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生长_海舌公园大自然观察。

96
我是凯明
2017.04.13 00:34* 字数 4216
正值收割季的海舌耕地,由近而远,蚕豆,大蒜,大麦,大青树也发芽了。它们是这片土地的见证者。


100篇摄影手记,第10篇。

大理大自然观察学习,第3次活动,换了一个观察环境,换一个带队老师,换来另一种心情和收获。

我们的观察主题,人与自然。海舌公园曾经是一片天然的湿地,现在成了一个知名度很高的湿地公园,但这里仍然是观察大理湿地、农田、鸟类和植物的好去处。几乎每隔两个月就找机会跑一次这里,看田野的农作物周而复始地播种,发芽,成长,开花,结果。湿地,田野,树林的色彩也因季节变化替换着。领队罗奇是一个特别好玩的带队老师,游戏,读书会,在欢乐嬉笑中完成了特别的大自然体验。

这是我们第一次分组观察,我去了农耕组,我们组有香杉,找到五种农作物对我们而言实在太容易了。所以,我的焦点还是在野花,在灌木和乔木。眼睛很多时候停留在草丛里,有时候,抬头在仰望,春天的大自然真的是迷人啊!再一次观察那些植物,大部队分时候都不需要问人,也不需要形色。通过两次的自然观察学习,记住了大部分的它们,哪怕不懂,也不着急问,而是停下来观察叶子,花朵,茎的颜色,形态。

农田旁的湿地

农作物观察。公园外面的农田作物并不多,这里离村庄有点远,来来往往拍照的游人也特别多,我在想,那些平日吃的蔬菜,农人们是不是都种自己家门口了?此时已经是中春时节,水稻、辣椒、茄子、西红柿,都已经在育苗阶段了。可是这里并不见这些蔬菜。反之,是大面积的大蒜种植地,现在正是收获蒜头的季节,大蒜叶已经败落,靠近海边的空地上,堆了很多被人们弃置的蒜叶,叶子已经枯黄,发出刺鼻的味道。最近才知道,因为大蒜是经济价值相对比较高的农作物,这两年开始,大理的喜洲,包括我住的村子周围有很多耕地被租去种植大蒜。在种植过程中,农药,化肥从播种开始就大规模使用,同时,废弃的大蒜叶也会对土壤造成严重的污染,政府已经开始严禁在洱海周围种植大蒜了。

远处的洱海边上,堆了很多枯萎的大蒜叶。


蚕豆却是很好的农作物。大理人会在水稻收割后播种蚕豆,不需要翻地,种子直接洒在田间即可,有些农人连田埂也不错过,这样却也能长出茁壮的蚕豆苗。海舌公园外面那些土地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土地种了蚕豆,四月份已经是收获的末季了。大部分农田已经收采完毕,留下来的长长的豆杆就倒在地里,等五月中插秧的时候就变成肥料了。

蚕豆杆扑倒了,马粪散落其中,今年会种水稻吗?


靠近马路的地 方有几块油菜地,已经成熟结果啦,打开豆荚,种子还是绿色的,有几粒开始变成咖啡色。油菜挂果的样子也挺好看,有些粉,有些绿,有些黄的色彩。

即将收成的油菜。


玉米地的苗子已经有20厘米高了,大理的玉米种得特别密实,但每一棵玉米苗都能结出饱满的玉米棒子。我想,这与大理的光照时长有一定的关系吧?好期待吃水煮玉米的季节啊!我们还看到了豌豆,这个季节的豌豆苗已经开始枯萎,但还能看到白色的,粉色的紫色的豌豆花儿。这个季节,好像没有特别当季的蔬菜,除了小菜 ,香杉告诉我们,大理叫撇菜。撇菜在大理一年四季都可种植,从播种到收获,不到45天就可以了。

大理的玉米种植间距特别密。


偌大一片田野,有两片大麦地特别显眼 ,快要成熟的麦穗,色彩变成暖暖的粉色和黄色,还有些绿色的麦穗直立着,好梦幻啊!连平时从不拍照的香杉同学主动邀请我为她留影。在南方长大的我,从来不知道大麦小麦不是一回事。大麦的麦芒很长,几乎和麦穗一样长,谷物的形状两头尖尖的,而小麦的麦芒相对要短一些,谷物形状相对大麦来说算是圆滚滚的感觉,通常我们在粮店看到的那种都是脱了壳的小麦。大麦的纤维含量高一些,通常用来作为动物的饲料或酿造啤酒。大麦的谷蛋白含量少,不能做发酵食物,大家推测这样少量的种植应该是给马吃的饲料。在青海和西藏,见过大面积种植的青稞,查阅资料才知道原来青稞是大麦的一种,也叫裸大麦,是藏民的主食,叫糌粑。曾经在川西藏民家喝过青稞酒,类似低度米酒的味道。

同样是绿,黄,粉,大麦的色彩却比油菜地的色彩更具诗意。


长长的麦芒啊,比麦穗还长。


虽然经常见农人使用有机肥,但田埂上还是能看到丢弃的营养药,生长素的包装袋。还有各种杀虫药的瓶子,袋子,我们村庄很多人都使用“百草枯”,这种药非常具有杀伤力,那些野草一夜之间就枯死。然后人们在洒了药的土地上种菜,喷药....这在中国农业里,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大理其实很多人家里还保留有机肥的传统,政府现在也禁止很多农药化肥的使用,但整个农村对环境保护的意识还非常薄弱。我们在感叹田园多么美好的同时,也会对随处可见的白色垃圾无可奈何。但他们并没有错,我们在买菜的时候也会挑漂亮的没有虫子的蔬果.....

这里的风光真的很美。


不是种植的季节,田埂上有很多可爱的野花野草。老鹳草,第一次在苍山认识它,却在日记中把它给遗漏了,这次,在田埂和公园的草丛里见到很多它们的身影。原来老鹳草不止粉色,还有白色的,细细看着它的花朵,雄蕊是蓝紫色的,雌蕊却是非常好看的深紫色,无论粉色花或白色花,花瓣上都有紫色的纹路,花茎上有一层细细软软的白色绒毛。

白色
粉色老鹳草,看到茎上的白毛吗?


今天最惊艳的小花:倒提壶,这么文艺感觉的花,名字却很有喜感,它还有一个名字叫贴骨散。今天新认识的草本植物的药用价值都与骨伤有关,宝盖草,蓖麻,在大理,都是治疗骨伤的药材。紫蓝色又近似宝蓝的野花实在少见,花萼被面布满了细细的柔毛。表面看不到雌蕊和雄蕊,花房是闭合的,知更鸟说,它可能就是依靠自己来完成授粉的。倒提壶的叶片是灰绿色的,两面都是短绒毛,叶片背面的叶脉非常明显。我拍了很多它的样子,实在太爱它了。后来我在马路两旁也见到了它们的身影,看来,它们对生长环境的要求并不高。

倒提壶,花萼和茎上都是白色绒毛。


倒提壶,它的花房是闭合的。


倒提壶的叶片,背面的叶脉深刻清晰。


宝盖草,又名接骨草,同样是骨伤的一味中药材。宝盖草的花冠是唇形,轮伞状花序,它的叶子很好看,一层一层由下而上生长着,圆形的叶片将茎包围起来,然后在叶片中间盛开着紫色的小花。不知道怎么用自然科学的词语描述它,我觉得和芝麻开花的样子挺像的。

宝盖草。


马鞭草,又名龙芽草,燕尾草,多年生草本。最初发现它是在两周前,城南水库的草丛里,不过长得并不好。海舌公园里的马鞭草却特别水灵,紫色的小花密集地开在一起,应该是穗状花序吧?花冠是筒状吗?虽然都叫马鞭草,但它和花园里的柳叶马鞭草是不一样的喔。很多游客又经常将柳叶马鞭草误认为是薰衣草。

田埂上的马鞭草,精干老道些。


海舌公园的马鞭草,水灵些。


红蓖麻,虽然蓖麻是一种经济作物,但我看到的这棵是野生的喔。中和溪靠近南国城那一带,也有很多红蓖麻,红色的茎,红色的叶子,红色的花。有几次看到有人在采摘它的叶子,当时还想着它有什么用呢?问宝哥才知道,蓖麻叶是骨伤偏方的药引子,那种配好的像糊糊一样的中药,必须使用蓖麻叶包起来(而不是用纱布或其他)进行药敷,宝哥说,如果他知道这副药的方子,他可以直接开正骨医院了。蓖麻子有剧毒,但它的样子真的很特别,蓖麻子含蓖麻毒蛋白和蓖麻碱,所以不要随意食用喔!关于蓖麻的经济价值,可参考百度百科,里面有非常详尽的描述。宝哥说,以前百姓家自己榨菜仔油,会加入少量的蓖麻仔,那样出来的油会特别香。

红蓖麻的叶子和茎都是红色的。


红色的雌花长在上面。


雄花长在下面。


苜蓿草,以前从来没有关注过的草本。田埂和公园的草丛特别多 ,长势很凶猛的感觉,匍匐生长,黄色的小花,很容易就长成规模,成片看起来有点像园艺种植的观赏草地。

苜蓿草。


小窃衣,伞形花序,看到有白色和紫色的花,远远看着有点像香菜的花,茎和叶子有短毛。

小窃伞


白花的


又见茅莓,迟点就有莓子吃啦!

茅莓


野茼蒿,菊科,嫩叶可以吃。

野茼蒿

长裂苦苣菜,它真的不是蒲公英,它们很像,但其实有区别。蒲公英的花一茎一花,而苦苣菜一个茎可以开几朵花,植株也比蒲公英高很多。两者的果实都是褐色,冠毛白色,但是长度不一样,蒲公英的冠毛是有规律的,非常好看,饱满,但是苦苣菜长出来的冠毛是非常纤细的,白色的毛毛容易纠缠在一起。

裂片苦苣菜,很瘦长。


蒲公英,低矮地长在草丛里,


蒲公英的种球,非常美丽,我和萱萱的最爱。


田野里随处可见车前草,蒲公英,艾草,石龙芮和苜蓿,我想,这一带的生态还是不错的。一般农田的田埂上,已经越来越少蒲公英了,大理蒲公英最多的地方应该是大理大学的山坡上,还有小邑庄线旁边的中国气像局那块空地上,我想大概是那儿没有使用过量的化肥和农药。

车前草

海舌的湿地也保护得非常好,农田离得比较远,公园处在洱海中间,很容易就看到了紫水鸡。在闭上眼睛聆听鸟儿叫声的时候,我听到了有两只小鸟在和声唱着歌,还有布谷鸟的声音,第一次在这个春天听到“布谷”“布谷”。。一个星期后的早晨,我在云栖也听到了它们的歌声。对于鸟儿,我更愿意听它们的声音,比一切的音乐都要动听。放一张去年在云栖门口拍到的紫水鸡照片,那时候,我不知道它是谁,就觉得,它的羽毛怎么可以那么美!

2016年11月中拍摄于云栖门前的湿地。


树林里,随处可见白鹡鸰和戴胜。戴胜的样子真的很可爱,这也是我去年在云栖花园里抓拍到的,只有一张,再拍就被它们发现了!

戴胜,2016年11月拍摄于云栖花园。


公园里有很多很多大青树,有些还挂着果子,老叶没有掉下来,新芽就长出来了。也有着急的大青树,已经换上了油亮的新叶了。特别查过资料,大青树和高山榕是有区别的,高山榕的果子是橙黄色的,会长出很粗的气根,广东特别多高山榕。大青树的果子是青色的,肚子那里点毛毛,有点像没有成熟的枇杷。但这两种树都属于桑科榕属。海舌最漂亮的大青树就是公园南面田野中那两棵经典的夫妻树,几乎所有来海舌的人们都要走过去看看,我也很喜欢在那附近的田野转悠,走着走着,抬头看看那两棵树,回去的时候,又从另外一个角度仰望它。

大青树的果实。


火红的嫩芽很快就变成了粉绿色的叶片,过一个星期,叶片就变成革质的啦!


果实,嫩芽,叶片同在一棵树上。



最近发现大理有疑似朴树的乔木,这次在公园遇到几棵小树,仔细观察了叶片,树杆和果子,确定是朴树。朴树的叶脉特别漂亮,刻印在刚刚吐新不久的叶片带着有点粉嫩的颜色,蓝天下,叶片像孩子的眼睛,在阳光下扑闪扑闪着。

扑闪着的朴树让我迷恋了很久很久

朴树

阳光下的叶脉

桑树,这个季节,萱萱几乎每天都提起的树种。她参加了毛毛虫小组,知道蚕宝宝如何长大,变成蛾子,整个过程比我还清楚。村里没有桑树,需要小段叔叔每天跑去才村才能找到新鲜的叶片。公园里有几棵大桑树,这个季节,已经挂上了青绿色的小桑椹啦,到五月底六月初,桑椹该成熟了。

图片发自简书App

午饭后的消息时间,罗奇组织大家阅读,特别好玩又搞笑的活动。喜欢他推荐的几段文字,特别记下了书名。梭罗的《果实》,《英伦田野手记》。

我们还有一个特别的任务,就是在公园内寻找自己的私属领地,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去年冬天在这里拍过的池杉,那片热闹的橙红色的池杉,叶子打着卷儿挂着果子在冬日温暖的阳光里摇曳着。我和萱萱躺在厚厚的枯草丛里,逆光下,她脸上的汗毛闪着金光。春天的池杉,已经挂上了绿色的线衫,还开了长长的穗状的花儿。特别喜欢能开花结果,吐旧纳新的植物,它们让我感受到了四季轮回的生命状态,也让我时刻关注自己的状态。

它开花了。
它的雌花和雄花长在一起哟!
2016年冬,池杉下的朋友。

池杉的树丛底下有很多蛇莓,野豌豆、节节草。节节草你小时候玩过吗?

蛇莓。它的果子不好吃,但是红红的很漂亮。


节节草,曾经试过移载到花盆里,但不成功。


野豌豆,大理的田野随处可见。


在靠近咖啡店门口的草丝里,有几丛长得特别密实的粉花月见草,去年在大理古城南门附近的花坛里,灌木丛下挤满了粉花月见草,正值夏天,开满了粉玫红色的小花,看上去有点像人工种植的,但也不排除野生,像我看到的这一片,就是野生的。

红花月见草


最近大理正进行着一场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也深陷其中,却唯有祝福。海舌湿地,愿你越来越好!

我会常来。

2016年冬,走过朴树林和池杉林的萱萱。
日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