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友谊和爱情

1.

爱家超市搞促销,因为是镇上唯一一家货物齐全的超市,老头儿老太太们一大早就坐在自带的小板凳上排队,九点超市正式开门营业的时候,队伍已经绕到西边通往菜市场的那条柏油路上了。

林琳跟在队伍后面,看着前面的一对头发花白、皮肉松垂的夫妻仿佛看到三十年后王海和自己,不由得伤感起来。自从与王海订婚以来,她的感情更加丰富起来,很容易开心,也很容易落起眼泪。每一个因为爱情而将要进入婚姻殿堂的女孩都是这样多愁善感。

林琳是来采购结婚要用的一些必需品,购物清单上面有镜子、梳子、香皂盒、茶托等,清单上面还备注着“红色”二字。她讨厌红色,可红色的,尤其是大红色的镜子、梳子、晾衣架之类的小物件却并不让她反感。现在它们正像幸福和快乐一样充斥着她亲手布置的新房。

她还要为王海买一双棉拖鞋。他昨天刚来到镇上什么都没来得及购买。她从货架上取出一只棕色的棉拖鞋,将手插在里面,空荡荡的,像只船,男人的脚真大!正当她在考虑要不要买成情侣款时,忽然被人用力地捏了一下胳膊,是周敏。

“我遇见了一个人,我快要死了!前天我乘镇上的大巴车去姑妈家,在大巴车上,我遇见了一个人。我快要死了,回来之后我就发现自己迷迷糊糊、神志不清,我爱上他了!天啊,我都二十八岁了,我居然会爱上一个人!这是第一次!这是我第一次对男人动心,我心里很乱,不敢告诉任何人,我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可我必须告诉你,林琳,你是我唯一个可以倾诉的人,在你这里我没有任何秘密。你帮帮我,告诉我该怎么办!天啊,我终于有爱的人了!”

林琳怀疑周敏将自己形容得过于夸张,可她还是挺感动的,她被她纯粹的情绪和感情感染得快要哭了。从超市出来的时候,林琳保证自己一定会帮她,帮她找到他。尽管周敏对他的描述仅仅是“穿灰色的羊毛衫”“可能刚来到镇上”,可林琳相信缘分,相信一个人一旦对另一个人动了心,他们之间就建立起了结结实实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他们一定会再次见面的。

2.

林琳在电话里跟周敏商量寻找那个男人的方法。“贴寻人启事,我把他的样子描述清楚,他看见之后会跟我联系的。”周敏说。

“在你找到他之前,整个镇上的人都会知道你爱上一个人了。”林琳说,“我爸的一个学生在客运车站当售票员,我们可以找他帮忙。只要是镇上的人,她应该都会见过。但你一定要详细向她描绘一下他的样子。你还记得他的样子吗?”

“当然记得,我昨晚还梦见了他。现在,只要我闭上眼睛,我立即就能看见他。”

在客运车站上班的那个女孩说自己从未见到过周敏口中的那个人,她声称“镇上的所有人,我都见过,即使叫不出名字,也会觉得面熟。你们说的这个人肯定不是镇上的,也许只是路过这里。”

3.

林琳跟王海十指相扣地躺在床上。王海吻着她的耳垂说:“我爱你。”正当他准备解开她的内衣扣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周敏的母亲打来的,她说:“周敏成天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什么人都不肯见,你是她的好朋友,快来看看她吧。”林琳挂掉电话,胡乱地穿上衣服跑了出去。

林琳把她的那套天定缘分的理论又对周敏说了两遍,连“有情人终成眷属”之类的都说了出来。可不知为何,林琳说着说着连她自己都开始有点怀疑了。

毕竟,周敏只是单恋,即使再次遇见,那个男人会喜欢上她吗?她是一个好女孩,可是,如果她不把自己的头发染上这样复杂鲜艳的颜色,她会看起来更自然亲近一些,那个男人爱上她的可能性会大一些。

更何况,万一那个男人真的只是路过这个小镇呢?他很有可能只是来探亲或者是到农场学习果木嫁接的技术,也可能只是在客运车站转车的过程中停留一下。

最后,反倒是周敏说一些安慰的话劝林琳。她说:“我给自己一年的时间去等他,这段时间内,我会好好的。你把你的那些卡夫卡、莎士比亚、《傲慢与偏见》都拿给我看看,我还要用蜂蜜、鸡蛋、黄瓜做一些面膜,每天睡觉前都敷一敷。在我跟他结婚之前,我要精心地经营自己。”

“在你费力做这些改变之前,你为何不把你的头发染成自然的黑色或黄色,整天顶着这么奇怪的颜色走来走去,活像一只彩鸟。”林琳再也忍不住将自己的想法说出口。

“我的头发?我的头发有什么问题吗?我觉得挺时尚的,这是今年最流行的颜色。反倒是你,马上要当新娘了,还这么落后保守,你的那位新郎怕是快看不下去了吧。说到你的新郎,我还没见过他呢,真不可思议,我连我闺蜜的未婚夫都还拜访过。”

4.

婚礼前一天,林琳给周敏送婚宴请帖,她问她最近过得如何。

周敏说:“我完了。”

“你会再见到他的,你要有信心。”林琳说。

“我已经见到他了,前天,我从车站一直跟踪他到镇小学,我就像个偷窥者一样注视着他,最后他停下脚步质问我为何要跟踪他,我说我爱上他了。他听了之后摇摇头迅速地走开了。我把事情搞砸了。他一定觉得我是一个疯子。其实,我就是疯了……”

按照镇上的风俗,婚礼举行的前一天新郎和新娘是不能见面的,可王海还是来到林琳家,他是来送婚礼上要用的捧花的。他觉得这捧粉白色的小玫瑰比婚礼公司提供的那捧大朵红玫瑰更符合婚礼上整体的浪漫氛围。林琳也很喜欢王海送来的小玫瑰。

王海喝了一些甜米酒之后,林琳坚持要送他回去。他们走在昏暗的路灯下,说了许多感谢命运的话,他们都说自己能跟对方结婚是此生最大的幸运。

最后,王海提到了前天遇见的一件怪事。一个女孩大白天竟然从车站跟踪他到小学门口。他没有对林琳说那个女孩对自己说的那句“我爱上你了。”他知道自己心爱的姑娘最近情绪波动有些大,他不想让她又把事情想得过于复杂。

“那个女孩长什么样子?”林琳瞪大眼睛问。

“我没有注意。”王海不明白她为何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她的头发是不是看起来很奇怪?”

“有点像委内瑞拉国旗。”

如果今天晚上不告诉周敏这一切,林琳肯定睡不着觉。

她拨通周敏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周敏的妈妈,她说周敏已经睡了。林琳说:“好吧,我明天再打过来。”

两分钟后,她又按了重播键,她说还是叫醒周敏,她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很快,周敏被妈妈叫出来接听电话。

林琳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不想失去你的友谊,可是,我们必须面对一些问题,真麻烦,我们爱上了同一个男人,而那个男人明天就要跟我结婚了......”

林琳缩着身子忍受着电话那头长久的沉默。她以为接下来会听到一阵责骂、尖叫或哭泣,最后,周敏却很平静地说:“早点睡吧,新娘子有黑眼圈会影响妆容的。”挂掉电话,林琳知道明天周敏不会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了。

第二天早上,周敏托人给林琳捎来一封信。林琳边化妆边读信:

“原谅我不能参加你的婚礼,因为我的眼睛哭肿了。昨晚挂掉你的电话之后,我哭得太久了。我的眼泪绝不仅仅为了一个男人而流,在友谊面前,男人算什么东西!我是为你高兴。当然我也为自己高兴。天知道,我为什么哭这么久。不过,我现在已经好多了,所以不要担心我,尽情享受你的婚礼吧。今天是结婚的好日子,阳光如此灿烂……”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