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与满足

我在工作,小树进来了。很简单,我马上离开书桌坐到地板上,拍拍地板,小树就一骨碌坐在我怀里。我把两只脚扣起来,就像一扇门,小姑娘就非常开心。我说门开啦,然后打开双脚,小树就爬出去,回头笑咪咪看我,然后又爬进来,我把脚又合上了,配合台词说门关啦!就这样玩一会儿,小树再一次离开我的怀抱,跑去客厅独自玩耍了,我重回到书桌前工作。

孩子来到妈妈身边,她有陪伴的需要,那就痛痛快快满足她的需要。根据当下的环境创造一些陪伴她的方式,有时候我也会坐在床上,小树就爬到我背上,然后我把身子往后一仰,小姑娘翻倒在软软的垫被上,就咯咯笑个不停。

如此,孩子会从母亲那里学到当我有需要时,妈妈及时满足了我。我是重要的,我是值得被爱的。

而有些母亲拼命给自己加戏,还攀爬道德高位。

比如,孩子一进来,就跟孩子讲道理:妈妈很忙,妈妈要工作,你自己去玩好不好?外面很多玩具怎么不玩呢?你长大了,要懂事了,叭嗒叭嗒讲一大堆。

而孩子往往收不到,还是要粘着妈妈。

这个时候就开始生气,内心的教条是:我这么辛苦工作还不都是为了你,你居然这么懂事!孩子从小就要立规矩,不能这么无理取闹。不骂不成材,不打不成器。于是一番数落加上巴掌盖屁股,对着世界完成“你们快看我多么会教育孩子”的戏剧高潮。

孩子跟这样的母亲又学习到什么?--当我有需要时,妈妈不满足我。我是不重要的,我不值得被爱。我还受到了惩罚,那我一定是个坏小孩。

一个被充分爱过的小孩,长大之后自然懂得去爱别人,爱这个世界。

一个没有被充分满足过、爱过的小孩,长大之后才会去操控别人,并希望世界按TA的意愿运转。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