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生活——再见了,醉琼楼。再见了,过去。

96
SU_苏墨白
2017.11.01 23:54* 字数 1279

『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醉琼楼结业通告

在贴出告示的第6日,醉琼楼正式结业,成为了继大同酒家后,第二间关闭的广州老店。

我每每看到这些,内心总是百感交集,不知如何是好。细细回想,才发现,我在广州度过的童年时光,再也没有可以承载的物质,随着老店的一间间结业,一同灰飞烟灭,参杂在时间里,飘散在风中。

2016年12月1日,大同结业。
2015年3月7日,已经111岁的云香酒楼结业。

我突然就想起了儿时的小伙伴,从少年宫放学回家,穿过这条小巷,绕过那个小屋,再穿过开满木棉的路,有一家包子铺。我们总会买上那么几个热腾腾的包子,又或是吃上那么一笼凤爪。之后在包子铺分手归家。

春天的时候,我们走在路上,木棉花开,一朵朵嫣红的花儿缀满了枝头,映红天宇,分外鲜艳夺目。放眼远眺,那丛丛簇簇的木棉花挤压在一起,似一团团的火焰,燃烧着整棵树,燃烧着整片天空,汇聚成汪洋的火海。放学之后我们一直走一直走,总是要在包子铺玩乐许久,不惧春日的绵雨热浪。

我长大之后回了老家。去年春天再去到广州,高楼林立,街道皆换,我再也找不到儿时的那家包子铺,那条开满木棉的路。我很喜欢那家包子铺,我曾在很多个没有好友陪伴的午后,独自到那家包子铺吃的肚皮圆圆,跟老板娘吹的天花乱坠。回头看看那些路那些木棉那些小巷,它们变成了街道变成了楼盘,还有那个包子铺,再也不会回来了。我与广州老城共处近十载,我目睹了它许许多多的变化,这些变化我或喜欢,我或厌恶,我无能为力。但我希望它能变得更好,房子啊,不要再贵了,以后我读完大学毕业,还是要呆在你的怀里的。

广州酒家

我此刻心慌撩乱,悱恻缠绵。时间啊就这样过去了。想起了舒淇在陆羽茶室的喃喃自语:

董先生有没有来?坐在那块彩画玻璃下吗?他在看报纸吗?自从他退休,把生意交给儿子以后,就每天都来,报纸成为他与商界最后的桥梁”。

这些老派文人、绅士,只要有时间,便会到茶室来消磨时间。他们习惯的,也许不是食物,而是那一段段被遗留在茶室的时光…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突然就想起了一句话“不知老之将至。”对于我此刻所剩无几的高中,对于我的城,对于那些老店,那些童年时光,大抵都是这样。

我曾经跟母亲说,长大以后我要开一家茶楼,名字我都想好了,叫『寻味』,在那些吃食里,寻找最初的自己,寻找充满味道的生活。我想保留下那些儿时的记忆,那些渗入味蕾的记忆。那些关于生活,我都想把它做好,用力去爱,去保留下那么一些东西。

图片发自简书App

醉琼楼的结业告示最开始的两个大字『珍重』,我想,不仅仅是对往昔茶楼香烟缭绕的惦记,不仅仅是对老店的惋惜,更是对曾经那些用力生活用心生活的人的一种,发自内心的抱歉。对于广州老城,老店,它承载了许许多多人的回忆。儿时的伙伴对我说,天下午不散的筵席。于此不仅仅对于人,也对于事,对于广州老店,更是如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们不惧怕未来,我们珍惜过往。时间啊,纵使你的脚下有一千名的挑战者,我也要成为那第一千零一个。时间的长河在不停的翻滚,冲走一些,冲不有一些,不舍昼夜。

于用力生活的人来说,我们的生活,就像周作人在《北京茶食》里说的:

我们看夕阳,看秋河,看花,听雨,闻香,喝不求解渴的酒,吃不求饱的点心,都是生活必要的——虽然是无用的装点,而且是愈精炼愈好。
日记本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