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幸福过,在成都这个地方

我与成都有着五年零五个月的缘分。但,终究别离。

成都,一个传说中“一座来了就不想走的城市”。那里让我这个北方姑娘对火锅有了另一种认识,那里让我对“老子”有了别样的理解,那里让我对蓝天艳阳有了独特的情感。那里,有着我18岁到23岁最美好的青春,那里有我灌酒痛哭过的回忆,那里有毕业时依依不舍的别离。

我长在陕西,到过上海,去过南京;到过山东,去过甘肃;现在在北京漂流。可是走过这么多地方,唯一让我对食物的味道感到惊异的,是成都。成都的美食,当真不是花拳绣腿,而是实实在在的,对辣,对麻,对各种香料和食物原材料用到了极致,以至于随便一家街头小馆子,点一碗素椒杂酱面,或者老妈抄手。这一天,都会觉得无比幸福。

在与成都五年零五个月的缘分里,有五年,都是以学生的身份。

我,是个医学生。但人体的骨头那么多,神经那么复杂,血管也那么庞杂;妇科儿科内科外科精神病科,每一个科都有那么多种病,每一种病又都有着定义、机制、症状、处理办法等一页到几页的条款。所以啊,这五年里,我一直很忙。

忙着去帮解剖系老师抬尸体,忙着去整理一节课讲了30页内容的笔记,忙着去背比“philosophy”还长的医学英语单词,忙着把学院的宣传海报一张张做好。忙着学习忙着喜欢的学生工作。忙着忙着就快毕业了。直到意识到快离开学校,离开美丽的华西坝,离开大学路那边的府南河。我强迫自己慢下脚步。

我曾经从华西坝沿河一直走到高新地铁站,看到自己从地图的一环到三环,再从三环到一环,我几乎想惊喜地迫不及待地告诉我遇到的每一个人:成都很美,我们一起把它走一遍吧。

许是由于是水系星座,我的骨子里对水有着一种痴迷。曾有段时间,我每晚都去府南河夜跑。酒吧一条街绚丽的灯光倒映在河里,浮躁不再,水里的街像一个神秘的水下之城,而我们生活的世界,才是虚妄。

我是那么喜欢水的一个人,却生活在北方。所以来到成都的我就像在岸上的鱼终于进了湖里。成都湿润的空气,遍布全城的河流。学校的江安河、明远湖和荷花池,就像学校的灵魂,润泽整个校园。

在成都的最后五个月里,我成为了上班族,租着一个有着大落地窗的小屋子。租的时候,幻想着每天太阳撒进屋内,每晚看着夜空安眠,所以,即使贵,我也下定决心一定要租。但在这五个月里,在这个小屋里,我却越来越体会到沉寂的可怕,可怕到我想逃离。每日下班后永远是寂静的没有声音的潮湿的小屋,我故意放大声的音乐,播笑声不断的综艺。

可是,小屋里的我,真的很孤独。习惯了曾经寝室的热闹,毕业后一个人的我,真的,好孤独。孤独到给家里打电话,从来不敢说孤独。我怕一说,我妈稍微一句回家来吧,我就动了逃离成都的想法。

但人生就是这样,直到有一天对孤独忍无可忍。我开始想念干燥的北方,想念曾经不那么喜欢的北方。我,辞职了。

从此,向北走,不回头。

如今在北京,有很好的室友,屋内有热热的暖气。我觉得,这样的日子真好。但我的骨子里是条鱼,我想,我还是会常回湿润的成都看看,看看那个让我幸福过的地方。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