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4-11

96
葉子芊芊
2019.04.14 20:41 字数 506

今日阅读:天涯何处——东坡词的生命意境

《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南宋时,陆游和范成大因为这首词专门跑去考证东坡游的赤壁,他们很失望,认为东坡诗句夸大,与实际风景不符。

本词中的赤壁并不是三国周瑜火烧曹军战船的赤壁,诗评诗注,有时是诗人自己的兴趣。

苏东坡看风景,并不执着于历史的风景。诗人的风景大多与历史无关,也于地理无关,诗人的风景就是自己心事的风景。

千古以来,时间淘洗,所有的生命都如逝水,曾经叱咤风云,横绝一世,最终都是灰飞烟灭。生命的领悟看的透彻,并不是沮丧悲观,苏东坡在历史灰飞烟灭里仍然看到“江山如画”,看到多少豪杰的生命,如此年轻过、梦想过,曾经如此明媚华丽。

摸着满头花白头发的苏东坡,看清人生如梦的苏东坡,一杯酒祭奠江水,一杯酒祭奠月光,诗人以酒还江,以酒还月,也以此身还于天地。

“多情应笑我”,生命自喜,有缘都是多情众生,也都可以在生命豁达处心心相印击掌一笑。


小确幸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