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特辑|围炉夜话

公众号:风吹樱起

也想有温暖的壁炉,橙黄的灯,姗姗来迟的初雪和喜欢的人。盼望圣诞,盼望过年,想念街上喜庆的气氛。冬天呀,真是是个温柔的季节呢。

冬日特辑,我们来聊一聊冬天的故事。

公众号:风吹樱起
生长于南方的孩子,每逢冬日就开始祈祷上苍,祈祷它能降一场大雪。
多的是雨夹雪,落在脸上凉丝丝的;再就是冰雹子,一颗一颗刺在肌肤上,被体温融化成水珠;纵使是这些时候,我也是欢喜的。
偶尔才是雪,它洋洋洒洒飘落天地间,仿若是上苍的恩赐一般。这个时候总有一种想流泪的感动,周遭一切的凡世喧嚣都平静了下来,天地与人恍若一体。
我爱极了。
飘雪的冬日最适合闹腾,裹好温暖的冬装,戴好手套围巾,满心欢喜地跑出门去。在没有人的地方跳着不知名的舞蹈,唱着不着调却欢乐的歌谣。累了就冲着天空大笑,享受雪飘落在脸庞。
融雪的冬日最适合发呆,用心爱的小陶瓷杯沏上一杯清茶,在热气腾腾的雾气里看远处屋顶上洁白的雪一点一点融化。冬日的农家周遭是安静的,屋内是暖的,茶喝见底了可以续上,捧一本书,抱一只猫,天就是这样慢慢黑了的。
写到这里,我又开始暗自祈祷快落一场雪,借着雪飘落天地,我又能变成孩子。

@起樱

公众号:风吹樱起
今年冬天发誓不穿秋裤,结果刚立冬这个誓言就被自己扼杀掉了。
连续的低温带来的结果是某宝购物车里不断添加的保温杯枸杞还有每日坚果(听说涨膘可以御寒),于是就这样提前进入了养生状态。
其实仔细想想以前不是这样的啊。曾经形容自己是“热得像一团火”一样的男人,用略带哀愁怜悯的眼光睥睨那些传说中的秋裤大神。高中的时候学校里有一个奇怪的鄙视链:不穿秋裤的瞧不起穿秋裤的,如果你的秋裤还加绒的话简直是没有尊严可言。当然站在顶端的人是那种穿着船袜露出脚踝的人,从走廊上走过去,周身仿佛强行进入春天,简直像自带buff一般闪闪发光。
可如今我只想喝着我的枸杞茶感叹韶光易逝,年轻真好啊。唉,毕竟,我已经是一个,看破红尘的、经历了生活大风大浪的、19岁的,老男人了。想当年自己也是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这般的堕落简直令曾经的辉煌蒙上了一层灰。
不过没关系,我渐渐的发现,比起在颁奖仪式上冻得像狗一样但还是要追逐风度的明星,我还是比较喜欢裹得宛如出门买菜一步恨不得分成三步走的斯琴高娃老师,她追逐生活的温度,尊重北京零下十三度的天,那些穿着短裙的女明星,你们真的对可爱的老天爷没有丝毫愧疚吗?
综上所述,穿秋裤,是对每个冬天最起码的尊重。当然能够有一杯枸杞茶是最好的。朋友们,生命只有一次,别学着那些仰望天空45度角,静若止水冻若老狗的文艺青年了,谁不是从那个时候过来的呢,也许别人已经背着你不知道骂过多少句傻逼了。
所以,快快穿上你的秋裤吧,毕竟衡阳的天,是真的冷啊……

@夏九日

公众号:风吹樱起
大家好,我就是上面提到的打死也不穿秋裤、45°角仰望天空的“文艺青年”。
不过讲真其实穿不穿秋裤对我来说也不是个原则性很强的问题,毕竟发明秋裤的初衷就是让穿在里面的:你不穿,别人不知道,风度也不会增加几分;你穿了,别人也看不到,同样也不会使你的气质减少。所以我个人认为穿也可以,不穿也行,当然,今天这么冷还是穿了的。倘若秋裤是穿在外面的,而且又丑,那就严重了,除非衡阳来了50年一遇的雪灾、100年一遇的寒潮,不然我是不会穿的。
一个伪文艺青年不会只和你谈冬天穿不穿秋裤这种生存资料消费问题的,他一般会谈一下享受资料消费。
谈到冬天,我们平时会想到什么娱乐方式?银装素裹下三五结队的打雪仗?还是火炉上铺个桌子打打扑克、聊聊家常?冬天嘛,诗一样的季节,就要做一些诗一样的事。如果我有钱了(这句话一出来总感觉气势上就弱了几分),有很多很多的钱(暴露了我其实是一个铜臭俗人的本质),这个冬天,我会买一张直达翡冷翠的飞机票,找到威尔第剧院去听世界上第一部歌剧《Dafne》;然后搭上轮船,离开地中海,跨过大西洋,赶着北半球冬至来临之前去冰岛看极光、泡温泉,顺便追随《权游》剧组的脚步,好好感受一下马丁笔下的北境,当然,这肯定要穿着加绒加厚的秋裤去;浪够了,回来我就从鹿特丹港出发,沿着亚欧大陆桥“哐当咣当”一路向东,最后在贝加尔湖停下,喝着伏特加,趁着微醺和俄罗斯姑娘调情……作为一名有修养的穷大学生,我会在睡觉前努力往这方面想,万一做梦梦到了也是挺好的。
穷归穷,平时的娱乐还是不能少,我一般选择最经济的方式来消磨时间,捧一本书或者看一部电影。适合冬天坐在火炉边慢慢欣赏的电影有不少,讲爱情的《情书》《真爱至上》、亲情的《当幸福来敲门》都还不错,我会泡一杯热茶,手放在火炉上,一下午就过去了。都不合口味?讲人兽的《忠犬八公》总适合吧。周作人老先生说过“我们于日常必需的东西以外,必须还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生活才觉得有意思。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上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你看,作为民国最早的几个文艺青年之一,周作人先生的话总不能不听吧?这小老头比我们现在还精致得很。
不说了,趁着双十二,我要去某宝抢29.9包邮的伏特加了,下次回家看电影就不用泡茶了。Ваше здоровье!

@泽夏

公众号:风吹樱起
冷,是活物移动的最大阻碍。
围巾如同紧“脖”咒,自己说话就像给自己念咒;
穿上长羽绒作茧自“束”,走起路来像晚清缠了脚的小媳妇;
戴眼镜的一进教室,以为全班都在泡方便面;
最后得出,还是回到出门前,回到那床温暖的坟墓。
南方还没真正入冬之前,我就感冒了一次。冷饮以及我所爱的一切辛辣油腻的食物都要例入危险清单。起初我还以为甜的奶油、饼干没有杀伤力,能够成为生病难熬期间的一个慰藉……直到感冒已经持续两周却依然不见好转,才寻着先前的蛛丝马迹,找到身体内灭霸的原型——糖。
感冒好后就迎来了冬天。我家年年有雪,雪来得迟,不及其他城市抢先新闻头条的迅速;它也不厚积,除去08年冰灾,半人高的雪人从来只出现在屏幕里。有时像拿别家小孩比自己小孩一样 抱怨其他城市都陆陆续续裹上白衣,为什么这里还不下雪,却又在某天睡眼惺忪的时候打开雾气蒙蒙的玻璃窗,看见屋外一片雪白,于是打心眼里称赞“果然还是自家小孩优秀”。
说到小孩,想起上周我班里一个学生,当我还在给他们津津乐道地讲故事时,其中一个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老师,你胖了”,接着又有响应,“鞋子也脏了”“……”,我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恨不得把教案的一页撕下,用力蹭干净我皮靴上的泥巴。“重心不要放在着装上,认真听讲。”我故作镇定地说,随后就没了声。
当时就突然意识到,自从大幅度降温以来,为了避免再次感冒,我早已东三件西三件地把自己裹得不成样子,鞋子也是挑的最不心疼,能乱踩水的那双。我对自己说谎:及时预防感冒,把自己滞留在温暖地带,没有错。“不能感冒”成了我所有懒惰的托辞。
我拒绝运动,选择了抵抗感冒后的放肆——各式各样的零食,选择了丑陋,选择了做所谓“真正的自己”。

@东兔

公众号:风吹樱起
腊月自古以来是冬季神圣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提起腊月,腊肉当仁不让地跳进我的脑海……
其实我小时候是不吃腊肉的。腊肉气味厚重而色泽黝深口感粗劣,这让幼时观念闭塞崇尚食材新鲜本味的我在餐桌上不掩对腊肉的嫌恶——哪怕好心的长辈宠溺地哄我尝尝产自某地的著名腊肉,我都会护碗于胸前,生怕长辈伸来的筷子上的腊肉掉进碗里。
刻板印象的消失和固有观念的转变是成长的标志之一。
我曾以为把好端端的新鲜肉类无端熏制是对食材的疯狂摧残,但我渐渐了解到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熏,是先民们的伟大发明。在食材的保存上,熏肉相比新鲜肉类减少了大量水分,这极大地延长了肉类的保存时间,而在风味的改变上,高温、不同的木材和香料的使用结合时间的魔法,使多余的油脂被挤了出去,果木和桔皮松针等的香气得以附在肉质纤维之间,那层历经烟火与风霜的外皮竟变得脆而不韧、弹牙适口——
是的,我开始品尝腊肉,试图发现数千年来深藏在寻常百姓记忆中的那一口诱惑年味,并与他们同享这唇齿间美的体验。

@不知

公众号:风吹樱起
在并不久远的当年——星空仍然璀璨,小溪澄澈如钻,小纸条与精心修好的信封传递着孩子们细碎的情感,时间线上的因果还很简单,不曾被命运玩弄出如今这般云诡波谲的变幻。
那是2008年的冬天,印象里,湖南下了一场盛大的雪。
如果从当年的数据上看,这场横扫整个南方的雪应该被称为“冰灾”。长江流域的19个省都堪称被冰封,七千万人受灾,经济损失数百亿元——但,具体到那个时候的我身上,这些数字就遥远了起来,更加真实的,是绵延不止的大雪。
小镇里的雪下得格外慷慨,初雪就大得铺天盖地。还记得周五下午放课回家时间尚早,我一个人在楼下只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就滚好了三个跟我肩并肩的雪人,还沿着道路边上一路写下极为清晰的字样“妈妈冬天快乐!”那天老妈一晚上的好心情实在要拜这多得喜人的积雪所助。不过这还不是这场雪于我最动人的记忆,那要追溯到下雪几天后的一个下午。
那是周一,即使是小学,周一的课也是最正最多的。小镇年老的设备没能在大雪下扛多久,下午第三节课刚要上课,我眨了个眼,电灯就灭了。扭头一看发现所有建筑都蒙在雪天下午特有的昏沉里——停电了。
随后接到校长通知:全镇停电,放假半天。
赶到教室的班主任面对一群欢呼雀跃的小兔崽子笑得很无奈,拿着一盏探照灯正打算说几句送我们离校,当年还是我小跟班的某个坐我前桌的小丫头瞅了瞅窗外,又瞅了瞅我,在我要问她之前说:“我想去打雪仗。”
操场这会儿还没什么人,我点了点头,打完再回去也不是不行。班里吵吵嚷嚷的,老班——原谅当年我这么称呼我的恩师——在台上准备发作业,灰蒙蒙的不好走,我寻思着不大声点她听不见,于是扯开嗓子:“老师我们待会去打雪仗不回家!”
全场寂静!
“算我一个!”昕姐跳起来。
“我们一起?”班长和边上的弟兄们商量。
“我也要去!”雅婷丫头作为我的二号小跟班,这个时候非常忠实地冒了头。
年龄最大的梅姐非常淡定,只是默默地举起右手。
顷刻间班里就沸腾了。老班狠狠地瞪了我一眼,在下达了一系列注意事项之后,揪着我耳朵带领部队向操场出发了。
原本这也就是班里一场很嗨皮的雪仗,但很可惜,当年由兔崽子组成的,并不只有我们一个班。
首先是同年级的邻班,看着我们牛皮哄哄地去打仗,一个个跟在屁股后面就杀了出来。低年级的几个班放学稍晚,我们两个班打成一团了他们才姗姗来迟。最刺激的是我们的校长同志,他在三楼泡着茶看见我们闹得不可开交,打开窗户想看个究竟,我们有人看见了这位一向和蔼的大叔,非常热情地招呼了他——用大喊和雪球:“老师下来打雪仗啦!!!”
后来,我听说,这周五的例会上,老班受到了校长同志亲切的点名:“这个,这周周一啊,你们班带头在停电放学的情况下去打雪仗,结果呢,全校都打起来了。这个这个,毕竟停电啊,还是不安全,以后呢还是要注意一下对学生的管教......”
“这不是您表率参与了嘛?”老班没忍住,噗嗤笑了出来。
一众或单枪匹马或领兵出征的老师都忍着笑。校长估摸着是被自己心虚的语调逗乐了,面皮没绷住,咳嗽一声,大手一挥,就此作罢。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暮色将合,我刚刚出门打水,吹满走廊的风冷到砭骨。
如今的湖南,下雪已经是件稀罕事了。前两天听湘潭的老同学在群里发就近拍的雪景,言语里满溢开心与得意,今日岳阳下雪,家住那边的朋友羡慕得只想插翅飞回去。
只有衡阳这边朔风呼啸,雁栖湖上涟漪不定,天色依旧昏沉,却不再有雪,来给这昏沉添上一片动人的清亮。

@伊越

公众号:风吹樱起
南方的冬天说来就来,一声招呼也不打。作为一名正儿八经的“弗兰”妹子,也不堪这寒意的侵袭,默默地……哈哈,你以为我是想说“默默地裹紧我的小棉被”了吗?nonononono,这根本不存在的!!!身藏脂肪三十斤,挨过腊月二十八。
但是,对于励志成为一名精致小胖仙的安楠来说,养生、护肤——才是头等大事!
有句歌词咋说来着,“每天起床第一句,先给自己补杯水”,一夜的睡眠过后,皮肤得到暂时的修复,但我们的身体却是在整晚运作的哦,所以早起一杯水可是很重要的。(另一个就是……清肠胃,似乎味儿有点冲呢!)
生活的毒爪放过谁呢?没错,接下来要进入咱们的护肤小课堂啦。第一步,温水洁面,水温控制在3、40℃是最好的,既有利于毛孔的打开,也不至于因水温过热,破坏角质层哦;此外,选择合适的洁面乳也是相当之重要,迫于冬先生的“淫威之下”,还是屈从地选择了温和型。
嗯~光洗脸还是不够的,还要有“水妹妹”和“乳宝宝”的辅助。其实,到这里,安楠自己都已经不忍心再编下去了。(以上纯属虚构)
“北风卷地百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这似乎不大喜欢,更心喜“风一更、雪一更”一句,在纳兰的笔下,是尽“聒碎乡心梦不成”之意,而在安楠眼中浮现的却是另一帧画面。
行色匆匆的背影,风雪肆虐,路边积满厚重的雪被,有被车轮轧过的痕迹,也有小孩儿调皮的脚印,这幅存在于八九岁记忆中的画面是我对于雪真正意义上的印象。
小孩儿对雪总有一种独特的情怀,是渴望冲出家门,在雪地里翻滚的姿态;是即使双手红肿,也不愿回家的热情。也只有在雪天,才能享受和伙伴们围着暖炉,喝着热茶,畅谈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的乐趣。夏天,因南方的酷暑,基本都待在家里,雪糕的清凉也不足以撼动冬天的温情,也许有点儿怪吧。更不用说春秋两季了,春风固然无限好,只是倦人疲;秋雨绵绵,有种此恨无绝期之感,也许心有羁绊吧。
风雪飘零之景何时再现?景中之人又何时重逢?
(说好的精致小胖仙呢,跑题啦!捂脸)

@安楠

公众号:风吹樱起
西安的风凛冽的很,像刀子一样。天气预报说,今天比昨天又降了一度。下午三点的时候,阳光照射的草地,有八只猫咪再玩游戏。洗澡的时候,温水浇再冻红的皮肤上,是滚烫的。公寓楼下的情侣,总要在寒风中站到最后一秒,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深夜摸到热咖啡杯的那一刻,在丧情绪里也能找到一丝慰藉。
妈妈总打电话来,问我穿没穿大衣,穿没穿秋裤。仿佛,异乡的冬天定是要比家里更冷些。
天冷的时候,我们对温度变得异常的敏感,尤其是体温,想被捉住,想被握住。被人惦记,这大概是寒冷的冬天里最温暖的事了吧。

@玉兔不住广寒宫


凛冬已至,

静待新生。

这个温柔的季节里,

你的故事讲到哪了。

作者/风吹樱起编辑组
编辑/玉兔不住广寒宫
插图/源自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孔子及儒学统领中国两千年,除非宗教世所罕见 黑格尔评价孔子:不高 周朝:800年(最长的朝代)。封建:分封建城邦|...
    上下_求索阅读 135评论 0 0
  • “其实比起很多人,你已经让我很感动了,只是我现在,谁的歉意,都不想接受” 可能是最近太压抑了,事情太多了,太太难...
    胡须少女爱喝汤阅读 22评论 0 0
  • 悄然回首,大学时光已过两年。 快要忘记了当年奋书急笔的样子;快要忘记了当年为了学习熬夜至深夜的样子;快要忘记了课...
    眼波成霜阅读 123评论 0 2
  • —— 英民中学“悦览”读书会首期读书研讨会纪实 (英民中学读书会李娜报道)又是秋风送爽,大地清凉的时节,一个新学期...
    火红的石榴暖暖阅读 622评论 2 7
  • 夫儿童者,天地赐予人间之精灵。朗诵者,声音表现自我之艺术。而童声吟诵,纯真几多?如长江水之连绵,不足以咏之。...
    赵知韫阅读 14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