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

最近几个晚上,不知怎么了,次次都把我吓个半死!

我杀了人,把尸体埋到了村西南七八里的荒地。我不想坐牢挨枪子,总怕被人发现,白天不敢见人,或藏地窖,或天不明就去棉花地躲一天,饿了就扒人家红薯吃,整天整夜提心吊胆,生怕有人举报,更怕看到警车警察,或听到惊笛。
正在趴在棉棵之下微睡之时,忽然听到惊笛声,我吓得嗷嗷大叫。
这时,屁股上就挨了重重的一脚。我混身一惊,立即爬起,开亮床头灯,看到卧室内一切照旧。
老婆在对面床头,折半身冲我斥责:“你发啥神经,像猪叫!把我惊醒!还让人不让人睡觉!”
我不好意思地说:“我做噩梦了,杀了一个人,真吓死我了!”
“你杀谁啦?”
“我不认识,我去赶集的路上,那个人拦住我不让走,说我欠他一万块钱。我就骂他,我又不认识你,你想钱想疯啦!大白天竟敢劫路讹人!
“他看我不认账,比他还凶!他扑上来掐住我的脖子,我也不迷糊,飞起一脚踢住他命根子。他立马松了手,我趁他弯腰捂裆惨叫之时,照他左右太阳穴就是狠狠的两拳,他瘫软在地。
“人命关天,我怕他死了,就赶紧给他做人工呼吸,做了好久,也没气息,确定他是死了。这下我害怕了,为了隐瞒罪证,赶紧背上死者向村西南地小跑而去。也怪了,一路上也未见一人,心里还庆幸。
“到了邻村的玉米地,那地是沙地好刨。我用手挖了三尺多深的,能装下一人长的坑,草草把他埋了。我怕人发现,上边我还伪装了一层锅巴草。正在我惊恐万状之时,你把我跺醒了!”
“竟胡扯,平时连只鸡你都不敢杀,做梦还会杀人!别瞎想啦,快熄灯睡觉!”她咔嚓一声灭掉了灯。房间内瞬间一片黑暗。我仍心有余悸,翻来复去,好久不能入睡。
你说奇怪不奇怪,这种同样的梦,我做了几次,都把我吓得半死!
我困惑,不知啥原因,是身体的内脏出问题的前兆,还是精神上出了问题,我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