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年后我们会怎样?

96
小象小象鼻子长
2017.03.03 08:51* 字数 998

亲爱的,

上午好。

读到一个故事。

韩国北部地乡村路边,有很多柿子园,每到深秋时节,处处可见农民采摘柿子的身影,采摘结束后,有些熟透的柿子却被留在了树上,这些留在树上的柿子,成为一道特有的风景。

这些柿子又大又红,不摘来享用岂不太可惜?据当地果农表示,不管柿子长得多诱人,也不会全部摘下来,因为这是留给喜鹊的食物。

为什么要把自己的柿子留给喜鹊吃?

原来,这里是喜鹊的栖息地,每到冬天,喜鹊都在果树上筑巢过冬。

有一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找不到食物的喜鹊一夜之间被冻死了很多。第二年春天,柿子树重新发芽,开花结果,就在这时候,一种不知名的毛毛虫突然泛滥成灾,给果农造成了很大的经济损失。

后来,果农每年都会给喜鹊留下食物。

我们抱团取暖,甚至不用考虑种族。


妹妹讲给我一件事。

在她很小的时候,和父母一起去北京。回来时,在北京车站,车贩子骗了钱,屋漏偏逢连阴雨,小偷也将行李钱财偷光。  

九十年代初期,三个讲蒙语的纯蒙族,在异乡帝都,无计可施。

在那个没有手机、没有网银甚至没有银行卡的年代,妹妹的爸爸真的犯了难。

绝望之际在车站碰到了几个来自二连浩特的蒙古族同胞,得知他们的情况后她们给妹妹一家买了车票,并借给了钱。

妹妹的爸爸留下了她们的联系地址,那时,还钱都要写信还的。

回到内蒙古之后,妹妹的父亲将钱连同自家做的奶食邮寄给好心人。

妹妹说,妈妈每每提起这件事,总是眼泛泪光,这件事是温暖她一生的故事。

我很爱看父母亲那个年代的照片,那个时候年轻人真好看,衣着是清贫的,笑容是清亮的,眼神是清澈的,里里外外透着一股清爽的希望和骄傲。

昨天在市区,堵车时候,小龙虾忧心地问我:“你说30年后中国会怎样?呼市会怎样?”

我说:“我不知道,但是应该不会很乐观。”

小龙虾说:“应该会更好吧,那时候素质教育全部普及,大家都受过教育。”

我说:“可是你想啊,中国用了40年发展成这样,接下来就是自收恶果的时候。雾霾、暴力、以及就业压力不就是现在的状态嘛?人与人之间互不信任,出门防着任何人。商人面对着互联网的考验,百废待兴。农民劳作一年收获无几。我们处在一个政府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只能乱伸咸猪手的时代。即使再过三十年,依然还会处于收拾烂摊子的时代。”

我将这些文字写下来,是因为我不懂。

写字是为了探索,为了把事情弄明白。

三十年,我想见证一下,温暖的故事,究竟会不会越来越多,空气会不会被治理,人民是否安居乐业互相信任。

若有希望藏在心,岁月从不败有心人。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