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字数 524阅读 192

百石城往东是一片大桑园,桑园再往东则是一片桃园,如今正是春天,繁花满树,风景宜人。桃园旁的路边有一爿小客栈,南来北往的旅客常会在这里歇脚。但与往年光景不同的是,门外经过的行者大都步履匆匆、目光警惕。

客栈内靠窗的桌上坐着一位身着便装的年轻人,他面色沉毅,正小口啜饮着杯中清茶,一旁的行李中有一件用布包裹着的长条物件,看形状显然是一把长剑。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季立。昨晚百石城遭袭,《算经》被夺,云光已连夜赶回总部,季立则留下继续执行任务。

“《算经》之事我会处理,如今大战在即,万事当以战局为重,你作为我军军情处的武官,首要任务仍然是刺探与战局相关的情报,切不可因昨晚之事乱了方寸!”这是云光临行前对季立的嘱咐。

季立的桌面右侧有三道长短不一的划痕,这些划痕乍一看非常普通,但在季立眼中这却是一个地下接头标记。季立喝了一会儿茶,看似无意地将剩下的半杯放在了中间那道划痕上,将划痕遮去了一半。随后,他又拿起一个杯子,倒入清茶,一边品尝,一边漫不经心地打量着客栈中的客人。今日天气不错,来往旅客似乎比寻常多一些,客栈座位不够用了,便在门外路边也摆了几张桌子,几位壮汉正坐在其中猜拳喝酒。

“那一日也是如此……”季立暗想。他的目光投向门外,思绪却早已飞到十年以前。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