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0

炎炎烈日烧灼着大地,忙碌的人们四处躲闪,意欲跨越时间,逃避着这鲁莽的侵略者。

今年的夏天来得异常凶猛,还没来得及准备的我有些应接不暇。亦如我们科室的资料,这家查了那家点的……

四月的尾巴稍长,残留着疲惫的尾音。四月,一个注定不平凡的月份。每周一、三、五晚自习,二、四、六的健美操,外加平日里的班主任兼保姆工作、学校各种后勤工作……对我这样柔弱的人是很抗拒的,然并……(难以启齿的一个字,大家自己体会)。运动会前三天,学校突击排球课,我不幸被选中,那几天又刚好侄子住院,所以每天我都奔波在操场、教室、办公室和医院之前,真可谓是不是在做事就是在做事的路上。外加不爱运动的后遗症,走路都得斜着身子小步子平步向前。

五月让更是雪上添霜。为期一周的运动会好不容易结束我们就被催回学校加班,这次的理由是申请省级示范性特校。我们科室就两人,一个是领导,另一个就是我,领导是十个月孩子她妈,所以……所以事情基本都归我所有。

每天日赶夜赶,就连上课的时间都在做资料,想想还真是有点对不住那群孩子,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可行性办法解决了这事。

累吗?累!

但还有更累。那就是助残日有个朗诵,所以“时间如海绵里的水,挤挤还是有的。”领导这么想着。

周日(5月14日)晚上加班很晚,累得不行,读书笔记都不知道怎么偷偷挤牙膏给挤上去的,就连投票也是第二天早上才发的,说起来还真有点对不起这群守时的姐妹。周一大清早的领导就打来电话:“你们的图书室弄好了吗?下午就要检查!”马不停蹄跑去办公室,读书书目也没发。

午饭时间,悠闲的同事拿了本书,问道:“这本书你看过吗?”“是的,谢谢你提醒我还没发读书目录呢!都忘记了!”

前三天,每天还是勉强翻了几页,后来的日子,我也忘记是怎么过来的,所以才看了几页的书是无法写读书笔记的。

星期天奶奶生日,所以周六勉强请了个家回了趟家,这是这个学期第一次回来,虽然每个月底都有假期。

奶奶今年88了,所以还能有几个88,我必须得回家一趟,哪怕仅仅是陪她吃上一顿饭,聊上几句天。

下午,急匆匆又往学校赶。想利用几个小时赶它几页书好写读书笔记,但吞得太大口无法消化,最终我只能用这种笨拙的方式来弥补本周的任务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