯定会结婚,我相信在世界上每个人都有一个对的人在等着他或她,只是时间还没到。

这位同学前一分钟说她很理解我的想法,也很羡慕我拥有的自由和生活,但下一分钟又说但不结婚还是不好,不能体会人生不同的角色,比如当母亲的角色,当奶奶或姥姥的角色,弄得我挺无语。

更甚的是她发来一篇文章,文中用不同的几个故事描述没有子女的人到了老年后如何孤独,就好像不结婚,不生小孩是犯了什么罪一样。看了却实让我恐惧不安了好一阵子。

加上当时刚好碰上全城的同学聚会风,十几年没见的同学秀恩爱秀子女秀幸福。看到人人都结婚生小孩,而自己与别人不同,开始了怀疑自己的选择和坚持对不对,加剧了我的不安。

更有另一好友,常跟我争执这问题,每次我都跟她表明想法。直到有一次她责备我不去跟她介绍的人相亲时,我不耐烦了,反驳了她自己婚姻的痛处,她从此没再跟我来往。

所有人都希望别人跟自己一样,或者是希望自己跟别人一样,仿佛这样才是正常的。但什么是正常呢?

就像书中伊戈尔医生说的“所谓正常不过是个常识的问题, 或者说,如果大多数人认为一件事是对的,那这件事就是对的。社会把一种统一的行为方式强加给人,而为什么需要这样行事?人们居然连问都不问。他们只会接受。”

这些恐惧伴随了我好一会,而且心里责备这些朋友和社会风气给我带来不安,其实心里明白我要坚持自己的信念管别人说什么呢,但是就是找不到支持我的信念的东西。

庆幸这本书让我顿悟。心理的恐惧和不安看起来是别人影响你的,可是如何与恐惧相处在于自己。就像伊戈尔医生说的 “社会把一种统一的行为方式强加给人,而为什么需要这样行事?人们居然连问都不问。他们只会接受 。”我是连问都不问,就强迫自己与其他人一样,与众不同却又希望与别人一样, 这才是个严重的病, 因为这既违反了人的天性,又对抗着神的法则。

这本书让我找到了支持,我现在接受了这个事实,活着就要勇敢地与众不同。 就像书中维罗妮卡说的:”生活缺少意义的责任不在别人,而在自己,我现在接受了这个事实“。所以我整个人感觉轻松了


感谢一位敢于与众不同的好友,她一直跟我说“当你碰到一个让你怦然心动的,让你毫不犹豫的想要跟他一起生活,过下半辈子的人才结婚。千万不要因为父母的催促或是到了该结婚的年龄或是其他原因而结婚。因为结婚不代表就得到了幸福,婚后的生活如不如意才决定你的幸福。“

她说自己也有过类似的恐惧和不安,觉得别人什么都有而自己什么都没有,但是她坚持这个信念的,并在38岁遇到了对的人,39岁结的婚。曾经是大公司中层管理人的她婚后移民去了德国,并且开始了追寻梦想的人生,拿起画笔画画。看了她的画,我惊叹她的水平之高,而我却从来不知道她是会画画的。

她婚后选择不要小孩,因为她说她一直对小孩不感冒。 她说:“我知道将来老了会像大家说的孤独,可是一个人不能什么好的都要,你现在选择了你想要的认为是好的,不能要求人生任何阶段都是最好的。


这本书能给我很深的思想碰撞的其中一个原因是作者保罗·柯艾略本人一生的经历原本就是一个很好的激励故事。 而我相信他所有书中的故事和所传播的精神是他人生经历过看过后的领悟。

他在19到21岁这三年间曾三次被父母送进疯人院,父母这样做的原因他也不清楚,也许是因为性情叛逆; 27岁时因反对政治独裁,被投进监狱; 39岁踏上去往圣城圣地亚哥朝圣之路,心灵顿悟才开始追寻自己童年的梦想--成为一名作家; 直到40岁才开始得到出版第一本书的机会,从此逆袭开了挂的人生,不管是事业还是爱情。

我们怎么看世界,世界就会呈现出什么样子。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