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出生时上面已经有两个姐姐了,爸妈在那时禀着生个儿子的劲又生下了四妹,眼瞅着已经四个丫头了,妈妈动摇了,她认为这是命,命里没有儿子就是没有,可是奶奶却是态度坚决,要爸妈再接着生。

这事的决定权最终落在了爸爸的身上。爸爸有个哥哥,也就是我大伯,大伯有两个孩子,男孩。爸爸心疼妈妈,也怕第五胎还是个女儿,就去给大伯说,是否可以过继一个儿子给他。

可想而知奶奶是多么怒不可遏,大骂爸爸妈妈没用,同时大妈是坚决不同意,那时虽说分了家,但还是住在个大屋子里,一家一半,吵闹了一阵后,爸爸一气之下跟村里人外出打工去了。

我们姐妹四个跟着妈妈,自从爸爸走了以后,妈妈性情大变,经常打骂我们。四妹最小,按说妈妈应该最疼她,她却是脾气最倔的,挨打也最多,我总是看见她被妈妈抽的满地打滚却不求饶。

大姐懂事,照顾家里,她早早辍学在家,扯猪草,煮猪食,喂猪做饭,收拾屋子样样在行。二姐上完初中后主动要去上师范,跟妈妈说不要家里一分钱,后来二姐成了一名小学老师。

我虽说也去上了初中,但我学习不好,我没有大姐能干,没有二姐会读书,我害怕妈妈会责备我,就主动说我要广州去挣钱。妈妈是有些犹豫,四妹却阻止我去。四妹只比我小一岁,有时我觉得她像是姐姐,我是妹妹。

我最终没有去外地,但也没有继续上学。四姐妹中我个子最高,皮肤也白,那时也没有刻意减肥或抹什么护肤品,我却是吃什么都不胖,什么都不抹皮肤也能掐出水来。有时候我自己照镜子,看着镜子漂亮的脸庞,我也暗自得意的笑。

在家呆了一段时间以后,不久我们村有一家酒厂开业,村里有一些小姑娘,小伙子去了,我也去报了名。很幸运,15岁的我成了一名酒厂的员工,主要的工作是挑拣用于酿酒的金钱桔。

那时也没多想,只想能离开家里上个班,能挣钱回去给妈妈,妈妈多少会露个笑脸给我,我就开心了。

我就是在酒厂工作的那段时间认识老徐的,老徐当时三十多岁,每天西装革履,他不是厂里的员工,但他却能随意在厂里走动。当时我们私下里嘀咕,可能老徐是厂长的小舅子。

事实证明,老徐比厂长的小舅子厉害的多。他是酒厂的股东,当时酒厂刚建,资金也挺紧张的,就计划对外募资。老徐就趁着这个机会入股了酒厂,他好喝酒,手里又有闲钱,在酒厂闻着酒味他就高兴。

时间一长,老徐和我们都很熟了,他经常带些零食给我们女孩子吃,给男孩子们发烟,我们都喜欢老徐来。

慢慢地,我发现老徐看我的眼神跟别人不一样,他总是有事没事地跟我搭话。

“呀,小丽,今天的裙子好漂亮!”

“小丽,你这一天干活累不累啊?”

……

起初我还很认真的回答老徐,后来老徐在我旁边的时间越来越多,他的眼神越来越热烈。我有些害怕了,但又不知道怎么拒绝。尽管我没有谈过恋爱,但那会儿我也16岁了,男女之事多少心里还是忐忑的,何况老徐大我那么大。

但我不否认我很喜欢他,他幽默风趣,他大方得体,他风流倜傥,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就和他有了第一次约会。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老徐带我下馆子吃好吃的,逛商场买漂亮的裙子,我第一次做了卷发……

我感觉老徐带给我全新的生活,我深深地迷恋这个男人,也深深地爱上这种生活。厂里的人基本也都是村里人,我们的事在全村传开了。

妈妈严厉地质问了我,我低头承认了我和老徐在一起的事实。

“那个老徐全名叫什么?”妈妈厉声问。

我愣了一下,我一直老徐老徐地叫他,从没想过他的名字是什么。我低头不语,我知道完了,妈妈要动手了。

“你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你就和他在一起,你是不是傻啊……”妈妈挥起扫把打在我身上。

妈妈禁止了我和老徐接触,我不再去酒厂,但我内心还是渴望见到老徐,他带给我的是不一样的世界,我开始趁妈妈外出时与老徐偷偷约会。

但不久,我发现我怀孕了,没来例假,呕吐严重,我慌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求大姐给我想想办法,那时大姐已经招了上门女婿,是家里的主事,但大姐敬重妈妈,大事都会询问妈妈的意思。

大姐想了一下,认为这事拖不得,必须找来老徐商议。我怕妈妈打我,大姐拍着我肩膀说她会劝妈妈,事已至此,大家需要静心来看这事怎么办。

老徐来了,他不足空着手来的,他带了半扇猪肉,十条大草鱼,五匹花布,还有大堆零食。

我们一家和老徐在客厅谈论我的事,我感觉自己被赤裸裸的摆在那里任她们品头论足,我却无可奈何。

最后的结论是,老徐把我接走安置在他买的一栋房子里,让我安心养胎。此时我才知道老徐其实已经结婚,并且有两个女儿。老徐非常想要个儿子,他说如果我生下的是个儿子,他就回去跟他老婆离婚。

如果我生的是个女儿,那就继续再给他生,直到生出儿子为止。在这期间老徐负责我们全家的开支。

我摸一摸自己的肚子,我以后的生活就全靠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了。

在我美好的花季少女时期,我却开始要体会为人母的艰辛,但是我想到因为我,全家能过上好日子,我也就认了。

后来我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老徐非常的高兴。他几乎天天都来陪伴我,根本就没有回他老婆的家里。但是他也没有离婚,就这样过了五年。

二姐也出嫁了,嫁的也是一个老师。四妹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

我开始考虑自己的人生,我也到法定结婚年龄了,我提出要结婚,但是老徐不同意。尽管我衣着光鲜,每回回来都给家里大包小包的拎礼物,但是我从村里人看我的眼神中看出他们那种鄙视的态度。

这真是扎心,我还很年轻,我想要一个完整的家!

那时我在镇上的一家美容院经常去保养,当时这家美容院还有减肥的项目,但是做的不是特别好,没有几个顾客,大部分的人都是做别的项目。

我就跟美容院老板说把那个减肥项目让我承包了,当是我也小有积蓄,我想大不了就用这笔钱搏一把。当时的人们对于美容减肥是没有什么意识的,但是在城里面的人尤其是那些拿工资的女的,还是很在乎保养的。

减肥这个项目我就拿我自己当模特,我生完孩子以后体重胖了30斤之后我又成功的减了下来。

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怕认真二字,当时我也没有别的退路,只觉得自己应该要认真努力的去做一件事。我的减肥项目做起来以后我就从这家美容院撤了出来,自己成立了一家减肥中心。

老徐可能没有想到我能做的这么成功,当初我说去承包减肥这个项目的时候,他就只当我是去玩玩。或许在他心里,我也只是让他玩玩的。

两年后,我断决和老徐的关系,我搬离了老徐的房子,我住到了减肥中心带着我的女儿。儿子老徐是坚决不肯我带的,我知道在他心里这个儿子是第一位。我也不想跟他争,想想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儿子的事才有了我后面的这些生活。

妈妈有时也会来减肥中心坐一下,她竟然还会劝我和老徐和好,她觉得女人离不开男人。但是我在想当初爸爸也是离家去外面打工,妈妈一个人在家带大我们四个孩子。

或许妈妈受过的苦,她不想自己的女儿也来受。我和老徐断绝一切来往,也是为了断绝我自己的念想,和我过去的生活一刀两断。

我觉得女人还是要强大,内心要强大,经济更要强大,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你想保护的人。


无戒90天第四期成长营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星光之主应该知道我分身无数,我还怕什么连累?”东伯雪鹰笑道。 星光之主一听顿时一愣,随即哈哈笑了:“是,飞雪帝君...
    im喵小姐阅读 68评论 0 0
  • 公立园就是好,有什么事政府撑着,什么配备都可以专款专用,不怕没钱有编制有保障,工资还不低,地位又比一般私立园好,社...
    稚童千阳阅读 51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